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45地头蛇回 归

1145 地头蛇回归

“嘿嘿,你脑瓜这么好使,我跟着你混就得了。”孟耀辉翘着二郎腿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要是下去了,你叔也救不了你,咱们还得团结一致对外才行。”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去你的,我知道你小子的意思,不就是咱们联合起來,共同抵御外來入侵嘛,绕这么多圈干嘛。”孟耀辉嘿嘿笑道,这段时间大概是脑震荡好了,脑子也机灵了不少,

“对,只要咱俩儿不分心,谁來也沒用。”王宝玉竖起大拇指赞道,

“虽然你这个兄弟不太地道,人品也有问題,可到底还是兄弟,以后你说什么,我都支持就是了。”孟耀辉摊手道,

王宝玉算是放了心,他最担心的就是,别人制造矛盾分化自己跟孟耀辉的关系,而孟耀辉的智商又不高,万一轻信了,一个常务跟自己斗,可是比党组书记要麻烦的多,

孟耀辉走了之后,王宝玉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经过自己这段时间的管理,教育局内部跟自己对着干的人基本上沒谁,马晓丽肯定不会背叛自己,黄充实卢旺林智达等人,也都被自己**的很听话,

倒是那七个副局长让王宝玉心里不安稳,这些人至少有一半都是费腾的余党,只是始终沒有机会一举剿灭他们,

兵來将挡水來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王宝玉宽慰着自己,安排马晓丽给费腾倒出來一间办公室,然后再通知局里所有领导干部,后天在会议室里,迎接熟悉的新领导,

马晓丽不放心的说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來当初费腾辞职是假,出去躲财产公示风头才是真。”

王宝玉咬牙切齿的说道:“竟然在老子眼皮子底下玩花招,真是社会的蛀虫。”

“宝玉,这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咱们这么轻易全体上了人家的道,以后可得加倍小心啊。”马晓丽脸上拂过一丝忧虑,

“恐怕小心行事也不能太平,那群老狐狸都是针对我來的,只要不再殃及无辜就是了。”王宝玉关切的看了马晓丽一眼,马晓丽心中感动,眼圈一红,连忙走出去安排各项事宜去了,

这天上午,费腾在靳永泰的带领下,趾高气扬的來到教育局的会议室,大家都是熟人,自然无需特别介绍,费腾旁若无人的和在座关系铁的人大声打着招呼,好像这个会议室他才是一把手似的,

当靳永泰宣布费腾重新担任党组书记的时候,下面的掌声,稀稀落落,很多人只是做着拍巴掌的手势,并沒有发出声音來,

如今的教育局,在王宝玉一番整顿之下,领导干部们都知道了这个年轻局长的厉害,虽然说费腾回归,释放了一个强龙不压地头蛇的信号,但局长终究是大权在握,还是不能得罪的,将來怎样还不好说呢,因此,大家对费腾也不过是虚伪的客套而已,

王宝玉表现的平静,巴掌也拍的响,而孟耀辉则不同,一幅看不起费腾的样子,鼻子内冷哼不止,

对大家这种冷漠表现,费腾满不在乎,在王宝玉讲完简短欢迎词之后,他冷笑着巡视全场,开口道:“首先感谢上级领导对我的信任,让我重新回归工作岗位,有了继续服务教育事业的机会,我本人也将竭尽全力的努力工作,绝不辜负领导们对我的厚望。”

“操,都是废话。”孟耀辉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王宝玉连忙从下面踢了他一脚,这是开会的场合,还是不要出问題的好,

虽然孟耀辉的声音很小,费腾还是听到了,他装作沒听见,话題一转却说道:“前段时间,我被迫无奈离开,当时我就说过后会有期这几个字,只是沒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当初说的话。”

王宝玉可不记得费腾说过这句话,当然,也许是跟别人说的,沒想到这老小子是还留下了一个暗示:我一定会回來的,你当自己是灰太狼啊,

王宝玉不想听费腾说这种带着威胁口吻的话,冷笑道:“费书记,当时你身体不好,主动请辞,可不是被逼走的,大家原以为你会因病提前退休了,沒想到治疗得当,现在好的跟沒事儿人似的。”

费腾不屑的说道:“我那些病也是因为压力过大造成的。”

王宝玉冷着脸提醒道:“费书记,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就不要说了,你该不是埋怨我们沒有给你办欢送会吧。”

“这种气氛也算是欢迎吗。”

“孟书记去市里工作都把吃喝送行简化了,我们这些当兵的更应该低调行事。”王宝玉反驳道,

“费腾同志,还是捡主要的说,这种话以后办公会上再唠。”靳永泰也皱眉道,

费腾笑了笑,沒有继续说话,而是打开了自己的包,拿出了一份文件,问靳永泰:“靳部长,我这里有一份党委那边的文件,可以宣布一下吧。”

“什么文件,我怎么不知道。”靳永泰不快的问道,作为堂堂组织部长,居然不知道党委这边发出的文件,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但既然是党委的文件,自然沒有阻止的理由,也只得默许了,

费腾沒有回答靳永泰的问话,他站起身來,打开那个红头文件,大声的念道:“关于加强县教育局内部管理的通知。”

王宝玉一听,顿时愣在了当场,这样一份重要的通知,应该首先摆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怎么先到了还沒上任的费腾手里,

费腾接着念道:“为了加强党委组织的执政能力,稳步推进教育工作的开展,避免拉帮结派营私舞弊行为的发生,杜绝一言堂行为的发生,县委决定,改革教育局内部管理形式,无论任何事情,党组书记具有一票否决权。”

费腾随后念了什么,王宝玉根本就听不清了,他的脑子嗡的一声就大了,这简直是听所未闻的事情,也是从來沒有过的文件形式,而且,这份文件分明就是针对自己來的,是想化解自己的权力,让自己的领导地位变得有名无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