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11 不懂装懂

1111 不懂装懂

作为夫妻共有财产,妻子有责任替男人还债,想到这些,王宝玉又问道:“罗缇作为柳远山的媳妇,是不是就该帮着他男人还债啊?”

“对,法律上是这么约定的。.”娄树坤充内行的说道。

“这里的问題是,柳远山跟罗缇有过财产公证协议,罗缇公司所有的一切,都跟柳远山一分钱关系也沒有。”董开江道。

“两口子还弄这一套啊?”王宝玉愕然的问道。

“这有什么稀奇的?它本身就是起到维护家庭团结,预防家庭矛盾的手段嘛。”董开江略带鄙夷的跟王宝玉解释了一通,心想,什么都不懂也能混到这步,真是社会的悲哀啊。

王宝玉脸一沉,知道自己问多了,有的时候还是需要不懂装懂的。有钱人怎么玩,老百姓不太懂,他们都这么认为,两口子的钱要是分清了,那就是过不到一块去了。

当然,罗缇和刘远山搞得这一套,也许有更深的目的,有规避法律责任之嫌。

他娘的,今天从董开江这里,就一点儿好消息都沒听到过,真让王宝玉烦得要发疯。又经过了一番呛呛,最后,总算达成了临时处理决定。

首先,在座的各位赞同王宝玉的决定,为了不再发生群众聚集的事情,柳远山必须连本带利的还给老百姓钱;其次,柳远山马上由纪检部门移交给检察院提起公诉;最后,政法委这边敦促法院马上开庭审判,尽早将银行那笔钱解冻,哪怕分批次的还给老百姓,也不乏是一个办法。

罗缇和她的公司安然无事,这让王宝玉感到有些欣慰,不得不佩服柳远山为媳妇考虑的周全。可是,那一千万的缺口怎么办?财政不会替私人补这个窟窿的,也许闫风的话有道理,王宝玉不得不把主意打在了罗缇的身上。

王宝玉几次想拿起电话想打给罗缇,最终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让夏一达打的电话,要求罗缇明天上午到专案组來,接受专案组的问询。

考虑了一个晚上,王宝玉第二天上午单独接待了罗缇,其实这么做的本身,就是违反纪律的。

罗缇看上去瘦了不少,头发凌乱,素面朝天,眼角的鱼尾纹显得格外清晰,两个人就在办公室里对坐着,好半天都不说话。

最终,还是王宝玉打破了沉默,他带着歉意道:“大姐。”

“王宝玉,有话就问吧!”罗缇明显不买账,语气生硬,带着浓浓的怨气。

王宝玉一怔,叹了口气,说道:“大姐,实在对不住了,可我是吃公粮的,这么做也是情非得已。”

“你做的很对,踩着朋友上去,肯定能得到更多。”

“你说的什么哈!我想问问你,到底想不想你男人早点出來?”王宝玉也有些恼,提高嗓门问道。

“这不是废话嘛!我当然想让他早点出來。”罗缇不耐烦道。

“他能够这样死保你,也是一个真情汉子,好男人。”王宝玉有意拉近关系,赞赏的说道。

“唉,栽在你的手里,我也认了,孩子是你给的,但你却夺走了我的男人,不知道这是报应,还是我的命中只能有一个男人陪着我。”罗缇叹气道,语气稍缓。

“大姐,你们缺钱可以采用融资的手段,不该采用非法集资的手段,这是一条不归路。”王宝玉认真道。

“你正经百八的经过商吗?懂什么叫融资吗?”罗缇抬头白了王宝玉一眼,眼神依旧是精明的。

“这方面我确实不如大姐。”王宝玉赔了个笑脸,打心眼里不愿意和她闹僵。

“你不明白,如果先期资金到位了,项目获得审批,跟国外签订了正式合同,再想融资会格外容易。侯四也就是有狗命,普通人谁能顺顺当当融上亿的资金?”罗缇不屑道,王宝玉又不经商,说得都是外行话。

“我是不明白商业上的经营,可是我却清楚一点,万一国外的合同签黄了,或者融资不成,你们对那些老百姓怎么交代?”王宝玉有点激动的说道。

“我当然考虑过这些问題,但是高回报都面临着高风险的问題。不试一把又怎么知道行不行?”罗缇辩解道。

“大姐,我知道你有魄力。但是谁也沒有权利拿着百姓的血汗钱去尝试新生事物。你们应该清楚,在这样高息的诱惑下,多少人都是倾家荡产把钱投了进來?到时候,又该产生多么严重的社会问題?打个不恰当的比喻,都知道疫苗是好的,但是谁敢拿着自己的孩子去试新疫苗呢?”王宝玉一口气的问道。

罗缇当然知道这个理儿,半天才吭吭唧唧的争辩道:“经商赚钱就是要敢冒险才行,富贵险中求。我们胜算的把握很大,有七成。”

“九成也不成。所谓经商的冒险,那也是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你们这是拉着老百姓一起冒险,一旦翻了船,那就是万劫不复。”王宝玉激动道。

罗缇说不过王宝玉,沉默了半晌后,颓唐道:“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家已经被你掀起的浪,给打翻了船。”

“大姐,咱们是有交情的,你曾经对我也很好。你们家这个样子,我心里也难受,这不是我假慈悲,而是真心话。”王宝玉面露伤感的说道。

“你说吧,让我怎么办?”罗缇问道。

“姐夫,他马上就要被起诉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们能把钱如数的退了,再如实的交代问題立功,可能会判得轻一些,否则,这么大的数额,姐夫到老都不一定能出來。”王宝玉道。

“钱不是都在账户上吗?公司这边可是一点也沒动呢。”罗缇问道。

“昨天老百姓闹事你大概也听说,老百姓的态度你应该明白的,已发的利息不退,还要返还本金。”王宝玉道。

“这也太过分了,当企业家是印钞机啊。”罗缇道。

“你先别埋怨,安稳老百姓是头等大事儿,这件事儿你们有错在先。”王宝玉道。

“唉,这可至少是一千万的窟窿啊!”罗缇道,显然她对这个,早已心里有数。

“纪委那边的调查结果是,利息只有六百万左右,那四百万去哪儿了?”王宝玉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