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60 恨之切

1160 恨之切

王宝玉也不在意,料想许林峰还不至于用自身挨打的事情做文章,自己只是无意拐了他一胳膊肘,那么多人都看着呢!

大家纷纷默不作声的往外走,要议论也得等到人少的时候,尤其不能当着王宝玉的面。只有刘树才满脸带笑的走上前來,拍着胸脯对王宝玉道:“王局长,我始终觉得您是一个正直磊落的人,那些诬陷你的人都该抓起來法办。”

对于刘树才这么激动,王宝玉有点费解,只能归纳于因为夏一达。这年头,能有个支持自己的人不容易,王宝玉装着随和的说道:“小刘啊!这回你明白了吧,小夏是个好女孩,不是什么事儿都跟着别人起哄。”

“这点我从來都不怀疑。”

“我看你刚才是动摇了,这点瞒不了我。”

“领导批评的对,我不该怀疑小夏。其实小夏在我心中永远是圣洁的,我不想她圣洁的光芒被人玷污才那么生气的。”刘树才道,还回头看,正好夏一达走过旁边,一听他这句话,不屑的随口说道:“切,这么夸人可真俗气,恶心。”

刘树才非但沒有生气,反而很开心的说道:“嘻嘻!小夏,我不太会说话,你多担待。”

“嗯。”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支持自己的同盟?夏一达鼻子还是客套的哼了一声,由于路窄,穿过的时候,肩膀无意碰了一下刘树才的胳膊,就这一下,刘树才瞪大眼睛立在当场,一股巨大的幸福冲击着他的胸腔,整个人几乎就要晕倒了。

王宝玉叫了他一声,刘树才也沒有听到,痴呆症又犯了。刘树才晃悠了好几下才回过神來,抬起胳膊下意识的放到鼻子下闻了闻,然后花痴般的用手哆哆嗦嗦的摸了又摸。

王宝玉对他这个动作极为鄙视,摇了摇头,转身就走。现在的年轻人是最有个性的一代,他们才不会因为一场闹剧,就非得要为了别人的眼光保持距离,王宝玉很快就追上了夏一达,两个人各怀心事的默默走着路。

“那封信到底是谁写的?”

“谁写的那封信?”

两人心有灵犀一般,同时问道。但也互视下摇了摇头,各自走开了。

回到办公室里,王宝玉反复琢磨,自己的仇家很多,多到了数不过來,有人企图抹黑报复自己,倒是正常。但这封信不同,明显是针对夏一达去的,是谁对夏一达有这么大的仇恨?

夏一达年轻漂亮,工作能力很强,很得领导和同事的欢心,当然同性排除,因此,如此诋毁她的恐怕也同样是个女孩。渐渐的,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程雪曼!自从程雪曼见了夏一达之后,就对夏一达一点儿好印象也沒有,两个人吵吵闹闹几乎全局皆知。

但王宝玉实在不愿意怀疑程雪曼,这不光是源于他对程雪曼有一定的感情,还有一点,那就是他不相信程雪曼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正是简单纯净,阳光灿烂的时候,怎能做出这种事儿來?

想曹操曹操就到,程雪曼一脸紧张的敲门进來了。一进屋,程雪曼就关切的问道:“宝玉,我听大家议论他们在会场上难为你,你沒事儿吧?”

“我沒事儿,有人想诬陷我和夏一达的关系,现在澄清了。”王宝玉平静的说道。

“宝玉,我相信你跟花蝴蝶沒有那层关系,她根本配不上你。”程雪曼道。

“雪曼,为啥这么想?”王宝玉看似无意的问道。

“她满脑子都是工作成绩,一点都不像个女人,这种人将來肯定是不会过日子,根本就照顾不好你。”程雪曼说得倒是蛮有道理的。

“我有手有脚,干嘛需要别人照顾啊?而且我也沒有说要和她一起过日子啊?”王宝玉道,程雪曼句句针对夏一达,让他听了心里不爽。

程雪曼当然听出來王宝玉的不高兴,她话锋一转,神秘的说道:“宝玉,我觉得诬陷你的事儿,很可能是刘科长干的。”

“他那么迷恋夏一达,又怎么会给夏一达抹黑呢?”王宝玉不信程雪曼的话,反问道。

“正因为迷恋,才不甘心夏一达整天围着你转啊。”

“夏一达以前是我的秘书,经常出现在我身边很正常。”王宝玉铁青着脸说道。

“可是对于刘树才可能就不这么想了,他肯定是把你当成自己的情敌了。”程雪曼小声说道。

“刘科长对我还算客气,而且举报信里也该把我骂个狗血淋头,怎么可能字字句句都针对夏一达呢?”王宝玉盯着程雪曼问道。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这男人要是稀罕女人,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是真翻了脸,那就什么情谊也沒有了。你知道,有一次他无意透露过,他知道夏一达住在哪里。”程雪曼道。

“这也不表示他就是写诽谤信的人。”

“可是不能不说他有这个嫌疑。”

“好了,雪曼,你去忙吧!我想静一会儿。”王宝玉只觉得头很疼。

“宝玉,不能轻易的相信人,刘树才他就是脑子有病的人。”程雪曼继续说道。

王宝玉叹了口气,沒说话,程雪曼感觉无趣,只好随便安慰了两句,然后讪讪的走了。

闷闷的抽了几支烟,王宝玉还是无法确认这件事儿到底是谁干的,听程雪曼说话的意思,倒也不像是她,但王宝玉更不相信是刘树才。会议期间,刘树才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不像是装出來的。

一时间也找不出头绪來,王宝玉只能劝慰自己,算了,不能再想这些了,反正也沒掀起什么大浪,是非曲直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

既然有人关注到自己跟夏一达的关系,以后跟夏一达在一起玩的时候,就要小心谨慎了,如果再搞出一张照片什么的,到时候假的也会被别人当成真的。

王宝玉正这么打算着,夏一达却进來了,看着美女的眼睛刚才哭得有些红肿,王宝玉还真觉得有些心疼,毕竟夏一达是跟自己沾了光,才蒙受不白之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