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56 谁的裤衩

1156 谁的裤衩

晚上下班的时候,王宝玉还是忍不住开车去了曾经属于自己跟冯春玲的新房,这还是他装修之后第一次来.

暖色调墙壁配以淡紫色的窗帘,再加上卧室里的大圆床,让人倍感温馨。屋内东西一应俱全,电器以及厨房用具,茶几水杯自然不用多说,甚至连内衣鞋袜都是分男女的。显然这里有冯春玲的一片心血,真有一种家的感觉。

王宝玉越看越心酸,眼前都是冯春玲带着满腔的喜悦,独自穿梭在各大商场,精心挑选家用物品的身影。

四处寻找着,试图找到冯春玲的照片,可是王宝玉失望了,一张也没找到。冯春玲当然不会带走这些厚重的东西,多半还是当成垃圾给扔掉或者销毁了。

屋子里只有自己,显得格外的空空荡荡,王宝玉想起冯春玲可能就是这样独自住在这里,手里握着手机,在等待王宝玉电话的时候沉沉睡去。

王宝玉心中愈发的凄凉,他慢慢的脱去上衣,轻轻躺在**,用手摩挲着床单,轻轻的嗅着,似乎还能闻到冯春玲的气息。 ”“

可是,这种气息也将伴随时光的流逝,终究一丝痕迹也没有。春玲,你到底去了哪里?春玲,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春玲,我并不想失去你。

王宝玉躺了一会儿,倍感伤感,起身打开衣柜,衣物叠放整齐,冯春玲是抛下一切离开的。

王宝玉还是在柜子下的一个小抽屉里,难得发现了一张照片,是自己跟冯春玲的合影,照片上的冯春玲身穿红色婚纱,一脸喜气,而自己却呲牙咧嘴的笑得很难看。

这张照片肯定是冯春玲特意从影楼要来的,又遗漏在这里,照片只有四寸大小,王宝玉小心的放在包里,无比珍惜,或许人就是这样,只有当真正失去了,才懂得拥有时的可贵。

在不懈的寻找下,王宝玉还是在书桌下方,找到了几片纸屑,虽然不能看清上面真正写的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似乎是冯春玲给自己写的一封信。

在有一片纸上,王宝玉清晰的看到,冯春玲写着:“宝玉,我爱你,可是我抓不住……”就是这样的几个字,让王宝玉眼睛一阵模糊,他使劲抽了抽鼻子,才忍住了泪水。

难道说自己下面不行,多少让聪明的冯春玲知晓了?这也难怪,几个正常女人肯过无**?

王宝玉摇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春玲是爱自己的,她就这样走了,一定有苦衷。春玲,终有一天我要找到你,亲自问问你,为什么你要狠心的抛下我?王宝玉在心里呼喊着。

终于,王宝玉还是脚步沉重、黯然神伤的离开了那本应该属于自己和冯春玲的新房,在楼下的空地上,王宝玉仰面向上望去,一滴带着咸味的**,不争气的流进了嘴里。王宝玉连忙将它吐掉,生怕有人看见。但是紧接着又是一滴流了进来,然后又是一滴,最终王宝玉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呜咽之声。

直到一周之后,王宝玉才渐渐从冯春玲出走的事件中缓过神来,马晓丽和程雪曼时常问寒问暖,而夏一达却一直没有过来安慰王宝玉。

王宝玉明白,这主要是因为夏一达个性强,要脸面,被自己怒吼着撵了出去,让她觉得没有面子,伤了自尊。

王宝玉也没找她,并不是自己架子大,而是心情实在糟糕透顶,连干工作都没了兴趣,更没心思去哄女人。就连召集校长开会的时候,也向后拖了一周。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王宝玉和夏一达都保持了沉默,但一个谣言却没来由的在局里暗地里传播开来。

这个谣言便是,王局长因为跟夏一达偷情被女朋友发现,女朋友一怒之下,愤然放弃结婚,离王宝玉而去。谣言说的是有鼻子有眼,甚至精确到某年某月某日,王宝玉跟夏一达在某处偷欢,被女朋友抓了现行,甚至还说,王宝玉无耻的要求女朋友也上床来玩三人行,被女朋友撕烂了裤衩,胸口留下了几道抓痕。

绯闻当然是影响很直接,但反应最大的却是刘树才,大概是因为伤心欲碎,竟然一下子就病倒了,高烧四十度,住了几天院才勉强回过魂来。人们原以为经过这场风波,闻屁虫会痛改前非,没想到刘树才对夏一达的迷恋更甚,动不动眼圈就红,却又不敢直视夏一达的眼睛,跟个贼似的。

谣言的女主角夏一达也实在坐不住了,她不得不来找王宝玉,要求他这个局长,一定要查到谣言的始作俑者,还自己一个清白。

王宝玉倒不是特别上心,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绯闻事件,这次是最弱智的,疑点很多,架不住推敲,于是开玩笑道:“其实也算不上是谣言,起码前半部分是真的。咱俩确实感情不一般嘛,当然我女朋友正好又逃婚了,他们就联想到一块了。”

“你竟然还好意思笑!真是厚脸皮!这分明就是**裸诽谤和造谣,我连你女朋友长啥样都不知道。这种事儿竟然发生在都是知识分子的堂堂教育局里,王宝玉,你难辞其咎。”夏一达愤怒的说道。

“嘿嘿,他们说的我女朋友到底把谁的裤衩撕烂了,你的还是我的?”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你的,胸口还被挠烂了!哎呀,你怎么还有心思研究这些没用的,你要处理不了,我就找孙县长去!”夏一达气哼哼的就往外走。

“小夏,别走,别走!你看你平日这么聪明,这会儿反倒糊涂了。这是别人的诡计,试图分裂我们的关系。如果咱们乱了阵脚,才恰恰中了他们的计策。”王宝玉虽然也很生气,但还是冷静的分析道。

“马丰凯又给我来电话了,还说让我回去,说我不适合在这里继续工作下去。”夏一达道。

“你是怎么说的?”王宝玉平静的问道。

“我还能怎么说,当然是不回去!我跟他说,不行他就把我这个秘书给辞了。”夏一达道。

王宝玉竖起大拇指,赞道:“牛叉啊!患难见真情,小夏,关键的时候还是你最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