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18 拉拉和太监

1118 拉拉和太监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王宝玉开着车接上夏一达,穿过喧闹的街道,來到美女的温馨小屋,

正是阴历十五,一轮明亮的满月,照亮了夜空,王宝玉跟夏一达放松的躺在楼顶上,任凭月光洒遍了全身,在城市生活,似乎只有在这么高的地方,才能看清月亮的美丽,不像是农村,走在夜间的小路上,就像被夜空包围,星星就在四周一样,

在这充满暖意的夏夜里,微风徐徐人欲醉,美人在侧展风情,生活是如此美妙,我却如此寂寥,

以上是王宝玉的感叹,美女在侧,却是拉拉,自己又是软蛋,真是白白荒废了美好光阴,两人就这么躺着,谁也不说话,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王宝玉侧着身,用胳膊支着脑袋打破沉寂:“小夏,我告诉你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

“说说看。”

王宝玉压低声音,耳语道:“听说孟书记要调走了,你知道吗。”

“知道,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夏一达随口道,

王宝玉不由的一愣,孟耀辉知道这事儿不奇怪,因为他跟孟海潮是一家人,而夏一达不过是个使唤秘书,居然也能知道这种秘密,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她跟孟海潮的关系了,

“你怎么知道的。”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孟书记告诉我的啊。”夏一达转过头來,似乎觉得王宝玉的问題很奇怪,

“孟书记走了,会把你也带走吗。”王宝玉又问道,

“怎么了,舍不得本姑娘走了。”夏一达面现得意的笑容,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拉拉和太监不可能是永远的朋友。”王宝玉心里赌气,随口道,

“哈哈,你可真逗,我可沒说你是太监,这是你自己承认的。”夏一达笑得捂着肚子,

“我要是太监,你愿意跟我一辈子在一起吗。”王宝玉认真的问道,

“得了吧,太监从來祸国,我宁愿找一个老实的汉子。”夏一达不屑道,

“你就不怕汉子要求跟你那个。”王宝玉对这个问題穷追不舍,这段时间,他隐隐觉得,夏一达自称拉拉,让人怀疑,

“什么这个那个的,本姑娘不同意,谁也不敢碰。”夏一达傲气道,

“你还沒告诉我,你会跟着孟书记去市里吗。”

“不知道呢。”

“真不知道。”

“磨叽,你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我会接任下一任县委书记。”

“啊,放屁。”

“你吃。”

两个人在楼顶一直躺倒快十点,东扯西拉的说这说那,直到有了困意,这才回到夏一达的小屋里,

夏一达有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据说是孟海潮说工作需要,给她特批的,一回到屋里,夏一达立刻拉上窗帘,只穿着三点式的在屋里走來走去的,

王宝玉看着心里着火,下面沒反应又无处发泄,不满道:“小夏,你还当我是个男人吗。”

“可以确定一点,你是个不会见了女人就想上床那种的好男人。”夏一达顽皮的眨眼笑道,

“那也不对,美色当前不作为,枉为铮铮男子汉。”王宝玉道,

“那你想跟我做为些什么。”夏一达满不在乎的凑过來问道,胸前露着深深的一条沟壑,

王宝玉的眼珠子立刻掉了进去,根本拔不出來,突然,下面奇迹般的一连跳了五六下才恢复了安静,王宝玉喜出望外,贪婪的盯着不放,

“老子现在真想死在这里。”王宝玉直言不讳的指着夏一达的胸沟,坏笑连连,既然你勾引老子,老子也沒必要装正经,

“嘻嘻,我喜欢你说话直爽,就赏赐你死一次吧。”夏一达说着,冷不防猛的一搂王宝玉的头,王宝玉的口鼻立刻埋进了那条沟壑里,

阵阵肉香传來,沁人心脾,温软的肉肉裹住口鼻,那滋味堪比春风拂柳,简直让人陶醉死了,反正沒人看见,王宝玉撅起嘴偷偷亲下,伸出舌头舔下,渐渐的脸红了,呼吸困难了,直到最后四肢挣扎,他一把推开夏一达,呼呼的喘着粗气恼道:“你是想害死老子啊。”

“呵呵,是你自己说想死在这里的,怎么一转眼就忘了。”夏一达满不在乎的呵呵笑道,

“夏一达,你真是拉拉吗。”王宝玉盯着对面美女精妙绝伦的脸庞问道,

“如假包换。”

“可是我感觉你很妩媚,和正常女人沒有什么两样。”

“你是个正常男人,当然会这么看我了。”

“算了,当我什么都沒说,我忽然感觉呆在你这里不安全,我想回去了。”王宝玉认真道,他总觉得夏一达今天怪怪的,有想勾引自己的嫌疑,勾引不怕,关键是自己的下面上不了战场啊,万一对方真的亮剑了,堂堂春哥丸发明大师总不能举白旗吧,

“王宝玉,你要是走了,可是要后悔的哦。”夏一达神秘道,

“那我也不留这里,说不定就给你吃掉了。”王宝玉低头看了看下面,沒有丝毫凸起,心里头一次非常厌恶平坦了,

“我才沒兴趣吃你呢,要走随便走,本姑娘自己欣赏。”夏一达故作神秘的说道,

“难道说你要给我跳艳舞。”王宝玉惊喜道,不知道怎么搞的,夏一达总是能触动他下面敏感的神经,就像是他的救命稻草一样,

“那个你不稀罕,给你看点稀罕的。”夏一达道,过去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又给我看你偷-拍的战果吧,不穿衣服的我沒兴趣,整点提神的。”王宝玉凑过去,嘿嘿笑道,

“什么提神啊。”夏一达一边随手点着电脑里的文件夹,一边问,

“飞碟啊,鬼怪啊,六条腿的蛤蟆,九个月亮,三个**的女人等等。”王宝玉随口胡咧咧道,

“那沒有,不过这张照片肯定能把你叫醒。”夏一达哼了一声,

“啥玩意,还能是人妖了,这可是你的菜。”

不过,当夏一达点开一张相片的时候,王宝玉立刻不说话了,虽然不是很清晰,但王宝玉依然能够看出來,照片上这个神经紧张的男人,就是程国栋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