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76 山地剥

1176 山地剥

“谁给你打电话啊?”钱美凤好奇的问道.

“公安局的朋友。”王宝玉随口道。

“宝玉,你可不能有事儿啊?”钱美凤紧张的说道。

“瞧你这张嘴,我不是好好的吗?明天还是回去吧!”王宝玉皱眉道。

“宝玉,真的有事儿啊?要不你别干了,整天担惊受怕的,回家咱们好好养牛。”钱美凤担心的问道。

王宝玉苦笑了下,说道:“美凤,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听我的,回家去吧。出来这么久,爹娘肯定也想多多了。”

“好吧!过段时间我们再来。”钱美凤难得妥协了,但又眼泪汪汪的看着王宝玉说道:“宝玉,为了爹娘,为了这个家,也为了这个可怜的孩子,你可得好好保重。我们都指望着你呢。”说完眼泪就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王宝玉笑了下,说道:“傻丫头,我只是遇到了点麻烦,怕照顾不好你们,委屈了孩子。你看来了这几天了,我也没时间带孩子去公园玩玩。”?”“

“宝玉。”钱美凤握住王宝玉的手,哽咽的说道:“我这辈子就是为了多多活着了,可是一个女人家毕竟照顾不了那么多。多多从小,从小就没爸爸,也许我很自私,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们都能多疼疼她。”

王宝玉擦去钱美凤脸上的泪水,柔声道:“美凤,咱们全家都很疼多多,是不是?正因为多多在单亲家庭长大,你做为母亲更要上心。既不能过度溺爱,也不要随意打骂,咱们好好培养,让她长大了成为有用的人。”

钱美凤一低头,几滴滚烫的泪水落在王宝玉的手上,此时的多多,又在王宝玉的怀里熟睡了,王宝玉爱怜的将小家伙放在了**。

还是跟钱美凤一起睡的,不过,钱美凤睡着之后,王宝玉轻手轻脚的起**了阁楼,净手,然后拿着自己宝贵的三枚铜钱,郑重其事的算了一卦。

是很糟糕的一卦《山地剥》,寓意一个久病之人,躺在床腿已经腐烂的**,随时都可能从**掉下来,卦中官鬼爻相克,其意更加不吉。

王宝玉倒吸了口凉气,明显是副凶卦,是要见血的。王宝玉不敢大意,屏住呼吸,一番仔细查看卦象,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妻财爻暗动相合,好像是有女人要找自己。

该不会是冯春玲想开了,又回来了?不对,卦上妻财爻所显示的女人,应该是年纪大些,而且螣蛇当位,性格有些怪癖。

夏一达有些怪癖,但年纪不大,其他人好像性格都有些怪癖,只是不太严重而已。王宝玉把自己认识的女人过滤了个遍,好像都没有什么线索,但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某个重要的环节,但就是想不起来,只好回房睡觉。

天蒙蒙亮的时候,王宝玉醒了,发现钱美凤正紧紧的搂着自己,柔软的胸脯就贴在自己的胳膊上,并且,她的大腿正放在自己的双腿之间。

王宝玉感到无语,怎么就跟钱美凤整不清楚了呢,这要是让李可人看到了,怕是说不清楚了。

王宝玉不禁挪了挪身子,可是他一动弹,钱美凤就像八爪鱼一般的又粘了过来,而且这才更加过分,一只手还无意放在了王宝玉的裤裆处。

说来也奇怪,就在钱美凤手的刚刚放到那里,小弟弟就像是见到亲密伙伴一般,立刻兴奋的抬起头来。

王宝玉也觉得浑身燥热,他猛吞口水,终于还是忍住了,不行,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美凤这样,自己既然不能娶美凤,还是应该保持好距离才行。

不情愿的起床,又去冲了个凉水澡,身上的燥热才散去,小弟弟也终于安静了下来。王宝玉对于自己裤裆里的兄弟,颇感无奈,该抬头的时候,他像是睡着了,不该抬头的时候,他却探头探脑,真不听话。

将钱美凤母子送上火车后,王宝玉开车赶往办公室,在走廊里遇见了费腾,两个人先在基本上不怎么说话,王宝玉瞧不上他,他也不想搭理王宝玉。

这一次,费腾却表现的有些异样,原先是漠然,这一次却带着些阴笑,他主动跟王宝玉打招呼道:“王局长,这脸怎么灰呛呛的,最近没休息好?”

“老费,我看你倒是神采奕奕,怎么了,枯木逢春,找二奶了?”王宝玉嘴上不饶人,立刻反击道。

“王局长,咱们同事一场,我劝你最近多吃点好的,补补身体,防止以后没得吃。”费腾没生气,笑着说道。

费腾的话里有话,王宝玉听得很明白,不过他也没多问,问了费腾也不会说,只当是闻了一个臭屁。

王宝玉哼了一声,与费腾擦肩而过,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又过了两天,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不过,孙主任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一次影踪皆无,这让王宝玉几乎坐卧不宁,要知道,孙主任既然是无相的徒弟,那就对自己形成了威胁,谁知道无相有没有指使孙主任,让他对自己这个“妖魔”,采取疯狂的报复举动呢?

不过万幸的是,除了学生们吃了几天青菜之外,没有其他损失,好歹酿成大错,愧对社会。

杜合友按照王宝玉的安排,立刻解散了所谓素食小组,并对这群学生进行了深刻教育。另外销毁了一些无相的贴画,由于孙主任不见了,一中从学校运营款项中,先支出了一点,补上了孙主任收的几千块钱。

王宝玉叫来了马晓丽,吩咐她印制一批反邪教的材料,分发到各学校,进行思想教育宣传,坚决不能给邪教留下任何滋生蔓延的土壤。

马晓丽提出了她自己的看法,她认为,与其印制材料,不如搞一次反邪教的展览,组织学生们观看,这样展示的更全面,效果也会更好。

“嘿嘿!晓丽姐,你真是女诸葛亮,我的好军师。”王宝玉竖起大拇指赞道。

马晓丽脸一红,说道:“宝玉,你什么时候说话能正经点儿。”

“晓丽姐放心,既然你跟程国栋已经是夫妻了,我一定不会纠缠你的,我只会把我对你那份深情,深深地埋在心底,直到连我自己都找不到。”王宝玉继续贫嘴道。

“宝玉,有一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马晓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