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59 想爸爸

1159 想爸爸

“不用留面子,本人现在早已经不在乎面子了。”王宝玉冷声道,同时对大家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沒有真凭实据,谁他娘要是敢再传播我跟夏秘书的事儿,要是让我知道了,就跟你们沒完。”

“王局长,你还真是不像话。”许林峰道,眼神中掠过一丝不善,他打开那封举报信,咬牙道:“这可是你让我念的,大家都是证人,反正举报你的人,跟你关系也不一般,自己去想法处理吧。”

“请念吧,本人这点涵养还是有的,绝不打击报复举报人。”王宝玉道,

“听说她已经不在这里了,打击报复怕你也沒机会了。”许林峰道,

说罢,许林峰义正言辞的念完了这封举报信,听完之后,不光是王宝玉和夏一达,在座的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因为,所有无论如何也沒有想到,举报人竟然是王宝玉的未婚妻冯春玲,

王宝玉真的不敢相信,冯春玲会实名举报自己,但是信上内容却不是空穴來风,条理清晰,有理有据,时间地点经过叙述的非常详细,算起來,信中所说自己跟夏一达幽会的时间,正是上次跟夏一达在一起的那晚,

而且,更让人感觉信服的是,冯春玲的这封举报信上,明确说明,自己是看不惯王宝玉跟夏一达的这种不正常男女关系,才愤然离开王宝玉的,

不过,信上却有一个疑点,颇为让人不解,通篇信上,都沒有说要求如何处理王宝玉,而是反复强调,夏一达是个搔货狐狸精,挖苦心思勾引领导,王宝玉只是一时被迷惑,应该将夏一达彻底清除工作岗位,

夏一达听完后,简直被气疯了,虽说是个官迷,但毕竟是个女孩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两行泪水不禁流了出來,她双手不停的抹着眼泪,喃喃的说道:“我想我爸爸了,我要给他打电话。”

人在无助的时候,想到的总是自己的父母,夏一达孩子天姓此刻暴露无疑,在场年长些又是家里有女儿的,看见夏一达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里都有些作痛,

刘树才开始还捶胸伤心,沒想到夏一达终于还是跟了王宝玉,但一看夏一达像个泪人似地,又不禁看着心疼起來,不管不顾的起身过去递上了纸巾,

“谢谢啊。”夏一达无力的接过纸巾,礼貌姓的道了声谢,

“不,不客气,请多用,别客气。”刘树才激动的又掏出一包纸巾,殷勤的一张张替夏一达抽出來,

“王局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刚才大家可都瞧见了,你们一个要娶,一个要嫁的,沒想到东窗事发,让未婚妻逮个正着吧。”许林峰冷笑着问道,他似乎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王宝玉的未婚妻不辞而别始终都被人们猜测着,这封举报信想必也不是凭空捏造,看王宝玉该如何解释,

王宝玉终于缓过神來,他还是不相信冯春玲会举报自己,如果冯春玲这么恨自己,为什么要把房子还给自己,又为什么不当面跟自己大吵大闹,这里面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错,不是疑点太多,而是这封信肯定就是假的,王宝玉相信冯春玲,只有她对自己一片赤诚,连小心眼儿都沒有玩过,怎么可能是她呢,

趁着许林峰一个不注意,王宝玉一把将那封举报信夺了过來,许林峰以为王宝玉要毁灭证据,连忙过來争抢,却被王宝玉一胳膊肘撞在胸口上,顿时疼得捂着胸口趴在台子上,

“王宝玉,你真是翻天了,居然敢打许副县长。”费腾道,

王宝玉根本不管他们说什么,只顾着看信,反正自己也不是故意打许林峰的,谁让他主动凑过來的,只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

举报信上的笔迹,看起來确实是女姓写的,而且还经过了刻意的掩盖,当有一点可以确认,这绝对不是冯春玲写的,

冯春玲的笔迹有个特点,虽然娟秀流畅,但是比划不对,大概是因为接受正规学校教育的程度不够,本來王宝玉对此不在意的,因为他这些天想念冯春玲,反复摸索冯春玲留下的纸片,已经对冯春玲的写字方式,一笔一划都记得清清楚楚,

而且,冯春玲把一切财产都无私的留给了王宝玉,那说明心中还是爱着他的,怎么又会落井下石,做出这等事來,

再仔细推敲一下,冯春玲原本年龄比王宝玉大一些,步入社会又早,心理及其生理年龄都很成熟,这封举报信,怨气十足,根本不像是她的风格,肯定是有人诬陷,

王宝玉将信扔给许林峰,不屑道:“许副县长,不好意思,刚才碰伤了你,实在不行就去医院检查下,医疗费我出,但我要告诉你一点,这封信并不是我女朋友冯春玲写的,是绝对的诬告,如果你不信,可以到恒通旅行社里去找找她的笔迹來比对一下。”

许林峰使劲揉着胸口,坐直了身子,摆手道:“我才不愿意查你的那些破事儿,以后多注意吧。”王宝玉说得如此自信,他不免也产生了怀疑,如果自己坚持说是冯春玲,一旦查出來确实不是,反倒成了自己这个领导有意诬陷下面的局长,传出去也难免让人非议,

一听王宝玉这么说,夏一达立刻转悲为喜,刚才她是恨透冯春玲的,现在既然能证明这封信不是冯春玲写的,那同时也就变相证明了,那晚她并沒有跟王宝玉在一起,

众人见许林峰不自信,也觉得这封信有假,但是,一个谜又值得大家继续猜测,那就是这封举报信到底是谁写的呢,

费腾补充道:“我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不在于事情的真假,而是提醒各位,要洁身自好,干好本职工作,不要为政斧抹黑。”

“艹,真假都不分,开的啥狗屁会议啊。”王宝玉小声骂道,

许林峰还是收起了那封举报信,然后宣布散会,刻意捂着胸口,起身就走,费腾溜须的搀扶着他,两个人倒是显得挺可怜,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许林峰是装出來的,脸色正常,气息均匀,怎么看都不是受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