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67 得啥病

1167 得啥病

“你不是局长吗?谁还敢跟你过不去啊?咱村都没人敢惹马顺喜和张时趣。”钱美凤不明白的问道。

“哎呀!你烦不烦啊!总之一条,不符合要求,幼儿园就是不能开。”王宝玉道。

“为什么别人能开,我就不能开。”

“就是不能开。”

“那么多条件不好的都能开!”

“操,又转回来了。”王宝玉真的很头疼,钱美凤是个死脑筋,自己宁愿加班一年也不愿意和她废话一天。

在一旁玩耍的多多,一听王宝玉跟钱美凤吵了起来,小脸一阵紧张,咧着嘴又要哭,马晓丽母性大发,几步过去抱起多多,拿出兜里的一块巧克力糖哄着,皱眉道:“别当着孩子的面吵架。”

王宝玉和钱美凤都闭了嘴,钱美凤过去接过多多,轻轻拍了几下,小家伙才恢复了平静,又咧嘴笑了起来。

“王局长,如果没有别的事儿,我先回去了。”马晓丽道。?”“

“嗯,有事儿我再找你。”王宝玉随口应了一声。

就在马晓丽出去之后不久,一个人推门进来了,立刻引起了一场更大的风波。来的人正是程雪曼,她一看到屋子里的钱美凤和多多,顿时愣住了。

钱美凤一看见程雪曼,也是一愣,她们当然彼此认识,只是上次在柳河镇农业办见过一面后,就再也没碰见过。

“姐,你来了。”程雪曼反应倒是快,连忙甜声的喊道,还想伸手去抱钱多多。

钱美凤对程雪曼是一点儿好印象都没有,甚至还满怀恨意,她皱眉躲开程雪曼,抱着多多往后站了站,搞得程雪曼挺尴尬,她继续逗多多:“小朋友,让阿姨抱抱好不好。”

无奈多多也不给面子,居然笑嘻嘻的摇摇头,转身抱住了钱美凤的脖子不松手,好一会儿才回头,看见程雪曼正看着她,又笑嘻嘻的转了回去。

钱美凤不善的问道:“你不是宝玉的同学吗?到这里来干嘛?”

“美凤姐,雪曼现在是教育扶贫基金会的通联部部长。”王宝玉解释道,一看两个人这幅样子,不禁觉得头大,他还真是忽略了程雪曼在这里的事儿,要是早想起来,说啥也不能让钱美凤来。

“行啊!到底还是弄到身边来了,怪不得连家都不愿意回呢!”钱美凤道。

“别胡说八道,雪曼是通过正常手续进来的。”王宝玉违心的解释道。

“你们教育局都是吃闲饭的,正常的缺手续,不正常的手续倒是全!”钱美凤冷声道。

“美凤,你啥意思?人家又没招你惹你!”王宝玉实在看不下去了。

“宝玉,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出去了,美凤姐,在这里多住几天。”程雪曼说道。

“走吧!以后进来记得敲门。”王宝玉不悦道,程雪曼称呼自己宝玉,分明就是向钱美凤示威,做的也挺过分。男人可以被当成傻子,但不代表他们就是傻子!

“好。”程雪曼小脸一红,低头出去了。

“都跟你关系不浅啊,嘻嘻哈哈的都可以开玩笑。你是不是又跟这个女同学好上了?”钱美凤横眉立目的问道。

王宝玉对于钱美凤这种态度很不满意,嚷嚷道:“我跟谁好是我的事儿,你管这么多干什么?看好孩子就是了。”

“你跟春玲好我就没拦着,起码春玲也是我的姐妹,好歹跟我好过一场。刚才那个姑娘也挺好,心里多透亮!反正我不同意你和这个狐狸精好!你让人家春玲心里咋想啊?”钱美凤不依不饶的说道。

提到冯春玲,王宝玉心里一阵难受,他不禁吼道:“别提冯春玲,她已经不在了。”

钱美凤表情一滞,眼中立刻涌出了泪水,焦急的问道:“啥时候的事儿?得的啥病啊?”

“乌鸦嘴!我的意思是她走了,离开了!你看你憨眼瞪着,春玲好好的,但是不在县里待着了。”王宝玉鄙夷的看了钱美凤一眼。

“哦,吓我一跳,你说清楚啊!啥时候回来啊?”钱美凤随即抹干了泪水。

“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我本来是想跟她结婚了,可是她跑了。”王宝玉颓唐的说道。

“唉!一听我就明白咋回事儿。宝玉,不是我说你,你跟这个狐狸精在一起,谁能容得下,当年我也是咽不下这口气,才……”兔死狐悲,钱美凤同情冯春玲道。

“别瞎寻思,我跟程雪曼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她在这里上班,确实是工作需要。”王宝玉道。

“那你明天也安排我来上班吧!反正我的幼儿园也黄了。”钱美凤道。

“就你,斗大的字认不了一筐。”王宝玉鼻子里哼了一句,不屑道。

“王宝玉!”钱美凤羞恼的大喊了一声,忿忿道:“你现在当上局长,看不起我了,想想你当年,全村的人,谁认为你能配得上我?”

“当年咋了,当年我就不喜欢你,是你总缠着我。”王宝玉口无遮拦的说道。

“你?”钱美凤气得说不出话来话,好半天才哆哆嗦嗦的说道:“你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你要看不上我,干嘛同意?”

“谁知道以后能走出大山啊!当我乐意!”王宝玉翻着白眼说道。

钱美凤哇的一声哭了,多多也跟着又哭了起来,这下王宝玉懵了,这是教育局办公室,钱美凤母女这样哭闹,让人听到了,不免又要多想。

“美凤,别哭了。是我不好,我是瞎说的。”

“多多不哭,舅舅不跟你妈妈吵架了。”

“美凤,你看你,这么大了,还爱哭。”

“多多,宝贝,舅舅抱抱。哎呦,小可怜,一天哭了好几次。”

王宝玉好言相劝,虽然缓和了钱美凤的情绪,哭声停了,但眼泪还是一串串的往下掉。多多玩了一天累了,长长睫毛上挂着泪珠就睡着了,不时梦中抽泣一下,王宝玉恨不得使劲抽自己两巴掌。

正在王宝玉手足无措的时候,对面办公室的马晓丽听到了动静,推门进来了。

“钱园长,别哭了,王局长也确实有困难,否则你是他姐,他怎么会不帮你呢!”马晓丽不知道后来程雪曼进来的事情,还以为因为幼儿园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