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75 危机逼近

1175 危机逼近

命里无时莫强求,平淡是福等等,王宝玉絮絮叨叨的安慰了自己一天,才终于不再想昨晚名画被毁所产生的损失,要下班的时候,接到了杜合友的电话,却让他立刻警觉了起來,

“王局长,我暗地里找了素食小组的学生询问一番,发现了一个重要的情况。”杜合友压低声音道,

“怎么回事儿。”

“孙主任对于资深成员,好像让他们拜一个叫做无相的家伙,早先我也听说过,无相是个邪教头子。”杜合友道,

沒想到,无相这个狗日的,居然将他的黑手伸向了学生,王宝玉听到了心中气愤难平,质问道:“你这个校长是吃干饭的啊,干不了就回家抱孩子去。”

杜合友尴尬惊恐的道歉道:“这都是我的失职。”

暂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王宝玉压住火又问道:“那些学生们有沒有遭受什么损失。”

“好像是每人交一百块钱,大多都是女学生。”杜合友道,意思女生都小气,根本不会拿出太多钱來,

“其他的呢。”

“还沒有发现,素食小组成立时间也不长,目前沒有惹出什么事端。”杜合友颤声答道,大概已经冒汗了,

提到女生,王宝玉不禁想起了当年无相在东风村的时候,跟二李发生肉体关系的事情,二李就是李翠苹和李秀枝,三人同床还说是阴阳双修,简直就是荒**无耻,

看起來,要对孙主任采取控制措施,否则,一旦他对女生们做出了无耻的行为,那将是教育界的巨大耻辱,

“一百块钱也是钱,学生沒有收入,全都是跟家里要的,必须要回來。”王宝玉恼怒的说道,

“领导放心,明天我就找孙主任要回來。”杜合友连忙答应道,

“孙主任的表现如何。”王宝玉问道,

“他今天刚上班不久,好像就有事儿走了,对了,费书记昨天來找过他。”杜合友道,

“费书记找他干个屁。”王宝玉沒好气的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费书记來也沒跟我打招呼,直接就去找他,可能是以前就熟悉吧。”杜合友解释道,

王宝玉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兆,与此同时,右眼皮又突突的跳了几下,狼狈为奸,肯定沒好事,王宝玉吩咐说道:“杜校长,只要发现孙主任上班,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给我打电话。”

“嗯,一切都听领导的安排。”杜合友道,

放下杜合友的电话,王宝玉马上打电话给范金强,将孙主任的情况如实跟他讲了,范金强作为一名老警员,对此事格外的敏感,他的性子比王宝玉还急,马上表示,今晚就去孙主任,把他叫到警局,好好的询问一番,

晚上回到家里,王宝玉心绪不宁,无相跟自己结下了梁子,现在风头再起,而且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难说他不是冲自己來的,

王宝玉隐约觉得,危机正在向自己逼近,费腾去找孙主任,也准沒好事儿,不过应该和邪教无关,大概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阴谋,王宝玉心里清楚,许林峰和费腾之流,不把自己彻底搞死,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那个幕后的县委书记马丰凯,也恨自己恨到牙根痒痒,

“宝玉,你怎么了,孩子喊你也不答应。”钱美凤过來问道,

王宝玉这才发觉,多多正站在自己前面,用黑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勉强笑道:“刚才走神了,多多,舅舅抱抱。”

多多张开小胳膊,让王宝玉抱在怀里,钱美凤如释重负的说道:“大姐今天说了,那幅画不用赔了,她朋友还有一幅。”

唉,是还有一幅,唐伯虎的嘛,王宝玉笑道:“既然这样,你就不用考虑养牛了。”

“不,我还是要养牛,养牛总不用办执照吧。”钱美凤坚持道,

“不用,哦,也得用吧,我不太清楚。”王宝玉含糊的答道,

“那如果需要执照,得是什么部门开呢。”

“应该是卫生防疫。”

“哦,那离教育局挺远,养牛就不会受你影响了,哎呀,你以后不会调到卫生局上班吧。”

“美凤,别一惊一乍的,我脑袋都大,你说你咋和牛较上劲了,要是实在闲的沒事儿,不行就开个小卖部,在清源镇进货也方便,要不等多多再大大,我把你安排到木耳厂,非得养啥牛啊。”王宝玉不悦的问道,

“我觉得我比较适合养牛,小买卖我也想过,可是我不喜欢算小账,五毛一块的太麻烦,木耳厂也是别人的买卖,好不好的不由自己说了算。”钱美凤认真分析道,

“随你大小便吧。”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我总要找点事儿做吧,哼,到时候比一比,看看是成妖精赚钱多,还是我赚钱多。”钱美凤不屑的哼道,

“又來了,美凤,明天你带着多多回去吧。”王宝玉想了想,还是如此说道,

“怎么了,一提到她你就不高兴,撵我们娘俩走啊。”钱美凤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跟她沒有关系,美凤,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最近要发生大事儿,你还是跟多多回家更好。”王宝玉老实的说道,

“什么大事儿,幼儿园不是已经黄了嘛。”

“也不是幼儿园。”

“编不出理由了吧。”

“唉,美凤,真的有事儿,跟你说不清楚。”王宝玉叹气道,

这时,王宝玉的手机响了,是范金强打來的,范金强在电话中说,孙主任并不在家里,至于去了哪里,家里人根本不清楚,

“啥时候回來。”王宝玉急切的问道,

“很难说,但是据家人说,出行前,孙主任还收拾了钱物。”

“操,不会又是失踪了吧。”

“还有长期的迹象。”

操,又晚了一步,王宝玉气急败坏的使劲捶了下大腿,不该啊,难道说孙主任听到了什么风声,跟无相一样,玩起了失踪,

不过,想起孙主任沒了,王宝玉还是稍稍放下心來,范金强在电话中说,已经安排警员对孙主任的家周围进行了布控,立刻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