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58 快没味了

1158 快没味了

在会场上公然议论一个干部的去留问题,还是大家头一次见到,刘树才终于醒了过来,一听说费腾和王宝玉正在争论他的去留问题,急得又站了起来,苦着脸哀求道:“费书记,王局长,我知道错了,你们就别跟我计较了.”

刘树才所表现出的智商,确实低到了一定程度,怎么说也是政府官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苦苦哀求,实在难以想象。可是刘树才脑子里没有别的,丢官罢爵没啥好怕的,他想到的是,一旦自己的官没了,再想看见夏一达,怕就不容易了,更何况,他兜里的夏一达护垫,已经闻得都快没味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成什么样子。”副县长许林峰终于忍无可忍,啪啪拍着桌子道。

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王宝玉和费腾都将脸转向了另外一侧,表示对彼此的不屑。

“许副县长,那我……”刘树才不放心的又看了眼许林峰,希望他表格态度。

“没你什么事儿!坐下开会!”许林峰不耐烦的对刘树才说道,他才没有心思处理刘树才呢,反而对费腾的发言并不满意。当然是因为费腾没有直指王宝玉,本来这次会议就是冲着王宝玉来的,结果现在突然跳出来刘树才,转移了大家的视线,反倒是好像刘树才在搞绯闻。?”“

许林峰拿过麦克风,同时从档案袋里拿出了一封举报信,举在手里,大声的说道:“诸位,这是一封实名举报信,有人举报我们教育局里有人搞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作为主管领导部门,我们不能对此置之不理。”

王宝玉顿时一愣,不用说肯定是针对着自己来的。居然还有人实名举报自己,看起来许林峰是有备而来,他娘的,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实名举报?搞不好就是许林峰和费腾编出来的,倒是要看看,这份实名举报信,到底能举报什么?

费腾先是面露疑惑,大概也不知道还有举报信,继而面露狂喜,刚才自己不敢明点王宝玉,还是不因为那些都是没有根据的事儿,这回不同,有举报信,哈哈,王宝玉肯定要栽了。

“我就是直接说明白了,这封举报信举报的就是王宝玉局长,信上说,王局长跟夏秘书关系不正常,有一天还在一起住了。”许林峰不客气的说道。

夏一达气得脸色通红,她终于忍不住嚷嚷道:“许副县长,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别说我跟王局长是正常关系,就算是有那些关系,也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夏秘书,话不是这么说的,如果仅凭正常的男女关系,你能当上基金会的理事长吗?咱们县政府这么多号人,你刚分配工作不久,怎么就担当了如此重任?什么叫以权谋私,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大家心里都有数,只是嘴上不说而已。”许林峰也不客气的说道。

“说不满意的,请他直接说!基金会是公益性组织,我虽然担任理事长,可是没花教育局一分钱,连工资都不是这里发的,反倒是本人替教育系统,拉了几百万的扶贫资金。难道说王局长用我还错了,如果这也是以权谋私,我就是不知道,还是什么是公。”夏一达立刻出言反击。

“夏秘书,你是为教育系统做出了贡献,但不要因为有了点成绩就忘乎所以,一直把它挂在嘴边。你年轻不懂官场,或许是被人骗了也有可能。”许林峰话题一转,暗指夏一达是被王宝玉忽悠了。

“那您的意思就是我让孟书记给骗了?这可是他分配给我的任务,我只有服从的份,可没有权利选择部门!”夏一达关键时刻搬出了孟海潮,让会议气氛顿时凝滞。

会议开到了如此激烈争吵的程度,也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本着明哲保身的原则,大家只好都不说话,低着头,在记事本上乱花着。

“小夏,你不要意气用事,孟书记是希望让你深入工作,得到更多的历练,如果他看到了今天的场面,肯定也不会坚持当初的立场。”许林峰反驳道。

夏一达气哼哼的刚要再跟许林峰辩论一番,王宝玉却突然插嘴道:“许副县长做事认真的态度我很佩服,既然是举报我,那就请您宣读一下举报信的内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说罢,王宝玉一阵冷笑,他娘的,如果你许林峰刻意陷害老子,老子豁出去这个官不当了,也一定要整死你。自从冯春玲走了之后,王宝玉的心情变得有些极端,动不动就一个人生闷气,今天他已经是忍了再忍,再不发作出来,就要被憋死了。

“即使然是举报信,那就要保护被举报人的安全,在这里不方便宣读。”许林峰断然拒绝。

“你不念我怎么知道是举报我呢?不会是无中生有吧!”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对,有问题当面解决,藏着掖着算什么啊!”夏一达也大声喊道。

“王宝玉,夏一达,注意点!你们胆子太大了,敢这么跟领导说话。”费腾狗仗人势的帮腔道。

“滚犊子,要是闲着没事儿,自己掏裤裆去。”王宝玉怒骂道。

立刻有人偷笑起来,费腾气得满脸通红,刚要发作,却被许林峰给拦住了。他冷笑道:“王局长,别以为我不敢念这封举报信,我并不只是想给你留面子。小夏是个女孩,还没有婚配,太过宣扬对她影响也不好。”

“什么好不好的,我未婚她未嫁,实在抹不开面我就把她娶了!”王宝玉一语惊人,大家都恨不得鼓掌叫好,但没人敢这么做。

“就是,你们管得着嘛!”夏一达愤愤的说道。

“真是不知廉耻!现在的年轻人都要翻天了!”费腾叹息道。

“咱们现在是开放的社会,适婚青年自由恋爱,当然可以步入婚姻殿堂,自然也不用考虑是否在同一个系统工作。按理说,你们的感情问题我们都没有参与的权利,但事实上是此事已经损害了某些人的合法权益,对他人造成很大的伤害,是一种没有社会公德的行为。”许林峰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