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47 咱儿子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147 咱儿子

万芳草生孩子的医院,是王宝玉比较熟悉的,还在那里装过妇科大夫,当然还有一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小护士。

一个产妇和初生婴儿,实在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王宝玉考虑再三,觉得还是拿钱最实在,于是去银行取了两万块钱,赶往县医院。

找到小护士白云飞一打听,很顺利的找到了万芳草的产房,县长的儿媳妇,住的自然是单间,王宝玉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传來了万芳草的声音。

里面居然只有万芳草一个人,不对,是两个,另外一个是襁褓的孩子。万芳草一脸疲惫,眼皮有些虚肿,但是嘴角却一直都挂着满意的笑容,似乎完全融进了做母亲的欢乐之中。

一见是王宝玉來了,万芳草立刻面露欣喜,笑着招手道:“王宝玉,快过來看看咱儿子,八斤一两!是县医院今年最重的新生儿!”

“芳草,沒有根据的事儿别乱说。”王宝玉皱着脸道,还是忍不住凑上前看了看,也许万芳草怀孕期间养的好,孩子看上去比当初的钱多多更大,更丰满些,皮肤紧绷绷的,一点都不皱巴,头发也很浓密,看上去又黑又软,做支胎毛笔指定顶呱呱好用。不用说,是个挺漂亮的小子,就是满嘴沒牙看着挺奇怪。

“嘿嘿,长得像你呢,还是像我?”万芳草继续开玩笑问道。

“我看很像孙大成。”王宝玉瞪着眼睛道。

“我呸!”

“反正不像孙帅。”

“嘘,可别乱说,孙帅宁可孩子是你的,也不愿意是他爸爸的。”万芳草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还看了看门口。

王宝玉嘿嘿笑了,说道:“你说得有道理,他要是再添一个弟弟,财产就要分两份了。以后你的儿媳妇就得喊你奶奶。”

“什么乱七八糟的!瞧你那熊样,幸灾乐祸,要不是因为你得罪了程国栋,哪來的诽谤信啊!”万芳草哼道。

“对了芳草,都说无风不起浪,咱们是朋友,你老实说,到底跟孙县长到底有沒有那个关系啊?”王宝玉一脸坏笑的问道。

“你可别瞎说,我的品味有那么低吗?”万芳草不屑道。

“嘿嘿,这可说不准。”王宝玉嘿嘿笑。

“王宝玉,你最好老实点儿,我觉得孙帅肯定会找机会鉴定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到时候看你还能笑得出來。”万芳草使劲白了王宝玉一眼。

“要真是我的,我决定纳你为妾。”王宝玉道。

“你是不是想死啊!老娘我宁可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也不会跟你的,做梦吧!”万芳草羞恼的捶了王宝玉一拳。

王宝玉不是不担心孩子是自己的,可是也沒办法,如果万一鉴定出來不是孙帅的,到时候再说吧,他可一点儿也沒有娶万芳草的打算。

“人都去哪儿了?”來了这么大功夫,病房依旧还是冷冷清清,于是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一会儿我公公他们可能过來,我婆婆累了,要回家睡觉。保姆明天才到,孙帅刚出去给我买吃的。”万芳草道,又问:“王宝玉,你是來看自己的孩子吗?”

“是啊!既然当爹了,就不能不拿抚养费。”王宝玉开玩笑道,从包里拿出两捆钱,别说,现在王宝玉对拿钱还是蛮心疼的。

“这还不错,看你还算是殷勤,如果真是你的,我就委屈点下嫁你吧!”万芳草笑着,将钱一把夺过去,塞到了枕头下面。

“委屈啥,你是二婚,我可是头茬。”王宝玉道。

“行了,别说这个,我正沒奶水,快來帮我吸吸。”万芳草说着,撩开上衣,露出了因为怀孕生产而变得异常丰满的胸脯,只是两颗小樱桃变成了大黑枣,让人实在不敢下嘴。

王宝玉紧张的看着门口,一把拉下万芳草的衣服,不悦的指着婴儿说道:“我可不敢抢你儿子的工作。”

万芳草不以为然,笑道:“这时候还沒下奶呢,我怎么舍得让我儿子白费力气,还是你來比较好!”

王宝玉一下子跳开,恼道:“你傻啊,万一孙帅进來,我可要说不清了。再说还守着孩子呢,别以为他小,什么都不懂,说不定会印在大脑里。”

“哈哈,你可真逗,拿新生儿吓唬我,当初婚礼上偷情,可沒看你胆小。”万芳草也是逗王宝玉玩,哈哈大笑道。

王宝玉刚想急,这时,门突然打开了,孙帅拎着鸡蛋小米粥满脸喜色的走了进來,一看王宝玉在床边坐着,先是一愣,随即热情的打招呼:“王局长來了。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王宝玉一下子懵了,不知道如何回答,倒是万芳草面不改色心不跳,依旧笑道:“我们在谈婚礼当天的事儿呢,要不是王局长在旁边,我差点就摔倒。”

“呵呵,看你到现在还埋怨我当时跳开了,小心眼!也不怕王局长笑话你。”孙帅宠溺的看了万芳草一眼,然后对王宝玉说道:“还劳烦王局长亲自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

“应该的嘛,看你这气色,就知道当爹是多么开心的事儿。”王宝玉违心的夸奖道。

“王局长也要抓紧啊,这种感觉很特别,痛并快乐着。”孙帅初为人父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操,老子最讨厌这句话了,痛就是痛,快乐就是快乐,非得凑一起说,感觉很别扭。王宝玉也只是跟着笑了两声。

“老公,王局长随份子來了,瞧人家这自觉性,比你爸都强。”万芳草撒娇道,掀开枕头,露出下面的两捆钱。

孙帅一看是两万,脸上立刻笑开了花,连忙道谢:“王局长真是太客气了,谢谢,谢谢!”

王宝玉呲牙笑道:“咱们都是好朋友嘛!虽然曾经被奸人陷害,但真正的友谊是经得起考验的。”

“对,我爸也说了,王局长为了工作,得罪人是难免的,好在什么都澄清了。”孙帅点头道。

万芳草小口的喝着粥,刚喝完一小碗,孩子就哭了起來。万芳草母性大发,连忙笨拙的抱过孩子,想要喂奶,王宝玉连忙起身要出去,只听万芳草咯咯笑道:“王宝玉,不用这样,母亲喂奶是伟大的行为,你该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