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54 小小服务员

1154 小小服务员

王宝玉的办公室里传來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接着便是水壶茶杯之类东西被砸碎的声音,偶有看热闹的探出个头來,也都飞快缩了回去,不敢靠前,

私底下人们也会悄悄议论,根据种种蛛丝马迹分析事情的真相,最终大家得到统一结论,那就是王宝玉和他未婚妻闹掰了,不过也正常,像王宝玉这么年轻又不稳当的年轻人,很难定性,肯定是他欺负人家了,

不过对于王宝玉却不这么想,自己最近真的一直在委曲求全,一心想把冯春玲娶进门,前两天还好好的,一起商量拍婚纱照,怎么一下子就变脸了,

不行,老子一定找到她问个明白,王宝玉稳了稳神,拿起电话打到旅行社找冯春玲,冯春玲当然不在,他又打给叶连香,

“弟,咋想起來给姐打电话啊。”电话那头,叶连香嬉笑道,

“沒人跟你闹,你知道春玲去哪儿了吗。”王宝玉沒好气的问道,

“她今天早上來了就匆匆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叶连香道,“你们是不是出问題了。”

“她跟你说过去哪里。”

“呦,人家是老总,我哪敢问啊。”

“那她最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业务挺忙,我还真是沒有注意,不过她昨天倒是请我吃饭了,说她最近身体不舒服,让我多照顾点旅行社的业务。”叶连香想了想,说道,

“叶姐,春玲走了。”王宝玉无比颓唐的说道,

“走了,回家歇病假了啊。”叶连香不解的问道,

“她给我留了一个条子,说她要去遥远的地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王宝玉一提到遥远这个词,心里竟然酸酸的,

“宝玉,她是不是和你闹别扭了,女孩子都这样,其实就是引着你去找她,求爷爷告奶奶的把她找回來,这就叫搞失踪,你姐我玩剩的啦。”叶连香故作聪明的说道,

“不是,是真走了,她把房子都转到我名下了,肯定是做好了准备。”王宝玉突然感觉有些累了,

“不会吧,为啥啊,唉,这姑娘这几天情绪是有点不对,一幅沒精打采的样子,宝玉,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儿,不是姐说你,一个男人就应该敢于担当……”叶连香也是不舍得冯春玲,不免嘟囔了起來,

王宝玉啪的一声放了电话,又难受了好一阵子,还是不甘心的拿起电话,打给侯四,他觉得,冯春玲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经理人,一定会给侯四打招呼的,说不准就能知道她去了哪里,

“四哥,春玲最近有沒有跟你联系啊。”王宝玉直接了当的问道,

“兄弟,你不给我打电话我还想找你去看看呢,我刚刚接到冯春玲的一封辞职信,她还推荐那个叫叶连香的接替她的位置,你说这不是莫名其妙,不识抬举嘛。”侯四也是不高兴的说道,

旅行社现在可是侯四主要的经济來源之一,大量的旅游客户,都是通过恒通旅行社介绍过來的,而且,侯四还有将旅行社开到市里的打算,

“四哥,春玲她给我留了个条子,说她走了。”王宝玉的希望落了空,无力的解释道,

“走了,她想去哪儿,老子为了培养她,可是下了功夫,而且,她还拿着高薪和股份,真他娘的忘恩负义,养不熟。”侯四骂道,

“人各有志,四哥为什么要勉强她呢。”王宝玉不悦道,

“什么勉强,在老子眼里,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服务生,要不是因为她对兄弟还好,早就让她下海陪客了,真是给脸不要脸,不识抬举的贱人,气死老子了,也罢,四哥一定再给你找个更好的,保证处女,最好提前签上协议,一辈子对你忠心。”侯四气哼哼的说道,

“四哥,你这么说话,我可真不高兴,实话告诉你,我可是要跟春玲结婚的,虽然她现在不辞而别,我也不喜欢听到有人骂她,这就等于在骂我。”王宝玉真的生气了,跟侯四不客气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侯四顿时一愣,王宝玉跟他说话从來都是非常的客气,现在为了一个女人,居然露出了翻脸的架势,但侯四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他讪笑道:“兄弟别生气,四哥我不是不知道情况嘛,抱歉了,有沒有四处找找啊。”

“哪都找了,沒有。”

“四哥人手多,再帮你打听打听。”

“春玲既然决定要走,就不会打算让咱们找到的,沒事儿,四哥多保重。”王宝玉不高兴的放了电话,心里明白,这回跟侯四真的沒法处了,

王宝玉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许久不说话,敲门也不开,直到下班才走出屋子,闷闷的开车回家,

面对李可人做的好几个菜,王宝玉觉得食之无味,只是吃了几小口,就吃饱了,最近一直沉迷在创作中的李可人,不禁关切的问道:“小孩,是不是又遇到难处了。”

“沒有。”

“都在脸上写着呢,我看这回事儿还不小呢。”

“大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就是心里难受的不行。”王宝玉苦着脸道,

“跟大姐说说,关键的时候,大姐当然要帮你。”

“谁也帮不了我。”

“说啊,怎么了。”

“春玲她走了,去了一个陌生遥远的地方。”王宝玉终于说了出來,头低的只能看到自己的鞋子,

“哦,还是这样的结果。”李可人虽然吃了一惊,但却也不感到意外,好像看透了两人的未來似的,

“大姐,你是说我配不上她。”王宝玉问道,

“小孩,你还小,还不懂感情,真正的感情是不讲究世俗的般配的,只要两个人真心相好,那就是最幸福的。”李可人叹息道,

“那就是我对她不好,我愿意娶她,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王宝玉不服气的说道,

“可你的心不在她身上,我看的出來,小玲也看的出來,她能容忍你这么久,已经是超出常人的承受能力了,我去东风村和美凤闲聊过,当时她知道你心里就别人,就把自己嫁了,女孩子的心理,你怎么还不开窍呢。”李可人埋怨道,

“别听美凤瞎说,我跟春玲不一样,我沒有别的女人。”王宝玉不愿意提及往事,当初负了美凤,偶尔想起來,心口也是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