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77 没少忙乎

1177 没少忙乎

“咱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无论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姐。”王宝玉道。

“我,我好像怀孕了。”马晓丽吞吞吐吐的说道。

“什么?这么快啊!”王宝玉还真是吃了一惊,好在自己很长时间没跟马晓丽发生过那事儿,否则,又要担心了。

“巧了。”

“哼,我看是晚上没少忙乎。”

“瞧你说的!”马晓丽哭笑不得,不过心里感觉还是有些美,王宝玉的话带着点醋意。

“嘿嘿,恭喜晓丽姐喜添贵子。”

“我都多大岁数了,再过几年,想要都要不上。没有自己的孩子,晚年会孤单的。”马晓丽道。

“孩子的奶粉钱我出了。”王宝玉大度的说道。

“去你的吧!程国栋会要你的奶粉钱,别自恋了。”马晓丽嗔道。

“哈哈,雪曼要有弟弟妹妹了。”王宝玉忽然想起了程雪曼,真不知道她得知这个消息,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别提了,这孩子还真不懂事儿,自从得知我怀孕了,一点儿好脸色都没有。”马晓丽叹气道。

经马晓丽这么一提醒,王宝玉还是想起来,程雪曼有些日子没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了,估计是心情不好,又怕再碰到钱美凤。

自从出了那封栽赃冯春玲的举报信之后,王宝玉对待程雪曼的态度,明显冷淡了很多,虽然没有证据说这封信就是程雪曼写的,但王宝玉见到她,还是在心里多少有些别扭,没事儿也就不找她。

“雪曼是独生女,从小惯大的,猛不丁多个争宠的,可能心理上一下子很难适应,你也不值当跟她生气,还是保护好小宝宝吧!”王宝玉说着,起身过来要摸马晓丽的肚子,当然只是跟马晓丽逗着玩,结果,却吓得马晓丽脸色大变,落荒而逃,护子心切啊。

几天之后,王宝玉的预感成真,一件大事儿终于发生了。王宝玉又被举报了,这没啥稀奇的,被举报对于王宝玉来说是家常便饭。这次有所不同的是,同时被举报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英雄楷模,范金强。

许林峰亲自拿着一封举报信找到了孙大成,这封举报信正是一中的孙主任所写,孙主任在信上说,他因为受到王宝玉和范金强的威胁恐吓,拿着王宝玉的钱去栽赃陷害原教育局局长侯长斌,为了证明自己说得是真的,孙主任甚至咬破手指按上了血手印。

与此同时,在狱中服刑的侯长斌也开始力求翻案,也说那笔钱就是王宝玉的,根本就不是来自于教育系统,同样入狱的原一中李校长,同样说那笔钱根本就不是一中的。一中账上少的三十万,被他交给了媳妇,购买了一处房产。

李校长这么做,无疑是一种丢车保帅的行为。理由很简单,一旦侯长斌出去,王宝玉倒下,他出狱后,凭借对侯长斌的这个恩情,照样可以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孙大成虽然非常怀疑这封信的真伪,但是实名举报,是必须要查的,如果事情真像孙主任所说,那就足以证明,王宝玉和范金强犯了诬陷罪,性质还是非常严重的。

此案的关键人物,就是孙主任。但是,孙主任却不知去了哪里,在信上说,他为了防止王宝玉和范金强的迫害,只好远走他乡,还说上一次的出走,也是这个原因。

举报信被转交到县公安局,孙大成同时做出批示,让局长路小虎亲自督办此案,一定要竭尽全力,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不能放过一个罪犯,当然,也不能诬陷任何一个好人。

接到指示的路小虎,脸色难看,非常犹豫,范金强不但是自己的得力助手,而且,在查办富宁县最大的贩毒案中,出生入死,功劳卓著,堪称警局里的英雄模范。要查范金强,路小虎于心不忍,而且,一旦出现纰漏,将会直接影响警员们的士气,届时也会引起百姓的不满。

对于王宝玉就没这么纠结了,既然已经出事,县委县政府对于他就不能置之不理,在马丰凯的强硬姿态下,王宝玉的这个教育局长,被暂停了职务,由常务副局长孟耀辉暂时接替。

老实上班回家的王宝玉,无疑于天降横祸。被停了职务,自然就没了上班的地方,整天呆在家里,又怕李可人唠叨,当然,他也不想让李可人找人插手此事,只好每天开车四处闲逛,逛累了,就去夏一达那里呆着。

路小虎找他进行了几次问询,王宝玉均矢口否认,范金强这个实在人,在这件事儿也撒了谎,坚决不承认伙同王宝玉做了这件事儿。由于没有找到举报人孙主任,路小虎就以证据不足为由,还是将此事暂时搁置。

“大哥,要是那个姓孙的丧尽天良,非要咬咱们一口咋办?咱们光不承认也不是办法啊。”王宝玉愁眉苦脸的问道。

“兄弟,还是那句话,他们没证据。要是那么容易扳倒咱们,不早就行动了。”范金强倒是稳如泰山。

“你心里有底?”

“没有。”

“那你还这么镇定!”

“我死都不怕,还怕坐牢啊。”

“有志气,不过我怕。”

好在范金强的职务还在,而且,知道情况的刑警队队长李勇,表现的还不错,并没有说破此事,当然,他也是为了保全自己,毕竟偷偷进入范金强的房间,偷窃录像设备,也是严重犯错误的行为。

“瞧费腾那个熊样,牛的不得了,居然敢使唤我。”在王宝玉的房子里,夏一达不屑的说道。

“他是领导,给你分配任务再正常不过了。”王宝玉叹息道。

“我早晚要当省长的,以后有他好看!”夏一达依旧愤愤不平。

“唉!小夏,我不在那里,做事儿还是低调听话一些的好。惹出乱子,他就会对你下手了。”王宝玉叹了口气,善意的说道。

“放他几个胆试试!小心我把他打回原形!”

“呵呵,原来越有能耐了。是不是攀上当领导的亲戚了?”

“谁没几个社会关系啊,王宝玉,那事儿到底是不是你干的?”夏一达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