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62 停办幼儿园

1162 停办幼儿园

对于吴丽婉这个人物,王宝玉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万一吴丽婉四处宣扬跟自己有关系,怕是又将对自己未来的发展,蒙上一层解释不清的阴影。

人性就是如此的丑恶,危急的时候人们第一时刻总想逃避责任。某些时候,王宝玉甚至希望,吴丽婉要是有一天真的横尸街头,或者失足落水淹死了,自己倒是能放下一桩担忧。

“王宝玉,再坚持一段时间,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孟耀辉道。

“是你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吧!”

“我们是兄弟,有好事儿指定不会忘了你的。”孟耀辉得意洋洋的走了。

没过几天,副县长许林峰居然主动看望了夏一达,并且向她道歉。这倒是个稀罕事,不过,还是有消息传了出来,因为上次会议的事情,孙大成将许林峰一顿臭骂,说那么多的正事儿不管,偏要管这些个人生活的问题,还郑重其事的要求许林峰,跟党委秘书夏一达道歉。

孙大成跟王宝玉关系转暖是有征兆的,但也不至于跟许林峰翻脸,因为他跟许林峰的交情明显要比王宝玉深多了。后来王宝玉从万芳草那里得到了答案,原来是孟海潮亲自打电话给孙大成,对于许林峰的做法很不高兴,说这种行为,根本不符合一个政府官员应有的形象,分明就是搞私人恩怨,必须加以制止。?”“

孙大成也听说了孟海潮有可能升职的消息,当然不敢得罪这个昔日的伙伴,便把许林峰给骂了。

王宝玉一头雾水,夏一达作为一个秘书,怎么就惊动了市里的大领导?或许是孟海潮念着旧情?但也没见孟海潮安慰自己一句啊。

要不就是孟耀辉跟他叔叔提及了此事,不过那小子和夏一达好像仇家似的,两人见面不是唇枪舌战就是白眼珠子对对碰,孟耀辉才不会替她说话呢。

又过了一段时间,冯春玲再无任何消息,吴丽婉依旧没有踪迹。工作步入正轨,王宝玉精神头倒是彻底恢复了过来,又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日子依旧美好!

但是,这仅仅是表面现象,都说男人铁石心肠,却不知男人的心也是肉长成的,王宝玉更是如此。他把对冯春玲的思念深深藏在了心底,他隐约的觉得,冯春玲的出走,还真有可能跟自己和夏一达在一起有关系。

为此,王宝玉还恭恭敬敬的算了一卦,想让上天告诉自己,冯春玲到底去了哪里。又是《天山遁》之卦,卦上显示,冯春玲已经去了一个极远的地方,而且,两人怕是永远也不会有结果了。

这个结果虽然是预料之中,可还是让王宝玉心中颇为沮丧,时常在暗夜里一阵阵叹息。王宝玉也有些想替自己占卜一下未来,但每次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都放弃了。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想要什么结果。

因为冯春玲走了,程雪曼几次约王宝玉出去玩,都被他婉言拒绝,实在没这个心情。夏一达自然也是保持着距离,大概心情不好,脸上也少有个笑模样。

工作不能耽误,关于贫困生如何申请助学贷款的事情,王宝玉还是打起精神,召集了一批校长来开会共同商议,经过了一天的讨论,总算是初步达成一致,设立了申请助学贷款的标准,当然这个标准并不是银行的标准,而是教育扶贫基金会的担保标准。

就在新学期开学的头一天,助学贷款的事情,就在各学校引起了巨大轰动,贫困生们终于看到了继续学业的希望,学习上也格外的勤奋,因为申请助学贷款担保的标准之一,就是学习成绩必须是优等生。

就在一切都向着好地方发展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有人再次举报了王宝玉,虽然是匿名举报,但是证据确凿,事实清楚,没有任何疑点。

许林峰又一次来到教育局召开了会议,他这一次是信心满满,开头就是劈头盖脸的将王宝玉一顿训,训得王宝玉哑口无言,因为这一次确实让人抓到把柄了。

这次举报的内容就是,王宝玉利用职务之便,让家人开办了没有执照的幼儿园,就是美凤幼儿园。

王宝玉心里不服,却又说不出什么来,美凤幼儿园都有几年的历史了,最早开办的时候,自己还只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可是他确实忽略了这件事儿,作为开办幼儿园,应该有更加严格的教学标准,虽然这只是一个村里的幼儿园。

“许副县长,我有必要替自己和家人解释几句。当初是木耳种植的关键时候,很多村民反映孩子没人管,幼儿园是在这个背景下建起来的,而且收费很低。当初每月仅收取五元的基本费用,现在也不过二三十块钱。”王宝玉解释道。

“王局长,慈善不是咱们现在讨论的主题,幼儿园没有任何资质,在教学以及卫生乃至学生安全方面都存在很大的隐患。这个你总该考虑到了吧?”许林峰振振有词。

王宝玉半天才吭哧着点点头,农村能有啥教学水平,美凤文化都不高,还能把孩子教成神童?

“王局长,组织上希望你能妥善处理这件事儿,三天内必须给上级一个交代。”许林峰道。

“许副县长,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袒护自己的家人,这件事儿确实怪我想的不够周全。”王宝玉难得低下了倔强的头颅。

“想得不周全是假,想暗中袒护却是真的,你那个干姐姐,连个文化都没有,居然还敢办幼儿园。”费腾不屑道。

“费书记,您这么说话就不对了,我姐办这个幼儿园,收费低廉,完全是一种服务性质的,要说袒护,那也应该有利可图才对吧!农村条件有限,不可能拿着城里的标准和它比,凡事总有个进步的过程。”王宝玉辩解道。

“谁知道你们暗中赚了多少钱,对了,管理费交了吗?”费腾不依不饶的问道。

“你是不是有病啊,一个乡村幼儿园,几十个孩子,前段添置了些娱乐设备,目前还是我们家里往里面搭钱呢!”王宝玉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