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19 烂泥

1119 烂泥

“小夏,你跟踪他了?”王宝玉吃惊的问道。

“我有病啊我,他除了跟那个马科长有点猫腻,总体来说比你老实。强调一点啊,是昨晚十点,我睡不着,就拿着望远镜到下面四处转悠,正好远远的看见了他,我可没有跟踪,别说的那么难听。”夏一达道。

“你也不怕被警察抓着。”

“切,本人做事儿一向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这么晚了,程国栋这老小子鬼鬼祟祟的出来干什么呢?”王宝玉思索着问道。

“他是出来约见你所谓最好的朋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唱这出苦肉计。”夏一达道。

“谁是我最好的朋友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其实说起这个问题,王宝玉还真是觉得惭愧,他曾经以为侯四是他最好的朋友,铁哥们儿,可是现在不是了。所以说,最好这个概念,在王宝玉这里是不存在的。

“你自己看吧!还吹牛自己会看相,我看你这回就是走了眼。”夏一达似乎一肚子埋怨的说着,又点开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上,程国栋不是一个人,他的对面站着一个男人,个子瘦高,长胳膊长腿,看着很眼熟。

“觉得这个人眼熟吧?”夏一达不屑的问道。

“是有点,谁啊这是?”王宝玉只觉得很像身边一个人,但总感觉还不是那么真切。

“你傻啊,这就是孟耀辉!”夏一达使劲点着屏幕愤愤的说道,好像揭露了小人的真实嘴脸一般反感。

“孟耀辉,这不可能吧!”王宝玉惊道,别说,仔细看这个背影,还真是跟孟耀辉一般无二。当然,也不是绝对,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问题,感觉气质上还是有些差异。

“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昔日的敌人可能成为盟友,昔日的好友也可能成为死仇。”夏一达说道,从这段话的逻辑上看,她肯定学过辩证学。

“你看清孟耀辉的脸了?”王宝玉问道。

“我一个女孩子,也不敢太靠前啊,再说了,他们那个地方挺黑的,孟耀辉又总是背对着。”夏一达道。

“你拍照的时候是看表了没有?”王宝玉又问。

“应该在十点半左右吧!”夏一达肯定道。

“快把你拍到的所有照片都点开给我看看。”王宝玉催促道,对于这件事儿,他心里已经有底了。

夏一达按着电脑上的方向键,一张张向后播放了起来,王宝玉大概看明白了,所谓的孟耀辉从一个胡同里出来,直接奔向程国栋。

从程国栋的表情上和“孟耀辉”手势上,两个人就是在争吵,而事情的最后结局就是,程国栋拿出了一沓钱给了“孟耀辉”,看厚度应该有一万,“孟耀辉”则快乐的跑开了。

唯一遗憾的是,夏一达所站立的角度,始终都未能拍到“孟耀辉”的脸。

“哼,狗改不了吃屎,我就瞧不上他这号人,为了点钱就背信弃义!”夏一达很是鄙夷。

“程国栋不是有钱人,孟耀辉也不怎么缺钱,怎么可能他俩搞一块呢?”王宝玉还是不理解夏一达的话。

“哎呀领导,这不很明显嘛,程国栋约了孟耀辉,这说明他们之间原本就存在着某种特殊的交往关系。至于给了钱,那就是经济利益了,说不定还有更多的许诺呢,谁还能嫌钱多。要是白给我一万,我也要!”夏一达分析道。

“那你觉得孟耀辉为什么要跟程国栋合谋呢?”王宝玉颇为好奇的问道,他想知道身穿三点盘腿大坐而又立志从政的夏一达,这脑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你想啊,你是局长,他是副局长,把你搞下去,他不就成为局长了吗?这就是职位上的天然敌人。”夏一达摇头晃脑道。

“嗯!分析的有道理,接着说。”

“程国栋跟你有仇,孟耀辉又想把你搞掉,两个人一拍即合,共同策划了诽谤信的事件,只是没想到孟耀辉做事儿不小心,还是被人发现了。”夏一达道。

“那孟耀辉为什么又要回头去偷东西啊?”

“这就更简单了,出了事儿程国栋可以将事情责任全部都推给孟耀辉,说自己一无所知。孟耀辉为了自保,干脆就想去偷两个人策划的原始证据,被程国栋发现了,所以才往死了打孟耀辉。”

“你跟孟耀辉有仇吗?”王宝玉觉得这两个人很有意思,平日交往不多,但却都看不上彼此。

“就他?也配入我的法眼?眼神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好人!”夏一达提起孟耀辉就是一脸的不悦。

“小夏,其实你选错了专业,你应该去公安局刑侦科。”王宝玉竖起大拇指道。

“孟耀辉是昨天出院的吧?”

“是吧!”

“孟耀辉找到程国栋,继续威胁程国栋,结果程国栋顶不住,就答应给孟耀辉钱,嘿嘿,结果被我冒险拍到了照片。”夏一达得意的笑道。

“真是精彩啊!小夏,在这件事儿上,你算是立了大功了。”王宝玉拍着巴掌笑道。

“那你可要记得好好感谢我哦!”

“对了,你觉得我现在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呢?”王宝玉问道。

“这张给钱的照片给你,你拿着去报案,就足以证明孟耀辉跟程国栋是合谋,而且孟耀辉还没解除嫌疑,这样你不就解放了吗?”夏一达道。

“孟耀辉可是孟书记的侄子,我这么做,孟书记会放过我吗?”王宝玉定定的看着夏一达问道。

“要不你就找人送到公安局,自己别露面。孟书记最要脸面了,侄子丢了这么大的人,肯定要把他踢出族谱了!”夏一达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真不知道孟耀辉这个倒霉蛋哪里得罪了这位大美女。

“尽管如此,孟耀辉毕竟是孟书记的亲侄子,打断骨头连着筋,不可能因为这事儿就断绝关系吧?”王宝玉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跟你说,孟耀辉最不要脸了,平日装得挺怕孟书记,实际上整天惦记着沾光。只要告到公安局,孟耀辉就成了扶不上墙的烂泥,没什么指望了。整天就知道偏向侄子,难道老孟家挑大旗的就是这个好赌的家伙嘛!也得给他们提个醒!”夏一达使劲拍着大腿嚷嚷道,雪白的大腿上几道血红的手印,看着挺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