混世小术士

1107 戴罪立功

1107 戴罪立功

就在这时,警笛声突然远远的传來,只见十几辆警车,风驰电掣一般的速度向这边疾驰而來,纷纷停下后,公安干警们立刻跳下车,最前面的一辆车上,路小虎一脸凝重的走了下來,另外车上的范金强和李勇也下了车,只见路小虎大手一挥,几十名公安干警立刻排成一队,挡在了政府门前,

王宝玉穿过人群,來到路小虎跟前,皱眉道:“路局,怎么來了这么多警力。”

“接到孙县长的电话,这里有发生了群众闹事儿,警力少了怎么行。”路小虎一边解释,一边指挥着,几名警员在一辆大车上,抬下來一条又粗又长的铁蒺藜,挡在公安干警的面前,

“这不是胡闹嘛,你们越是这样,老百姓们的抵触情绪就越大。”王宝玉不悦道,

路小虎嘴角**了下,依然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们现在的命令和职责就是保护每一位政府领导的安全。”

“路局,这都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不过是來讨个说法而已,还能杀人放火了。”王宝玉呵斥道,

“王局长,我干公安这么多年了,比你更懂得这个道理,如果真闹大了,你可担不起这个责任。”路小虎被王宝玉说得也不高兴,开口反驳道,言外之意,自己才是内行,

“路局,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及百姓。”王宝玉郑重道,

“那要看事态发展到什么程度,无论是谁,都不能挑战政府的威严。”路小虎道,

跟王宝玉预料一样,老百姓一看出现了警察,非但沒有畏惧,怒火反而被煽动的更加高涨,纷纷向着门口拥挤着靠拢了过去,与警察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范金强和李勇精神顿时高度紧张起來,手不由自主的按住了腰间的枪,路小虎拿过一个警车上的喇叭,高声道:“门前的各位,政府会解决你们的问題,请不要在这里闹事儿,都回家去吧。”

“今天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就不走。”人群中有人煽风点火道,

人群立刻齐声附和:“对,就不走。”与此同时,还有人试图跨过铁蒺藜,被范金强猛然伸手给挡了回去,这人脚下不稳,一屁股摔在地上,更加引发了人群的愤怒,叫骂之声顿起,声势一浪高过一浪,

“乡亲们,你们的心情我们都可以理解,大家可以派出一个代表來,将问題和政府讲清楚,其余的暂时回去等消息,不要干扰政府办公。”路小虎也是满脸紧张的继续对着喇叭喊,

“要是能在家里等,我们还來这里干嘛。”人群中传來不满的抗议之声,路小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给范金强使了个眼色,示意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范金强则是会意的点了点头,

王宝玉看着心急,万一要是闹起來,将会成为恶性事件,他正想夺过大喇叭说上几句,只见大院内,有两个人迅速向这边赶來,一看都认识,正是程国栋和夏一达,

看样子二人是受了孟海潮和孙大成的委托,出來平息事件,见里面出來人了,人群暂时安静了下來,程国栋和夏一达快步來到路小虎身边,看见王宝玉也在,程国栋冷笑道:“王局长最擅长煽风点火,聚众闹事,这些人不会是你召集來的吧。”

“放屁,程主任,现在情况紧急,少说这些沒用的。”王宝玉恼道,

“哼,事情都是你惹起來的,反倒是让我來擦屁股。”程国栋不屑道,意思是王宝玉不揪出來非法集资的事情,哪会有当下的局面,

“好好表现吧,我可告诉你,孟耀辉还沒出院呢。”王宝玉说话也不客气,他真是受够了程国栋跟自己说话的口气,

“都是你惹的祸端,胎毛还沒脱尽,怎么哪里都有你的影子,想出名也不能这么干啊。”程国栋讽刺道,

操你八辈祖宗,王宝玉血红了双眼,恨不得手撕程国栋,说话简直是尖酸刻薄了,

“还是赶紧处理现在局面吧。”路小虎皱眉打断两人的争执,因为他发现,人群又开始**起來,

程国栋自信满满的接过路小虎手里的高音喇叭,声情并茂的说道:“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你们的诉求政府已经了解了,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义不容辞的为百姓服务,所以,大家尽管回去等着,政府一定会处理这个问題的。”

“怎么安排你们出來了。”王宝玉低声的问夏一达,

夏一达悄悄伸手指了指程国栋,小声道:“本來安排的是马丰凯,是他主动要求的,孟书记让我也跟着出來看看。”

“想戴罪立功,哼,小心犯更大的错误。”王宝玉冷哼道,

程国栋不愧是多年的国家干部,神态自若,口气措辞也恰到好处,挑不出一丁点毛病,但是,此时群情激奋,大家需要的不是完美演讲,而是实用的答复,

因此,程国栋反复说了半天,脸色也有点变了,就是一个人都不受感动,反而抵触的声音更大起來,终于一个人打断程国栋的话,大胆走出來问道:“什么时候能给我们处理问題。”

“我现在能回答你们的,就是尽快,这是一个非法集资的案子,事情比较复杂,总要调查清楚才行。”程国栋道,

“你这就是在糊弄我们,今天不给一个明白的说法,我们就不走。”这人高喊道,

“对,不走,一定要说清楚。”人群立刻附和道,

“大家都不要激动,先听我说,早在前段时间,政府就成立了专案组,专门处理此项事宜,相信很快就会有个结果的。”成立专案组事先要求保密的,程国栋一着急就说了出來,

“什么,你们早就知道这事儿了,那为什么不告诉老百姓。”有人愤怒的问道,

“就是,是不是好处都让你们这些贪官给落了。”斥责之声此起彼伏,

“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现在是法制社会,参与非法集资本身就不对,如果再继续闹下去,那就是错上加错了。”程国栋见软的不行,口气渐渐硬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