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17 平静的背后

1117 平静的背后

就这样忙乎了二十多天,什么事儿也沒办成,恰逢医院里的孟耀辉再也呆不下去,吵闹着非要出院,王宝玉便开车去接他,顺便把他接到了饭店里,

吃了一个多月病号饭的孟耀辉,见到饭店里的饭菜是格外的亲切,完全顾不上体面,一通的狼吞虎咽,

王宝玉喝了口啤酒,嘲讽道:“真像牢房里出來的。”

孟耀辉嘴里塞满了饭菜,并不介意,吧唧吧唧的起劲嚼着,含糊的问道:“局里最近沒事儿吧。”

“一切正常,正在想办法解决贫困生和失学率的问題。”王宝玉想到这些问題,顿时感觉沒了胃口,

“这个事儿一直就存在,咱们那么多前任都沒解决,肯定是困难不小,你小子少他娘的贪功冒进,教训还少啊你。”孟耀辉很是不屑,

“老子被人误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了,孟耀辉,这回你出院,找你叔给说说,看看县财政能不能带头增加教育这块的投入。”王宝玉说道,说起來,很长时间沒跟孟海潮联系了,而孟海潮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上次的常委会都沒有参加,

“臭小子,我叔昨天來看我了,不过你的要求恐怕是不能实现了。”孟耀辉神秘的说道,

“啥意思,孟书记也反对我搞这些。”王宝玉有些不信,孟海潮多半的表现还是很勤政爱民的,不应该反对,

“我叔见了我就跟训孙子似的,什么时候也沒和我正经八百的交流过,我的意思是,他要去市里当官了,别人都不知道,你先保密啊。”孟耀辉说着动手捞起根鸡腿嚼了起來,也许不用整天面对严厉的叔叔,胃口更佳,

王宝玉却是心中一惊,虽然孟海潮不乏利用自己的嫌疑,可是说到底他还是自己的坚强后盾,一旦孟海潮走了,自己可就像那一动不动的靶子,任由人开弓射击了,

“说沒说到市里哪个部门工作啊。”王宝玉连忙追问道,

“可能是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孟耀辉道,

“这可是实权部门,以后你小子靠着你叔,当个县委书记应该沒问題。”王宝玉羡慕道,同时心里也酸溜溜的,自己咋就沒有一个硬实的亲戚,就靠一个人胡拼蛮干,其中的艰难都是辛酸泪,

“有些事儿上,我叔也保不了我,公安局那个姓范的找了我几次了,还是要我拿出贴诽谤信不在场的证据,今天还去医院发了最后通牒,一个星期的时间,逼得我赶紧出院了。”孟耀辉吃饱喝足,又开始烦恼起來,

“嘿嘿,躲了一个月又回到起点了。”王宝玉一阵坏笑,

“都是你的馊主意,非要我呆在医院里,早知道那个姓范的脸这么黑,我早就出院了。”孟耀辉伸伸懒腰说道,

“谁叫你得罪的是一县之长呢。”王宝玉不以为然的说道,

“还不是受了你的连累,唉,遇到你就倒霉。”孟耀辉叹息连连,心情沮丧,

“车到山前必有路,相信你叔一定能摆平这件事儿的。”王宝玉安慰道,

“别安慰我了,孙大成到了今天,还是揪住这件事儿不放,其实还不是让我叔在某些事上向他妥协。”孟耀辉道,

“这也是听你叔说的。”王宝玉问道,他忽然觉得,政客之间背后的较量,远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不明摆着嘛,孙大成坚持想要重新启用许林峰,我叔坚决不同意,两个人在这件事儿上僵持不下。”孟耀辉倒是对王宝玉知无不言,毫不隐瞒,

“许林峰不是已经调到文化局当副局长了吗。”王宝玉道,

“王宝玉,要不说你小子头脑太简单,那都是缓兵之计,调下去照样可以调上來,关键还是上面有沒有人。”孟耀辉道,

“夏一达和你叔是啥关系啊。”王宝玉觉得孟耀辉的口气和夏一达很像,大概都是孟海潮**出來的原因,

“什么关系也沒有,你小子别瞎寻思,我叔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孟耀辉急忙打断王宝玉的话,好像已经看懂王宝玉心里想到什么似的,

“嘿嘿,我是说她跟你某些方面有共同点,还以为是远房亲戚呢。”王宝玉笑道,

“得了,别看那小妮子长得还成,一肚子坏心眼,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每次见到她都挨白眼,怎么说呢,就是那种鄙夷的眼神看着你,想想都让人生气,她好像还特见不得我跟我叔亲近,好像我都是靠着关系才走到今天。”孟耀辉放下筷子灌了口啤酒,心里很不痛快,

“美女都这样,眼皮子高,别搭理她就是了,她是有点小聪明,比起你來那是差远了,虽说当初犯点小错误,被贬到乡镇,现在还不是又回來了。”王宝玉竖起大拇指,赞同孟耀辉的观点,

“别总拿我说事儿。”孟耀辉急眼道,又说:“王宝玉,事情因你而起,你小子要对我负责到底,限你一周内,为我找到我不在场的证据。”

“这不是瞎说吗,我上哪去找啊。”王宝玉皱眉道,

“反正你不帮我,我就说你让我去程国栋的屋里偷东西。”孟耀辉摇头晃头的得意道,

“哈哈,那你就是不打自招,诽谤加偷窃,罪加一等。”王宝玉哈哈笑道,

两个人自然都是开玩笑,但孟耀辉的事情王宝玉还是惦记着,不管怎么说,孟耀辉本來沒事儿,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绝对不能坐视不理,

可是,最近的程国栋在言行举止等各方面,都表现的更为谨慎,根本沒有空子可钻,由于打了县委书记的侄子,程国栋低调到了极点,整天见了人就是笑呵呵的,整个就是一个老好人,

听夏一达说,程国栋不但低调老实,现在更是经常愁眉不展,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倒是孟海潮依旧对程国栋不冷不热,甚至都不给程国栋安排任务,堂堂县委办公室主任,成了吃干饭的了,

平静的背后,往往是暗流涌动,酝酿着更大的波澜,

就在王宝玉跟孟耀辉吃饭的第二天,夏一达再次约王宝玉到她的小屋里去玩,美女相约,王宝玉沒犹豫,欣然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