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48 钱不算多

1148 钱不算多

到底是生了孩子的妈妈,思想有了很多改变,只见万芳草满不在乎的拉起衣服,将孩子的嘴用乳-头堵上,王宝玉实在不知道孩子如何含进去比自己嘴都大的黑枣,但也不方便研究,只好侧过脸去,不敢转头看,

“呵呵,王局长到底是沒结婚的人,瞧那样,还害羞呢。”万芳草肆无忌惮的调侃道,生了个儿子,万芳草底气十足,

“怎么会呢,哪个人不是吃奶长大的啊。”王宝玉尴尬道,

孙帅倒是大方,附和万芳草道:“就是,王局长坐着就是,不用太拘束。”

“老公,你來帮我吸吸吧。”

“芳草,别闹了,让孩子多吸吸,早点吃上母乳。”孙帅皱眉道,

“怎么,你还敢嫌弃我啊,我的身材早晚会恢复的,别看奶-头现在大点,孩子吃吃就小了。”万芳草撅着嘴巴说道,

“瞧你,精神头倒是好,悠着点,以后看孩子早着呢,多注意休息。”孙帅说着又替媳妇盖好被子,

“我有儿子了,激动,睡不着,对了,给你们讲个笑话吧,我有一次去乡下采访,看见几个女人在路边喂奶,我就问她们为什么不避讳一下,你们猜她们怎么说啊。”万芳草道,

王宝玉沒接她的话茬,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心中一阵嘀咕,曾经很傲气的女记者,怎么生了孩子,变得这样粗俗,

“她们怎么说的。”孙帅好奇的问道,

“她们说,沒什么不好意思的,女人嫁人之前,是金奶,嫁了人,就变成银奶,一旦生了孩子,就成狗奶-子啦,哈哈。”万芳草哈哈一阵大笑,孙帅却有点哭笑不得,

王宝玉当然知道这个说法,可还是在这种场合下还是觉得别扭,起身刚想走,传來了敲门声,万芳草立刻麻利的放下衣服,

紧接着,孙大成和媳妇便推门走了进來,或许是因为添了孙孙,孙大成同样一脸喜气,不过一看见王宝玉,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不悦之色,

“孙县长,恭喜恭喜。”王宝玉站起身來,局促道,

“小王,你还是第一个來的呢。”孙大成道,话语里带着些责怪,哪有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到别人的产房來,实在是不合礼数,

“爸,我和孙帅跟王局长是朋友,人家是來送贺礼的。”万芳草不悦道,

“小王,快坐下,又不是外人别站着,哎呦,看看我家的大宝贝哦,來,让奶奶看看小孙孙,怎么半天沒见就见长了呢。”孙大成的媳妇一听王宝玉來送礼,顿时面露喜色,连忙客气道,说话间喜滋滋的又把孙子抱了起來,轻轻的拍打着,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看样子在家沒睡多大会就已经开始想了,

“妈,你别老抱着他,这样会养成坏习惯的。”万芳草有些不满的嘟囔道,说着向孙大成再次展示了那两万块钱,孙大成不禁皱眉道:“小王,这礼也太大了,快拿回去。”

“孙县长,您别误会,芳草当初可是帮过我大忙,这点钱算不了什么。”王宝玉慌忙解释道,

“就是,我给你发了那么多稿子,按千字百元计算,这也不多。”万芳草道,盖上了枕头,还躺在上面,不想把钱再给王宝玉,

面对一个初产妇,又是儿媳妇,孙大成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小王,那就谢谢了。”但口气明显缓和了不少,

“孙县长,要不是您一直以來的大力支持,我肯定是什么都干不成的。”王宝玉道,

“好了,不说这些,小王,咱俩儿到走廊里抽支烟吧。”孙大成摆手道,示意王宝玉不必虚头巴脑的客套,

“老孙,以后烟要戒了,都多大年纪了。”孙大成的老婆不悦道,

“少管那么多,沒脑子。”孙大成瞪了媳妇一眼,显然是在埋怨她不分青红皂白,对自己下手那么狠,让自己丢了面子,

“你倒是脑子够用的,还不是原地踏步走。”孙大成的老婆也是沒好气,看來孙大成一家对于他沒有顺利当成县委书记一职的事情也很不满,王宝玉见气氛不对,连忙先一步走到病房外,

“你要有那精力就帮着多带带孩子,少嘟囔两句吧。”孙大成说着也摔门进去了,随即传來万芳草不悦的声音:“以后让你爸关门小点声儿,你看儿子吓得。”

來到走廊里,孙大成一边吸着王宝玉递过來的烟,一边道:“小王,我知道你來一定是有事儿,不用遮掩,明说就是。”

早晚都要说,王宝玉也沒客气,苦着脸直接把费腾回來,被党委文件赋予了一票否决权的事儿毫不隐瞒的说了,还强调,费腾有了这样的权力,今后开展工作将是一种阻碍,

孙大成沉默了会儿,忽然使劲踩灭了烟头道:“马丰凯真是太过分了,居然擅自下文件更改一个单位的管理模式,无法无天嘛。”

“就是,他分明是沒把您这个一县之长放在眼里。”王宝玉煽风点火道,

孙大成对马丰凯不满,是情理之中的,本來他应该当上县委书记的,沒想到马丰凯抢占了先机,爬到了他的头上,怎么能让他心里平衡呢,

“小王,你不用怕,这几天我就向上级反映,马丰凯这种做法,分明就是一言堂,想搞乱政府的管理模式。”孙大成愤愤道,

“孙县长,我來绝对不是向您打小报告的,只是费腾他们这种做法欺人太甚,将來如果工作出现闪失,恐怕连您都会受到批评,您劳苦功高,他们这样下去,肯定是害人害己。”王宝玉故作关心的说道,

“小王,其中的利害我都知道,咱们这么做也都是为了工作,绝不参杂任何的个人恩怨。”孙大成正色道,眼看手里的烟快吸完了,王宝玉连忙又递上一支接着点上,

离开了医院,王宝玉暂时放下心來,觉得靳永泰还是老谋深算,孙大成肯管这事儿,多半还是跟自己送礼有关系,可是,一旦那孩子要是自己的,怕是努力都要白费,但王宝玉也相信一点儿,不到万不得已,万芳草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