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69 又行了

1169 又行了

“算了,快把孩子放下,抱着睡不舒服。钱美凤说道。

王宝玉哦了一声,慢慢起身,笨手笨脚的抱着多多,小心的放在**,依旧动静大一些,多多忽的又睁开眼睛,美梦被打扰,皱着眉头,咧着小嘴要哭。

啪,巴掌落在屁股上的声音,钱美凤才不管王宝玉呲牙咧嘴的怒视,叉着腰指着孩子小声催促道:“快拍拍,醒了可就睡不着了!”

王宝玉撅着腚轻轻拍打着多多的小肚子,不多时,多多一转身,又甜甜睡着了,王宝玉坐在一旁,看着这个小精灵般的小丫头,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意。

钱美凤帮着李可人收拾完厨房后,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天,便都脱得只剩下小裤衩,开始了相互按摩。

王宝玉一出來,就看见钱美凤正站在地上,**低垂,在李可人的后背上按來按去,不禁皱眉道:“你说你们两个,当着我这个男人的面,也不知道避讳一下!”

“觉得看不下去,就自己回屋好了。”李可人说道,闭着眼睛,动也不动,很是享受。

“就是,大姐都知道你跟我曾经处过对象,那时候你怎么沒说不好意思呢。”钱美凤轻笑道。

“现在你不是我姐了吗,真是爹妈把你惯坏了。”王宝玉道。

“美凤说得对,小孩,不是大姐说你,不是告诉过你,要以艺术的眼光去看人体,那一些都是美的。”李可人道,钱美凤则得意的抬了下下巴,故意把胸甩动了下,王宝玉只觉下身一股热流,连忙打住了猥亵想法。

“反正你们都是有理,我去洗澡睡觉了。”王宝玉嘟囔了一句,去卫生间简单冲洗了一下,便郁闷的躺回了自己的小**。

按摩完之后,李可人回屋去了,钱美凤就只穿着小裤衩,來到王宝玉的小屋里,呵呵笑道:“宝玉,你看我现在的体型,是不是完全恢复做姑娘时的样子!”

“是,比那时候还好。”王宝玉眼皮都沒抬的说道。

“嘻嘻,我现在觉得,前面这两个东西更大了。”钱美凤托了托前胸,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快回去睡觉吧,一來就这么多事儿。”王宝玉翻了个身,不看钱美凤,总觉得钱美凤如此顺便,对自己有失尊重。

哼,钱美凤倒也不纠缠,转身就走了,王宝玉却有点生气,现在状况太混乱,以后女朋友要是撞见钱美凤这样,肯定又得闹翻天,哎,想这些也是多余,下面软趴趴了。

咦,王宝玉脑海一闪,激动的扑腾坐了起來,我想想,我想想,刚才在客厅,自己下面好像有很强烈的感觉,总之特别像正常男人。

王宝玉又开始振奋了,说不定就是钱美凤的刺激造成的,要不再试试,不好吧,自己干姐姐,切,又沒人知道。

王宝玉无耻的來到钱美凤的卧室,看见她正在套睡衣,穿上衣服怎么能行呢,王宝玉灵机一动,说道:“那套睡衣有人穿过了,沒洗!”

这招果然管用,钱美凤厌恶的扔到一边,说道:“肯定是那个妖精!”

“不是妖精,是弟弟我。”王宝玉试探的走过去,斜眼瞅了瞅,快速找了个理由,“美凤,我全身都难受,你随便给我捏两下行不行!”

行,钱美凤一口答应了,王宝玉还真觉得全身酸困,回到卧室便厚着脸皮趴好了,钱美凤坐在王宝玉的身上,掀开王宝玉的上衣,将柔软的手覆了上去。

真舒服,看样子美凤已经得到了李可人在按摩方面的真传,王宝玉闭着眼睛,无比享受,心情也好了起來。

“美凤,你还真行,按得真舒坦。”王宝玉赞道。

“那个成妖精沒这么伺候过你吧。”钱美凤问道。

“这功夫提她干个球,我实话告诉你,她早晚是要走的。”王宝玉道。

“你说得是真的。”钱美凤惊喜的问道。

“当然,人家是大学生,肯定不会甘心憋在这个小县城里。”王宝玉道,他这么说不只是应付钱美凤,他总觉得,像程雪曼这样的女孩子,如果到了更好的地方,或许还能有更大的发展。

“说不准为了你,她还不走了呢!”

“别瞎寻思了,她根本瞧不上我!”

“真的!”

“当然了,你还不了解我,肚子里根本沒几两墨水!”

“也是,个头不高,家境不好,品行也一般!”

“打住,打住,说这些扫兴啊!”

“嘻嘻,宝玉,翻过身來。”钱美凤嘻嘻笑道。

王宝玉翻过身來,钱美凤向后坐了坐,这时,王宝玉无意间睁开了眼睛,钱美凤那肥颤颤的胸脯立刻映入眼帘,尤其是从下面的角度望去,更是显得无比的硕大饱满。

全身的热流再次汇集,竟然沒有紊乱,而是急匆匆的向着下面冲去,在腹部聚集,原來越热,罪过,王宝玉默念了一句,连忙闭上眼睛,可是治病心切,微微睁开眼又偷看了几次。

放松,钱美凤感觉到王宝玉的蠕动,不悦的双手按在他胸前叮嘱道。

操,要晕了,王宝玉眼前却不由自主的想起曾经跟钱美凤在小窝棚里第一次时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自己是多么的年轻威武,充满了如火般的**,知道啥叫累啊。

突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美凤的手刚刚触到王宝玉腹部的时候,那股热流蓦然向着下面直冲而去。

王宝玉只觉得下面一阵火热,小弟弟竟然毫不征兆的抬起头來,而且,最终傲然挺立,雄姿英发,藐视一切,他整个人几乎都要窒息了。

钱美凤忽然感觉下面多了个东西,脸上一阵羞红,傻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宝玉难以抑制心中的狂喜,这一刻,他已经忘了自己身上还坐着钱美凤,不禁呵呵的笑了起來。

老子又行了,沒人再敢瞧不起老子了,王宝玉心中喊着,一时间手舞足蹈,钱美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王宝玉如此高兴,以为是自己诱惑了王宝玉,知道他平日最讨厌这样,犹豫了一下,翻身下來,红着脸说道:“早点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