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44 闻屁虫

1144 闻屁虫

按照事先研究好的统筹安排,部分学校已经得到了一些扶贫款项,暂时解决了部分贫困生的问題,既然有了对贫困生的扶持政策,因为家庭困难辍学的学生,又重新回到了学校里,失学率的问題,也得到相应程度的改善,

夏一达自然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孩,基金会几乎一半的资金都是她募集到的,程雪曼虽然功不可沒,但也不足以盖过夏一达的风头,

夏一达现在可是教育局里的红人,作为一个女孩子,漂亮就是最大的资本,再加上工作能力强,不知道多少人都在惦记她,甚至已经的退休老干部也都背地偷偷打听夏一达的情况,希望家里的犬子能娶到这样的好姑娘,

有些干部为了能跟夏一达说句话,甚至不惜拿出点钱去基金会捐款,目的就是想近距离的欣赏美女,王宝玉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能赚到钱就行呗,

尤其被调到教材发行科的刘树才,对夏一达痴迷的几乎到了癫狂的程度,他经常站在走廊里看报纸,等着夏一达走过身边,去嗅她经过地带的空气,如果偶尔夏一达放了一个暗屁被刘树才闻到,刘树才甚至会欣喜若狂,激动落泪,

王宝玉听夏一达说起这事儿,只是觉得很好笑,并沒有太在意,夏一达也觉得刘树才挺好玩的,干脆给他取了个形象的外号,闻屁虫,后來负责打扫卫生的老大姐反应,公用女厕所里的纸篓,总有翻动过的痕迹,他这才提高了警惕,

哪里的色狼胆大包天,竟然对女厕所下手了,王宝玉亲自进行了一番监视,后來发现偷着进女厕所的竟然是刘树才,而且每次都是在夏一达上厕所出來之后,

王宝玉怒气冲冲的将刘树才直接叫到办公室里,从刘树才的兜里发现了夏一达的卫生护垫,用手帕包裹着,看样子是睡觉时用來当口罩的,

王宝玉觉得这件事儿还是不要张扬的好,毕竟传出去对夏一达也不好,于是便对刘树才进行了严肃的批评,说如果再有下次,一定要将他撵走,

刘树才千恩万谢,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保证不会再犯,解释说这么做是因为他太迷恋夏一达了,在他的眼里,夏一达是女神,如果说夏一达让他去死,他会毫不犹豫地跳楼,现在每天见不到夏一达一面,自己就像犯了毒瘾一般,翻來覆去连觉都睡不着,其实自己也不想这样过日子,可是就是管不了自己的心,

王宝玉郑重的提醒他,他这种做法是烧火的棍子一头热,是一种病态,如果这种问題更加严重了,建议他去市里看看心理医生,因为夏一达眼皮子不是一般的高,再努力也是白费,

刘树才只是点头,表情却是极其痛苦,之后他虽然不去厕所了,可还是时常偷着看,

为了戒掉思念夏一达的瘾,刘树才甚至还请了一周的假,然而第四天就來上班了,因为天天睡不着觉,再不看一眼那就得出人命了,

王宝玉觉得只要无害,也就沒有多管,但是开玩笑的时候也暗示夏一达,平日勤换内裤,不要频繁使用卫生护垫,透气性不好,

从小到大都很容易成为焦点的程雪曼感觉有些郁闷,沒想到现在竟然成了夏一达的绿叶,很多人都记不住她的名字,一般都说是跟夏一达一起工作的那个,这让人很伤自尊,

王宝玉有心想宽慰程雪曼几句,但觉得给她些挫折也沒啥不好,磨掉了过多的棱角,肯定会更加找人喜欢,

再说马丰凯上任县委书记,已经过去了半个月,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包括又回到了原先副县长岗位的许林峰,也从來沒有过问教育局的事情,一切按部就班,王宝玉心里暂时安慰,还想去把婚纱照补上,

当王宝玉刚要拿起电话想要联系冯春玲的时候,靳永泰的电话却打來过來,说得是一件让他非常郁闷的事情,也是完全沒有想到的,

富宁县党委决定,免去王宝玉教育局党组书记一职,由已经辞职的费腾,重新回到工作岗位,担任教育局党组书记,

操,一下主动辞职的官居然还能回來,他娘的,还沒有天理了,王宝玉不禁一通乱骂,但也无可奈何,知道这是马丰凯的决定,他终于开始对自己出招了,

“老弟,多理解大哥,这件事儿我这里拦不住的。”靳永泰解释道,

“沒关系,他回來就回來,本人才不怕他呢。”王宝玉道,

“是啊,不过就是一个党组书记,只能管理一些党务工作,像教育局这种地方,还是局长权利大。”靳永泰安慰道,

“马丰凯那犊子,沒说要拿掉我的教育局长啊。”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那犊子确实是想这么干,孙县长也有点犹豫,但是张副县长坚决反对,说你在工作上并沒有错误,就这样草率拿下不合适,所以最终孙县长也沒答应马丰凯。”靳永泰道,

王宝玉暗道一声好险,幸好自己在非法集资一案上放过了张存志,否则自己这个局长还真就要沒來由的丢了,

“费腾什么时候來上班啊。”王宝玉问道,

“后天我带他过去,该走的形式还要走,老弟,听大哥的,别治气,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定要稳住神,不要有无谓的牺牲。”靳永泰叮嘱道,

王宝玉答应,不就是开了欢迎会嘛,他相信,只要自己跟孟耀辉联起手來,费腾回來也是白扯,老子就让他当个一点实权也沒有的闲职,

王宝玉将这件事儿告诉了孟耀辉,还煽风点火的说:“孟耀辉,你顶替的就是这个人的职务,现在人家杀回來了,你的日子不好过喽。”

“他算个屁,我叔可是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想拿掉他就是嘴皮子动一动就行。”孟耀辉不屑的骂道,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理儿也是这个理儿,可是孟耀辉,你应该明白一点儿,你叔现在刚去市里,立足未稳,正是这些人发起攻击的好时候。”王宝玉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