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16节 约粮食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116 节约粮食

“王局长,您放心。我们会对他格外照顾的,这样您看好不好?以后食堂不收他吃饭的费用,馒头管够。”杜合友试探性的问道。

“像他这样的贫困学生究竟有多少?”这不是解决根本问題的方式,王宝玉沉默了会儿又问道。

“我原來呆过的三中,能占百分之七八,但一中入学门槛高,大约不到百分之三吧!”杜合友道。

如此算來,整个富宁县的贫困生大约要占到百分之十左右了。这个数据还是让王宝玉感到吃惊,沒想到经济发展到今天,依然还有这么多吃不上饭的学生。一面是食堂的泔水桶里倒满了浪费的粮食,另一面则生活艰苦的学生,还在为了明天,饿着肚皮苦读。

“对于这种贫困生,除了减免一定的学费学杂费,咱们学校还有沒有更好的措施?”王宝玉问道。

“王局长,实不相瞒,学校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而且学生的学业要紧,也沒有任何收入,不像大学生有那么多闲暇时间,所以沒法强制性的要求他们互帮互助。至于贫困生的问題,需要全社会的关注才行,只有社会的力量才能从根本解决这些问題。”杜合友道。

王宝玉想了想,觉得杜合友说得有道理,便沒再多问。离开一中后的几天里,王宝玉又悄悄转了其他的学校,或许是听到了局长微服私访的风声,这些学校卫生整洁、秩序井然,倒是沒有发现太多的问題。

一圈走下來之后,王宝玉召开了教育局内部领导层的全体会议,一致通过了“珍惜粮食,杜绝浪费,打造文明中学”的提议。接下來便是讨论贫困生和失学率的问題。当然,孟耀辉因为还在住院,沒能参加会议。

针对这两个议題,会议讨论的格外激烈,大家各执一词,争执不下。有的说,贫困生和失学率的问題,不光是富宁县,放眼到全市全省乃至全国,都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在这方面只能尽量做到更好,不可能尽善尽美。

还有人说,贫困生和失学率的问題,是制度上的问題,只要能够形成完善的层层管理制度,要求学生必须上学,家庭贫困的,县乡村各级政府机构,理应从财政中拨款进行资助。

也有的说,社会主义发展初期,贫富差距难免,教育资源也是如此,不能光考虑那些贫困生,要加大力度扶持帮助那些优等生才行,贫困生中学习差的更多,寒门出状元只是个例。

这一次,王宝玉沒有武断,而是认真听取了大家的发言,还拿着小本仔细记录着。通过这次会议,王宝玉对一个教育局内长期存在的问題,想要解决的心思更强烈了。

这个问題就是,领导机构臃肿,除了常务副局长孟耀辉之外,其余的七个副局长,都是吃干饭的,虽然都分管了不同的部门,可是,有了下面的人干活,他们基本上都像是老太爷子。他们能做的,只不过是对下面交上來的报告,整理整理,谈谈看法,实质上的事儿,根本就干不了什么,乱掺和倒是有一套。

会后,王宝玉提交了一份精简机构的报告给县委组织部,靳永泰不敢决定,反馈给常委会讨论,结果却被多数票否定,原因不言自明,那就是这些副局长们,大多都跟某个领导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经过了这么多事儿,王宝玉的政治思维成熟了不少,不再一意孤行的得罪太多的人,于是,精简机构的事儿暂时放下,还是把心思放在解决贫困生和失学率的问題上。

王宝玉个人更倾向靠完善制度來解决问題,希望县乡村各级政府來帮忙,可是一通电话打下去,除了听到一堆财政拨款太少,政府存在经济赤字的抱怨之外,根本沒有哪个政府肯为教育买单,尤其是柳河镇的镇长李传宗,简直把王宝玉的鼻子都快气歪了。

李传宗先是虚头巴脑的把王宝玉一通奉承,说王宝玉本事儿大,是柳河镇的光荣。紧接着便说,王宝玉这么有本事儿,跟企业家勾肩搭背,亲密无间,如果王宝玉能帮着柳河镇引进几家企业,教育扶持资金的问題,镇政府一定解决。

他娘的,纯属放屁,老子当年把黑木耳厂拉來,还不是让你们这帮狗日的给整走了?王宝玉现在跟李传宗说话毫不客气,一个小小的落后乡镇的镇长,在他的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王宝玉冷声道:“李镇长,要是柳河镇引进了大企业,创造了财富,还用得着你解决教育问題吗?教育是强国的根本,你这么说不会是推卸责任吧?”

李传宗倒也不怕,嘿嘿笑道:“王局长这话言重了,我这是实事求是,如实禀报而已。如果这都算推诿的话,那我就和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镇长一起下岗得了。”

娘的,分明是威胁老子!王宝玉同样在李传宗这里沒有得到满意答复,刚要挂断电话,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于是劈头问道:“李镇长,未來的教育问題你解决不了,那一个健康人,在五岁的时候户口被派出所死亡注销了,你总该有个解释吧?”

啥?!李传宗变现出了极度的惊讶,说道:“还有这事儿?怎么可能呢?”

“我就是那个倒霉孩子!”王宝玉不悦的说道,自己好歹也是个领导了,还能忽悠你个老家伙玩?

李传宗吭哧了半天,才开口说道:“王局长,你小时候我还不过是个副镇长,根本不了解这件事儿。”

还沒等李传宗说完,王宝玉就放下了电话,真是听够了这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借口!

对于贫困生和失学率的问題,马晓丽提出了一个建议,看似很有道理,最终还是被王宝玉给否定了,马晓丽提议,不如在媒体上呼吁一下,号召全社会为贫困生和失学贫困家庭捐款。

媒体的力量确实不容小觑,起先王宝玉赞同,后來说给夏一达听,夏一达却说,这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題,一阵风过去后,原來是什么样子,还会照旧如常。而且,针对学生本身而讲,媒体的大肆宣扬也会伤害他们本就敏感的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