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10 夫债妻还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110 夫债妻还

下午,非法集资一案的专案组二次全体会议,在王宝玉的主持下,在党委会议室召开了。爱残颚疈因为上午的发生的群体事件,让此次大会的气氛显得格外的郑重其事。大家心里都明白,如果处理不好这件事儿,老百姓要是再闹起来,在场的每个人怕都要受到一定的连累。

“董书记,先说说对柳远山那边的调查情况吧!”王宝玉对董开江说道。

“实不相瞒,这段时间太忙,并没有对柳远山展开更深入的调查,从目前的情况看,柳远山还是一口咬定集资是他的个人行为,目的是为了支持媳妇的公司经营,他愿意承担全部责任。”董开江道。

这些王宝玉都知道,他想知道关于柳远山一事,还有没有更加深入的线索,比如,有没有其他的官员参与了此事?这期间有没有行贿送礼的行为?还有,集资了这么多钱,是否存在知情部门不作为的行为?

“嗯,还有呢。”王宝玉点头接着问道。

“没了。”

“那等于没说。”

“暂时就这些,更深入的调查结果,纪委这边还需要时间。”董开江连忙解释道,现在不是谁怕谁的问题了,纪检委也不敢疏忽大意。

王宝玉又问工商税务的负责人,罗缇的农副产品公司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经营的行为?得到的答案却是:到目前为止,农副产品公司账目清晰,没有超出经营范围和偷税漏税的行为,公司依然在正常经营中。

“柳远山发出去的利息,一共有多少?”王宝玉又问。

“利息六百多万,加上有部分钱还没交代去了哪里,如果不计这部分,全额返还老百姓的本金,缺口至少在一千万。”董开江道。

“一千万?没搞错吧!”王宝玉惊出一身汗。

“应该差不了多少。”董开江道。

这下子王宝玉可犯难了,如果柳远山一口咬定全部承担,要杀要剐随便,那样的话,这一千万的缺口怎么办?

“现在的情况是,老百姓不但要本金,还不想归还利息,大家有没有好办法?”王宝玉小心的问道,眉头几乎要凝成一股绳。

“王局长,你当时就不该答应那些闹事的老百姓,他们贪财参与了非法集资,蒙受损失也是自找的。”娄树坤直言道。

“你说得这些都对,当时不是情况紧急嘛!再说了,柳远山是政府官员,在眼皮底下搞这些事儿,也不光都是百姓的责任,政府监管缺失也不容忽视。”王宝玉道,开始后悔在大门口时候的脑袋发热的行为。

“当时我也在场,如果不及时处理,都有可能出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夏一达插口道,力挺王宝玉。

“当时是要发生非常严重的冲突,幸好王局长平息了这件事儿,否则后果不可想象。”路小虎证明道。

“既然平息了事态,不如就失信一把,只返回本金,利息就算了,不能由着这些人闹。”董开江道。

“那肯定是不行的,只能让事态越闹越大。”王宝玉坚持自己的决定,他可不想失信于百姓,那样自己不光是得罪人,还要担当骂名。

“那就不好办了,这么多利息钱哪里去找?”董开江不满的说道,大概对王宝玉这种脑门发热的举动十分不满。

“先按一分五打算,看情况再定。如果实在拖不过去,不算高息的话,起码这段时间的定期或者活期利息也要补偿一点,否则老百姓那里交代不过去啊。”王宝玉也不由得退步了,想必这个结果出来之后,老百姓也不至于有太大反应。

“即使是定期、活期利息也不是小数目,但王局长要是坚持这么做,对于这笔钱,就要另想办法了。”董开江道,话说得有些无奈。

如果不是考虑到王宝玉后面尉书记的关系,作为纪检书记的董开江可能早就急了,即使不还高息,按定期计算,五千万的集资款半年就得有上百万的利息。这些钱也不是小数目,王宝玉表面上是袒护老百姓,却不乏贪功求进的嫌疑。

“那就去找财政,由政府给补上这个窟窿吧!”娄树坤道。

“老娄,说话动点脑子行不?财政那边钱也很紧张,再说了,这种事儿没有孟书记和孙县长拍板,谁也不敢。”董开江不屑道。

“你脑子好使,倒是想个办法啊?要不是你那边拖着,至于搞到老百姓来闹事儿吗?”娄树坤没好气的反驳道。

“我这边每天忙得要死,都恨不得多长出几只手来,哪像你每天闲的蛋疼。”董开江不客气的说道。

“算了,你们两个都不要吵吵了。”王宝玉使劲敲着桌子,制止了他们的吵闹,他觉得董开江说的对,财政那边根本不可能支持自己的,更何况孙大成对自己成见颇深,不会点头答应。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工商局局长闫风说道:“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行不行?”

“闫局长,说说看。”王宝玉感兴趣的说道。

“罗缇的公司注册资金就是一千万,她要是肯补上这个窟窿,就能解决这个问题。”闫风道。

“如果柳远山承认罗缇参与了就好办了,关键是他不肯承认,这不,他媳妇罗缇因为没有证据,不得不对其解除控制,成为自由人一个。”董开江道。

“怎么可能和她没关系呢,纪检再继续查啊,说不定就有突破口。只要罗缇招了,那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娄树坤不耐烦的说道。

“你当是旧社会使用酷刑呢?还招了,不懂就别乱发言。”董开江也是没好气。

一旁的王宝玉不由陷入了沉思,让罗缇来还这笔债,应该是个好办法,可是,万一罗缇要是不答应呢?

但是反过来讲,柳远山无非是名普通的干部,为官之道也许懂点,但是经商这块不一定能比得过自己媳妇的头脑。非法集资这事儿少不了罗缇的参与,两人感情也没有太大的裂痕,罗缇不至于见死不救,否则当初也不会去找自己求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