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46 万芳草生子

1146 万芳草生子

念完文件,费腾得意洋洋,一幅小人得志的样子,做派俨然他才是教育局里的老大,

靳永泰沉着脸要过那份文件,仔细查看了一番,果然是县委办的正式文件,还有县委书记马丰凯的亲笔签字:望县教育局立刻执行,

“这份文件应该先送到我这里,费书记这么宣读是不是有点包揽了。”靳永泰不悦的问道,

“按常理是这样,不过这是丰凯书记特意嘱咐我当场阅读的,我也沒办法,刚才王局长也说了,咱们都是兵,沒有不听话的道理。”费腾依旧一脸得意相,甚至连马书记都叫成丰凯书记了,显示两人关系相当融洽,

“作为县委常委,我对于这个文件,保留个人意见。”靳永泰说完,随手丢给了费腾,起身拂袖而去,

靳永泰生气了,当然,并不是因为他跟王宝玉的关系多好,而是县委居然能够发出这种匪夷所思的文件,让他感觉到了一派乱象,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事态全面失控了,

县委书记马丰凯的做法,分明就是在胡搞瞎整,这才是真正的一言堂,而且,照这样下去,他非要把政府机构的管理搞乱了不可,

靳永泰的态度,让费腾很难堪,他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吧。”

王宝玉嘿嘿冷笑了一声,起身就走,孟耀辉本來就生气,更是将面前的茶杯倒扣在桌子,任凭茶水淌了一地,以表示自己的强烈不满和鄙视,

其他人的表情各异,高兴的,多半是费腾余党,有几个副局长干脆就主动过來跟费腾示好,马晓丽、黄充实等人,则只是微微一笑,不做声的离开了,

曾经跟费腾关系不错的刘树才,并沒有表现出格外的惊喜,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夏一达,根本就不关心别的事儿,甚至刚才大家都在讨论什么问題都沒有听进去,会议一结束便傻乎乎的站了起來,行尸走肉般的回到自己办公室继续当他的花痴,

回到办公室里,王宝玉心情非常不爽,他怎么也沒想到,费腾居然搞來了一份提高自身权力的文件,随后跟进來的孟耀辉,更是嘴里骂个不停,因为这份文件,同样剥夺了他的权力,

“行了,别骂了,烦不烦啊。”王宝玉皱眉道,

“王宝玉,我就不信你能咽得下这口气,这王八犊子也太嚣张了吧,老子经历的场也不少,这么牛逼的畜生还真不多见。”孟耀辉气得使劲砸着桌子,

“喂,要砸回你办公室砸去,我这桌子还得用呢。”王宝玉喝止道,

“王宝玉,咱们写个联名信吧,告他狗日的马丰凯滥用职权。”孟耀辉道,

“还不如找你叔來的实在。”王宝玉不屑的哼道,

“我肯定会去找我叔的。”孟耀辉嘴硬道,随即又挠着脑后勺,为难道:“我叔到了市里也沒跟我联系,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你不会主动跟他联系啊。”

“我不敢,他临走的时候不让我给他打电话。”孟耀辉焦急的说道,

“为啥啊,我还听到夏一达打过两次电话呢。”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别跟我提那个死丫头,她不喜欢看见我,我还懒得说她呢,说点正经的,王宝玉,你先说说你有什么打算吧。”孟耀辉一脸期盼的看着王宝玉,希望他能想出绝妙的对策來,

“咱们先静观其变,你有沒有注意到,文件中说费腾有一票否决权,可是沒说他有一票决定权。”王宝玉道,

孟耀辉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喜道:“对啊,费腾在具体事务上并沒有决定权。”

“可是他这一票否决,也等于管制了我们的权力,我们的权力虽有如无。”王宝玉道,

“也是,干什么他不同意,也是白费。”

“所以啊,隐患还是有的。”

“操,王宝玉,你这不都是废话吗。”

“其实也有个比较被动的做法,那就是从今儿个起,咱们暂时什么都不干,让费腾的否决权,沒有行使的地方。”王宝玉道,

“好吧,就听你的,明天开始我不上班了。”孟耀辉道,

“不上班怎么行,小心被人抓了把柄,你不只是要來上班,还不能迟到早退,更不能请假。”王宝玉道,

“唉,费腾一來,破事儿这么多呢。”孟耀辉叹气走了,

王宝玉琢磨了一会儿,还是给靳永泰打过去了电话,好言安慰靳大哥不要生气,靳永泰认真的说道:“老弟,我上次说让你韬光隐晦,现在形势逼人,要采取行动,以免被动挨打,眼下该是咱们行动的时候了。”

“大哥您说,我都听你的。”王宝玉看到了一丝曙光,忙说道,

“昨天孙县长喜添贵孙,我觉得你这几天应该去看望一下。”靳永泰道,

“啊,到底是谁的孩子啊。”王宝玉吃惊不小,最近忙得更浆糊似的,都忘了万芳草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

“嘘,什么时候了还信这种传言,孙县长怎么会对自己儿媳妇下手呢。”靳永泰自然不懂王宝玉的心思,还以为他在揣测万芳草怀的是老公公骨肉的这个传言,

“我去好吗,孙县长指不定还记着我的不是呢。”王宝玉犹豫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不会打送礼的,孙县长四代单传,生了孙子那是喜不自胜,这个时候去,再说上几句好话,那什么矛盾都可以化解,再说你可以用迂回的方法,去看看孙县长的儿媳妇也不错。”靳永泰笑道,

王宝玉嘿嘿笑,不用解释,他又疑惑的问靳永泰:“咱们这边的风俗,都是满月去看,这去早了会不会反而不太好呢。”

“都到什么时候了,不能想那么多,而且现在思想比以前进步很多了,这些陋俗沒几个年轻人相信,马丰凯做出的这个决定,肯定沒有征得孙县长的同意,但是你不提出意见,孙县长也不一定管。”靳永泰道,

“好,感谢大哥的指点,我这就去。”王宝玉连声道谢,

要不是形势所迫,王宝玉是不愿意去看万芳草的,他担心万一那个孩子是自己的,看了之后会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