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68 她追他

1168 她追他

“马主任,你说他是不是没良心啊!”钱美凤道。

“是没良心。”马晓丽冲着王宝玉挤了挤眼睛,连拉带哄的将钱美凤母女领进了她的办公室。

唉!真烦,王宝玉叹了口气,不明白怎么就搞出这么多女人的事事非非,还是女人本来就是事儿多。

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王宝玉过去叫上钱美凤回家,此时的钱美凤正在跟马晓丽聊起很开心,甚至连彼此的称呼都换了。王宝玉佩服马晓丽,瞧人家这素质,懂得为人处事,更懂得替领导分忧解难。

“晓丽姐,我走了啊!”钱美凤亲昵的称呼道。

“阿姨!”钱多多和嘴甜的喊道。

“美凤,多多,欢迎你们常来玩。”马晓丽笑道,还在多多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上车后,王宝玉见钱美凤的心情好了,不禁好奇的问道:“美凤,你们都聊些什么啊?”

“晓丽姐跟我说了你最近发生的事儿,还说你跟那个骚狐狸并没有那层关系,她是骚狐狸的后妈,这件事儿她坚决反对。”钱美凤得意的说道。?”“

“美凤,有点素质行不?当着孩子的面,一口一个骚狐狸的叫着。”王宝玉皱眉道。

“不叫她骚狐狸叫什么?”钱美凤不满的说道。

“人家有名有姓的。”王宝玉道。

“她姓程,那就叫她程妖精。程妖精,成妖精,哈哈,我看她还真是成了妖精。”钱美凤说得自己都笑了起来。

“人家程雪曼背后都没说过你什么坏话,这对她不公平。”王宝玉皱眉道。

“那是我还没到时候,不过她要是谁的坏话都没说过,我就认。”钱美凤倔强的说道。

王宝玉还真是懒得跟钱美凤说话,闷着声开车回家了。闷虽然闷,心里却不憋屈,钱美凤这点就好,不记仇,只要和好了,依旧很亲近。

对于钱美凤母女的到来,李可人自然表示热烈的欢迎,一进屋就抱起多多喊着“小宝贝”,多多也记得李可人,亲昵的贴在李可人的怀里,嘴里阿姨叫个不停,甚至连钱美凤都抱不下来,李可人心疼的连忙回厨房给多多蒸了一碗嫩嫩的鸡蛋膏。

多多长大了,对周围世界的好奇心也越来越大,尤其对李可人的画更是好奇,这里抠抠那里摸摸,李可人实在拉扯不开,只好把挂在王宝玉屋里的画收拾好,防止被多多当玩具扯烂。

由于屋子里多了个孩子,以往的沉闷被一扫而光,李可人又多做了两个菜,大家的围坐在桌子边上吃饭,还真让最近一直精神不振的王宝玉,找到了家的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李可人和钱美凤叽叽喳喳不停聊着东风村发生的事情,当谈到马顺喜画人体画的时候,两个人女人哈哈笑个不停,屋子内洋溢着一团喜气。

王宝玉还是显得不精神,最近一直这样,话题不知不觉的就聊到了冯春玲,两个女人态度一致,那就是王宝玉指定做了对不起冯春玲的事情,才让冯春玲愤然出去,责任完全在王宝玉。

“两位姐姐,我可是真打算跟冯春玲结婚的,你能说话能不能公平一些。”王宝玉皱眉道。

“你单位养着个狐狸精,不,是成妖精,换谁也受不了。”钱美凤翻着白眼道。

“小孩,谁啊?那个秘书吗?”李可人惊讶的问道,冯春玲出走果然还有内幕,真不知道这个要强的孩子心里委屈成啥样了。

“是她一个中学同学。”钱美凤脱口而出,接着补充道:“也是梦中情人,先是他追她,后来她追他!”

“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孩,赶紧把美凤说得这个女孩撵走,你也太不像话了。”李可人道。

“这不是你们说撵走就撵走的,人家可是正式聘进来的。”王宝玉道,他打心眼里不想撵走程雪曼,且不论感情,程雪曼毕竟在岗位上的工作成绩还是值得称道的。

“哼!你要是不撵走她,就说明你心里有鬼。”钱美凤道。

“就是,一个局长撵走个小兵,还用思前想后的。”李可人也附和道。

“算了,跟你们说不明白,总之,我工作上的安排,你们别瞎掺和。”王宝玉恼怒的放下筷子,自己进屋去了。

“瞧他这熊样,早晚吃大亏。”钱美凤嘟囔道。

“吃点亏也好,否则什么时候也长不大。”李可人重重一声叹息。

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不久之后,屋里又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我都生气了,也没个人进来哄哄!”王宝玉使劲砸了下床,探头看看外面,两个女人依旧谈的热乎,根本就是拿自己当空气。

“舅舅,抱!”随着蹬蹬的小脚步声,小多多来到床边,乌溜溜的黑眼珠看着王宝玉,亲昵的喊着。

王宝玉坐起身来,抱起多多,叹道:“多多,舅舅现在活得可真郁闷,要是像你活得这么简单就好了。”

多多靠在王宝玉的怀里,小手摸着王宝玉的胳膊,不说话,小小身体上传来的温暖和柔软,让王宝玉越发的心疼,他不由拍着小多多的后背自言自语道:“多多,舅舅一定让你享受最好的生活。”

多多依旧不说话,跟着进来的钱美凤听到王宝玉的话,心头一软,说道:“宝玉,但愿你说话算数,多多是个聪明的孩子,不应该在农村生活的。”

“我说话当然算数,既然杨纬不提孩子的事情,多多就是咱家的。咱们好好培养孩子!”王宝玉道。

“杨纬,那个男人我早就把他忘得干干净净了,多多更不记得,以后也不要在孩子面前提。”钱美凤道。

“舅舅!”多多轻轻喊了一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最后不情愿的闭上眼睛,在王宝玉的怀里甜甜的睡着了。

“唉!这孩子也怪了,就是跟你亲,虽然你挺不是玩意。”钱美凤叹息道。

“美凤,我怎么不是玩意了?这些年我不是始终对你不错吗?你怎么不懂得知足?”王宝玉有点恼,钱美凤说话总是带刺,让他听着不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