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63 生不建祠

1163 生不建祠

“都少说几句吧!王局长,幼儿园事关孩子,这件事儿不能小视,尽管可能出发点是好的,但一旦出了事故,那责任可是你担不起的。”许林峰皱眉道,话里话外还是偏袒费腾更多一些。

王宝玉气哼哼的不说话了,许林峰说的有道理。但有隔夜粮,不做孩子王,现在的孩子都是家里的宝贝疙瘩,伤了碰了都不行,自己其实也不是太主张办幼儿园的,只不过是给钱美凤一个事做,省的在家憋闷。

许林峰又说道:“除了幼儿园,我觉得还有一件事儿更为严重,这简直就是我们教育系统的耻辱。”

“不是有针对我的吧?我都成了被举报专业户了!”王宝玉看着许林峰直视自己的眼神,心中大呼不妙。

“王局长,你不要有抵触情绪,还是多多检讨下自己吧!”许林峰冷声道。

“又怎么了?”王宝玉惊讶的问道,看來这个举报人,对自己的一切是了如指掌啊!指不定就是自己的仇敌下了功夫下去调查的,目的就是为了抓自己的小辫子,给自己使绊子。

“哼!举报人反映,东风村小学,在校门口立了一尊雕像,雕像的主人公正是我们了不起的王局长啊!”许林峰鼻子里哼了一声,极为鄙夷的说道。

“啊!竟然还有这种事儿。我确实不知道。”王宝玉脑子里嗡的一声就大了,红头涨脸的解释道。

“不是有生不建祠的说法吗?王局长不怕忌讳,还真是胆正啊。”费腾冷笑道。

“又不是我让他们建的!”王宝玉心中叫苦,这又是哪出啊?

“不管你知不知道,这种沽名钓誉试图流芳千古的做法,迟早会被老百姓所唾骂,终将遗臭万年。”许林峰说话中带着极大的藐视。

“许副县长,你对我有成见,也不至于说话这么恶毒吧!”王宝玉被说得怒从心气,再也压不住火了。

“嫌我说话恶毒,也要先端正自己的行为,一个上任不到一年的局长,就为自己树碑立传,丢不丢人啊!”许林峰毫不客气的说道。

“操!这件事儿老子根本不知情,你们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娘的,大不了老子不干了。”王宝玉头脑发热,又來了臭脾气,出言越发的不逊。

“满嘴脏话,就凭你今天的举动,我还真要向上级反映,先将你这个局长拿下。”许林峰出言威胁道。

“我满嘴脏话,总比贩毒逃逸要强的多,您还是管好你家的公子吧!”王宝玉说完,拂袖而去,将这次会议终究搞了个不欢而散。

许林峰气得差点背过气去,铁青着脸就走,费腾过來拉他,被他一下子甩开,搞的费腾灰头土脸,一脸难堪。

王宝玉气鼓鼓的回到办公室里,立刻打电话给东风村的支书马顺喜,上來就是一通臭骂,奶奶老娘的不绝于口,骂得马顺喜哭丧着脸哀求道:“王局长,您就别骂了,这件事儿我知道,原本是想等你回來给你个惊喜的,沒想到却搞砸了,我该死。”

“老马,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出了问題?你这么做,分明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他娘的,老子从來也沒跟你记过仇啊!”王宝玉依然不依不饶的说道。

“王局长,我老马可是只记得你的好。”马顺喜带着哭腔,慌忙解释,又说:“这事儿也不能怪我,前段时间村里來了一个教育局的干部,前來东风村调研。我们不敢怠慢,好吃好喝的招待,我们对他说的可都是您的丰功伟绩啊!后來他又走访了不少老百姓,大家对你也是爱戴的很,他很受感动,最后建议我这么做的。咱们村里经济紧张,原本是想用铜的,结果这两年铜价涨的厉害,最后还是找石匠用石头雕刻了一个。”

王宝玉一愣,连忙问道:“你先别絮叨,刚才说的那个干部叫什么名字?”

“展昭!”

“什么,展昭?还白毛鼠呢!”王宝玉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是假的,不禁又骂道:“老马,你这不是傻逼了吗,教育系统里从來就沒有这个人。”

“那要不要报案,说他行骗。”马顺喜问道。

“算了吧!肯定找不到人了。你快吩咐人,把我给砸了。”王宝玉道。

“我怎么敢打你呢!”马顺喜沒听明白,怯怯的问道。

“反应这么慢呢!快去把我的雕像给砸了,如果学校内还有我的什么照片画像一类的,统统销毁。”王宝玉急眼道。

“好!我马上就去办。”马顺喜诚惶诚恐的答应道。

放下电话,王宝玉感到挺窝囊,这分明就是有人刻意的陷害自己,看样子,这帮狗日的,不把自己搞下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宝玉努力平静着心情,过了好一阵子才打给钱美凤,要知道,幼儿园是美凤的精神寄托,现在却不得不因为自己,要关门停业了。这傻大姐认死理,得好好做做她的思想工作才行。

“美凤,最近怎么样啊?”王宝玉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挺好的!爹出去遛弯了,娘在邻居家。”钱美凤沒好气的说道。

“我不找他们,就是想和你说几句话。”王宝玉嘿嘿笑着。

“嘻嘻!终于想起我來了。”电话那头传來钱美凤的笑声,她接着说道:“最近有时间回家看看吧,爹娘都念叨着你呢!”

“嗯,最近工作忙,等有了时间我一定回去。”王宝玉道,确实有些想家了,官场上的勾心斗角让人觉得很累,只有家里,才是无忧无虑的港湾。

“多多,快來叫舅舅!”美凤喊道,一阵小脚步声传來,王宝玉只觉得心竟然猛烈跳动起來,竟然想孩子了。

“舅舅!”多多甜甜的喊道。

“说想舅舅!”

“想,舅舅!”

王宝玉心里一阵温暖,他有时候也会想念多多,总觉得多多就是自己的家里人,而不是杨纬的女儿。

“多多,等舅舅回去给你买糖吃啊!”王宝玉笑着说道。

“别买糖,吃糖多了对孩子不好。”钱美凤拿起话筒强调道,“倒是可以给多多买些衣服,多多长得快,衣服都小了。”

王宝玉含糊的答应了一声,终于认真的说道:“美凤,把幼儿园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