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55 恐惧症

1155 恐惧症

“小孩,不是我说你,春玲是多好的姑娘啊,早结婚定下来不就没事儿了嘛!你瞧你,总是拖着不结婚,不是这事就那事,你以为每个人都能等你一辈子啊!”李可人埋怨道.

“大姐,别说了。”

“哼!这都是你自找的,看你今后能找个啥样的,挑来挑去,指定挑一个最差劲的。”李可人听到这个消息,似乎也是心情不好,摔了门就出去了。

怎么人人都对我这样?我到底错在哪里?王宝玉真想大喊大叫,他疲惫的躺在**,怨恨过后,脑子里满是冯春玲的身影和温柔的声音,春玲真的对自己很好,她总是默默的在做,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以至于王宝玉从来不怀疑,冯春玲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可是,冯春玲到底还是离开了,孑然一身,远赴他乡,没有钱,没有依靠,一个女孩子靠什么活着?可她宁愿去面对这一切,也选择了离开自己,可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这让王宝玉怎么能放得下?

“春玲!!!!!!”王宝玉实在憋闷,跑到阳台,压抑着嗓音喊道。?”“

声音不大,却冲破了云霄,犹如重磅炸弹一般落在遥远的一个火车站出站口。

“宝玉!”冯春玲以为自己听错了,猛地回头一看。

“快走!快走!别挡道!”后面的人不耐烦的催促道,尽管是夜晚,火车站永远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可哪里还有王宝玉的影子。

冯春玲脸上的欣喜消失殆尽,她身形消瘦,脸色蜡黄,干枯的眼睛里再也流不出一滴泪水。身上只有个小挎包,手里的塑料袋装着盒一路未曾打开的方便面。她回过头来,踉踉跄跄的走向一个陌生的城市,摇晃的身影,凌乱的步伐,犹如一只无家可归的鬼魅,在缺少些人情味的城市里,孤独的飘荡着,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怜悯。

最终这只鬼魅飘荡累了,疲惫的坐在公交长凳上,呆呆的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发呆,也许觉得饿了,干啃了两口方便面,好寂静的夜啊,咯嘣胳膊的咀嚼之声传出好远,却传不到王宝玉的耳朵里。

同样无法释怀的王宝玉,几乎一夜没睡,第二天起来,一照镜子,两眼无神,眼圈发黑,岂止一个惨字能形容。

上班后,王宝玉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差极了,什么都不想干,满脑子里都是冯春玲,他想到了冯春玲的老家,可是又觉得,既然冯春玲打定了主意,最不可能回的就是家,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却说昨天被王宝玉撵走的四个女人,有三个心里都惦记着他,第二天,首先进来的马晓丽,她犹豫的问道:“宝玉,能告诉我昨天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王宝玉没精打采的说道:“晓丽姐,我女朋友她失踪了。”

“怎么回事儿?实在不行就报案。”马晓丽道。

“报什么案,她是自己走的,又不是遭到绑架。”王宝玉皱眉道。

“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

“人没了,还结个屁婚,我倒是快发昏了。”

马晓丽沉默了片刻,宽慰王宝玉道:“宝玉,别着急了,女孩子因为某些事儿,一时想不开也是正常的,说不准想通了,就自己回来了。”

“她要有你对待程国栋心思的一半,就不会这么对待我了。”王宝玉气哼哼的说道。

“你要有程国栋对待我心思的一半,人家就不会走了!”马晓丽也不客气的说道。

王宝玉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说话,怎么大家都觉得是他的错呢?而他并不这么认为,在某些方面,他了解冯春玲的个性,虽然冯春玲平时看起来对自己百依百顺,其实做事儿的主意很正,就像打胎的事情,她就从来没征求过王宝玉的意见。

如今,冯春玲既然做出了如此绝情的决定,那就绝对不会再回来了,可能今生都无缘再见。

没等马晓丽再说什么,就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程雪曼进来了。

“妈,你在这里啊!”程雪曼看起来气色不错,脸上是淡淡的笑。

“嗯,我来跟王局长说点事儿。”马晓丽说着,起身便走,显然并不想跟这个女儿多说话。

“慢走啊,妈。”程雪曼客气的身后说道,看起来倒是很乖巧,一口一个妈的叫个不停。

“雪曼,你有啥事儿啊?”王宝玉没力气的问道,还是打不起精神来。

“宝玉,你昨天是怎么了?发那么大的火。”程雪曼问道。

“没什么,丢人了!”王宝玉道。

“什么事儿丢人啊!是不是谁又给你出难题了?”程雪曼继续问道。

“问那么多干什么?”王宝玉有点不耐烦。

“宝玉,我不是心疼你嘛!”程雪曼又问道。

王宝玉本来不想告诉程雪曼的,最终还是叹气道:“唉!我女朋友不见了,婚纱照还没拍呢!”话里带着些对程雪曼的埋怨,要不是她那天把自己骗回来,婚纱照就拍完了,现在可好,跟冯春玲连一张合影都没有,起码还能有个念想啊!

程雪曼的脸上带着一丝浅笑,她安慰道:“宝玉,我知道你很在意她,可是我懂女孩子的心思,越到结婚的关键时刻,心里的挣扎越大,这就叫结婚恐惧症。她在这种时候离开你,肯定是后悔了,不过这也挺好,省的结婚后再闹矛盾。”

“也许吧!可是我还是想找到她,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离开我。”说到这里,王宝玉还是觉得心里无比憋闷。

“女孩子的心思不好猜,宝玉,我敢说,即便你找到了她,她也不定能告诉你实话的。”程雪曼道。

见王宝玉半天不说话,程雪曼凑上前来,有意无意的靠在王宝玉的身上,继续宽慰道:“宝玉,也许有一天,她会回来的,别不开心了。”

听两个女人都这么说,王宝玉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他微微笑着对程雪曼道:“雪曼,你工作做得不错,继续努力。如果有机会,我会想办法将你转正的。”

“宝玉,谢谢你。”程雪曼满脸兴奋,猛地环过王宝玉的脖子,低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高兴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