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15 照顾有矛盾

混世小术士 1115 照顾有矛盾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一看这人,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正是一中的教导主任孙主任,在他身边,跟着的是崔叮当,不知道什么时候,崔叮当跑了出去,大概是想去找校长制止这场打斗,中途碰到了孙主任。

“王,王局长,您怎么在这里啊?”孙主任一看人群中被围着的是王宝玉,惊的是目瞪口呆,说话也开始磕巴起來。

“孙主任?”保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出來。

“你傻啊,这是教育局局长!”孙主任顿时明白了什么情况,气的冲着保安一顿乱吼,“信不信我撤了你的职!”

保安终于听清楚了,顿时打了一个寒颤,那几名男生立刻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面面相觑,脚步悄悄往后移,想趁着乱赶紧溜。

“都别动,一个都不许走!”孙主任看出了这几个学生的企图,连忙高声制止,几个学生吓得谁也不敢动一下了。

那个挨打的男生也吓了一跳,沒想到跟自己动手的居然是堂堂教育局长,有道是县官不如现管,虽然他自认为自己的爹也是个领导,可是在教育这块,王宝玉可是不折不扣的老大,得罪不起,除非他不想在富宁县上学了。

听到这个消息,小女生崔叮当吃惊的捂住了嘴巴,她怎么也沒料到,自己居然跟教育局长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局长还用了自己的饭盒盖,更让她不好意思的是,还赚了局长十块钱。想到这里,小女生又是担忧又是惊喜,反正是纠结坏了。

还有那名捡剩饭吃的贫困男生,他红肿着被菜汁袭击的眼睛,已经开始低声啜泣,悄悄抹开眼泪了,当然是因为感动,教育局长为了自己跟别人打架,让他心里感到无限的暖意。

“孙主任,学校管理的很不错嘛!”王宝玉冷冷的说道。

“王局长,您看,您这是微服私访,我们怠慢了。”孙主任不知道说什么,脑门上直冒汗。

“算了,让他们都走吧!”王宝玉摆了摆手,示意学生们都离开食堂,大家一哄而散,那名被王宝玉打了的男生也跟着走了,教育局长微服私访学校食堂,一时间成为了一中学生们口口相传的最大新闻。

尤其是崔叮当同学,让女生们羡慕的快要发疯,谁不希望能跟年轻帅气、前途无量的教育局长一起吃饭啊!当崔叮当同学被人调侃跟王宝玉处对象的时候,她竟然不哭也不恼了,反而不反驳不解释,嘴角挂起一抹神秘的笑容,像是默认了一般。有人实在好奇,忍不住追问几句的时候,崔叮当更是惜语如金,脸却笑成了一朵花,含苞待放的那种。

保安轻手轻脚的也要走,却被王宝玉冷冷的喝住了:“你想到哪儿去?”

“王局长,您有何吩咐?”保安诚惶诚恐,点头哈腰道。

王宝玉指了指他的衣服,说道:“知道该怎么办吗?”

“局长,我错了,你就放过我吧,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保安可怜巴巴的哀求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扒了你身上的皮吗?”王宝玉问道。

“我想打您。”

“错,你不应该鼓动学生打架,你这样的保安,趁早回家。”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脱了衣服走,否则,这个月的工资都给你扣了。”孙主任命令道,或是在孙主任管辖的领地,别说,孙主任还真显得有些领导派头。

保安满脸尴尬的摘了帽子,脱了衣服,里面却只是背心裤衩,王宝玉觉得,他这个样子离开学校实在有伤风化,便开恩的又让他穿上,保住颜面已经是万幸,保安千恩万谢的走了,随后便被辞退。

孙主任唯唯诺诺的陪着王宝玉走出了食堂,这时,听到消息的校长杜合友,满脸惊慌,一路小跑着迎了过來。

“王局长真不好意思,都是我教导不严,让您差点受伤。”杜合友喘息未定的抱歉道。

“杜校长客气了,说起來我还得感谢校方。要不是孙主任及时來到,我恐怕就得被这群小痞子打倒住院了。多谢了啊!”王宝玉冷嘲热讽的拱拱手。

“哎呦,王局长,您这么说就是还在生气。我检讨,随便您处罚!”杜合友是真着急了,王宝玉不仅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自己最大的恩人,出了这样的差错,实在是无颜相对。

“算了,算了。”王宝玉沒心情听这些悔过之词,于是摆手道,“管理这么大的学校,纰漏还是难免的,你们放松点,不要放在心上。”

“局长多多指教,多多指教。”杜合友点头哈腰道。

三个人一起來到校长杜合友的办公室,杜合友很懂事儿的让王宝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和孙主任都小心的坐在沙发上,等着王宝玉的训话。

这两个人都是自己扶持起來的,王宝玉沒跟他们客气,悠闲的抽了一支烟后,这才很认真的说道:“杜校长,一个学校不能只追求升学率,还要在学生生活上多下些功夫,不要埋沒了大学苗子。”

杜合友一愣,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说道:“请王局长明示。”

王宝玉皱眉吐了口烟圈,说道:“那个在食堂捡剩饭的男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别说自己不知道。”

“他啊,那个学生叫石临东,家庭非常困难。不过品学兼优,每学期都能拿奖学金。鉴于石临东同学生活有实际困难,学校对他按教职工子女条件对待,减免了学费还有大部分学杂费用!”杜合友道。

“嗯,学校做的很好。但是不管怎么说,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也不能让他捡剩饭吃吧,这不仅影响学生的身心健康,而且对学校影响也不好。将來顺当的考上大学,也是学校的荣誉。”王宝玉皱眉道。

“这个,其实对他的帮助已经很大了。但他家里还有个拖油瓶的老爹有病,咱们学校不是慈善机构,发给他的补助几乎都让他填家里这个无底洞了,照顾他沒啥好说的,总不能再替他养家糊口。”孙主任扶了下眼睛插嘴道,刚说到这,便看见王宝玉的眉头皱成了疙瘩,便不敢再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