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09 水牛皮

1109 水牛皮

路小虎听着來气,能回本就是烧高香的事儿了,竟然还想着要利息,招了招手,立刻过來两名警察,这人一看又大喊道:“警察要抓人了!”

人群中又是一阵**,王宝玉连忙摆手制止了路小虎的行为,咬牙道:“好,这件事儿我同意了,大家可以回去了吧!”

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人群发出一阵欢呼,随后便一哄而散,几个沒反应过味來的老人,愣愣的站了半天,见人都沒了,最后也慢腾腾的走了。

“走吧,走吧!”

“我耳朵不好使,刚才那小伙子说啥!”

“还钱,还多给!”

“好,好,还钱好!”

路小虎圆满完成了任务,心情很不错,他本身也不愿跟百姓发生冲突,有个一差二错,自己也要担责任的,从古至今,为此丢官罢爵的人可不在少数。

路小虎來到王宝玉的身边,拍了王宝玉的肩膀,真诚的说道:“王局长,真得要谢谢你了!”

“路局,这就太客套了,下午咱们专案组开个会,您百忙之中抽时间來一趟吧。”王宝玉笑道。

“放心,这是头等大事。”路小虎点头道,招呼所有的警力打道回府,范金强临走的时候,笑着冲着王宝玉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表示了对王宝玉的赞赏。

一身污秽的程国栋,狼狈的回家换衣服去了,夏一达沒动地方,而是陪着王宝玉上了车,车子缓缓的驶入政府大院。

“王宝玉,你还是个挺有魄力的男人呢。”车子内,夏一达竖起大拇指道。

“叫领导。”王宝玉正色道。

夏一达吐了吐舌头,俏皮改口说道:“领导,你还是个挺有魅力的男人呢!”

王宝玉嬉皮笑脸的搂了一下她,说道:“是不是很希望嫁给这样的男人啊!”

“你什么记性啊,本姑娘喜欢像男人的女人,哈哈。”夏一达说着,哈哈大笑了起來。

“等我想好了,就挥刀自宫,变成个女人陪着你!”

“万一到时候我不喜欢女人了呢!”

“那我再接上!”

“瞎掰吧!”

“山东方言……”

“哈哈,刚学的,我还学会了啥啥啥。”夏一达冲着王宝玉顽皮的眨着眼睛。

“好啊,你敢笑话我。”王宝玉坏笑着冲夏一达伸出了手指,目的地正是那高耸傲人的双峰,正好车停了,夏一达一抬头,正看见孟海潮在台阶上看着这边,啪的一声打掉王宝玉的贱爪子,收敛笑容,装出了一本正经的样子。

王宝玉跟夏一达下了车,上前招呼道:“孟书记!”

“小王,你今天平息了门前的群体事件,要给你记功。”孟海潮认真道。

“维护政府正常办公秩序,也是每个官员的责任。”王宝玉道。

孟海潮呵呵笑,大有深意的对夏一达道:“小夏,要不要将你调到教育局给王局长当秘书啊!”

夏一达突然脸红了,连忙说道:“我才不要呢,我还是愿意给您当秘书。”王宝玉却不敢再开玩笑,只是咧着嘴干笑了两下。

“小王,非法集资一案,是应该加快进度了,老百姓的事情不能不重视。”孟海潮道。

“这个我明白,下午就召集专案组成员开个会,研究一个具体的处理方法。”王宝玉点头道。

“嗯,我相信你能妥善处理好此事,小夏,这几天你先帮着小王打理,算是暂借。”孟海潮笑道,又说:“我去一趟市里,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孟书记,一路顺风。”王宝玉客套道。

孟海潮的专车驶了过來,王宝玉和夏一达毕恭毕敬的目送孟海潮上了车,这才一同回到专案组的办公室。

一进屋,夏一达就抱怨道:“都是你,不知道刚才孟书记那话什么意思!”

“女人就是啰嗦,不就是怕被他看到嘛,大不了我娶你,婚后各玩各的,你找你的女人,我找我的女人,咋样。”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

“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了呢,少废话了,瞧,新任务又來了,还是好好想想工作问題吧,大话说出去了,可只有十天时间哦。”夏一达鄙夷的说道。

王宝玉顿时兴致全无,郁闷的点烟骂道:“一帮老狐狸,有事的时候都躲在后面,老子又给他们当枪头了!”

夏一达明白王宝玉说得是孟海潮和孙大成,孟海潮见事态平息了,轻松的开车去了市里,孙大成则躲在屋里干脆不出來,说到底,还不是怕一旦处理不当,担上责任。

“王宝玉,你不明白,这种事儿领导是不方便出面的,因为他们说了就要做,换成别人,还有一个回旋的余地,领导大都还是有担当的。”夏一达解释道,小丫头倒是看得很透彻。

“担当个屁,都缩屋里不动弹,还不是怕挨揍。”王宝玉愤愤道。

“哈哈,程国栋被打得真惨,我看他那身西装算是报销了,那么多油渍不可能洗出來的。”夏一达哈哈笑道。

“要不是我挺身而出,今天他就更惨了!”

“人家不会跑啊,就你聪明!”

“那个,小夏啊,你现在又是我的人了,不要目无领导,惹领导不开心。”王宝玉咳嗽了两声道。

夏一达凑过來,笑问道:“是,领导我错了,怎么才能让你开心啊!”

王宝玉指了指自己的脸,凑上前说道:“你懂的!”

夏一达明白王宝玉这是向她索要香吻,俏脸红扑扑的,很优雅的伸出小手,轻轻推开了王宝玉的脸,嗔道:“这脸皮可真厚,水牛皮的吧!”

“牦牛!”

夏一达又是一阵咯咯笑。

王宝玉坐好了,对夏一达吩咐道:“时间紧迫,你马上去通知专案组的成员,下午都來开会!”

“好吧。”夏一达答应道,走到门口又回头皱眉问:“王宝玉,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一个打杂的!”

“万丈高楼平地起,很多大人物都是从小处开始做起的,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板筑之间,百里奚举于市,孙叔敖举于海……”王宝玉说话像是在念经。

咣当一声,夏一达痛苦捂着耳朵关上门,沒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