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78 嘴上长痔疮

1178 嘴上长痔疮

“废话,侯长斌当然是收受了贿赂,老子有必要为了陷害他白扔三十万吗。”王宝玉道,

“我不是说钱的事儿,我是说孙主任录像的事儿是不是你和范金强安排的。”夏一达仰着脸问道,

“随便你们怎么猜。”王宝玉既沒有承认也沒有否认,

“费腾召开了两次会议,在会上反复强调你是犯罪嫌疑人,让大家跟你划清界限。”夏一达道,

“他这么做沒什么稀奇的,此人恨不得我明天就死了才好。”王宝玉愤愤的说道,

“呵呵,孟耀辉这小子表现的还不错,几次开会,他都跟费腾吵了起來,说沒有定案的事情,不能乱说话,否则嘴上长痔疮。”夏一达道,头一次对孟耀辉表示了赞扬,

“哈哈,这小子挺有才。”

“是啊,连骂人的姿势都跟你一模一样。”

孟耀辉能够在这种时候力挺自己,让王宝玉很感动,觉得这小子还行,关键时刻并沒有忘了自己,也算是好哥们儿了,

“小夏,你多帮我听着点教育局那边的动静,看看谁他娘的是小人,老子早晚要杀回去的。”王宝玉道,

“别人倒是沒发现什么,毕竟孟耀辉在主持大局,他跟你沆瀣一气,大家都清楚的很,切,只是有一个人,表现的可不怎么样。”夏一达不屑道,

“你说得是程雪曼吧。”王宝玉从夏一达的语气中,已经猜到了,

“就是那个伪公主,她现在可是跟费腾走的很近,一口一个费书记,脸笑得跟狗尾巴花似的,那叫一个恶心。”夏一达鄙夷道,

“你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坏,我是人家啥人啊,用得着愁眉苦脸的替我说话嘛。”王宝玉还是有些失望,

“口是心非,你还不了解她啊,哼。”

“在这种乱局中,她就算为了保全自己,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的。”王宝玉替程雪曼开通道,

“那刘树才呢,你怎么解释。”

“和他什么关系。”

“我最讨厌刘树才,她却偏偏刘哥刘哥的叫的那叫一个亲,你说她是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啊,我都快恶心死了。”夏一达道,脸上全是厌恶之情,

“行了,别跟她一般见识,她也是嫉妒你才这么做的。”王宝玉皱眉道,不想听程雪曼的事情,毕竟程雪曼是自己安排进去的,而且,他对程雪曼,偶尔想起來,还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在其中,

“到这个时候你还护着她,早晚吃了她的大亏。”夏一达不满的嘟囔道,

王宝玉沒接她的话茬,背着手无聊的看着窗外,心情很差,事情过去半个月了,迟迟沒有结果,如果再这样下去,早晚自己的教育局长的位置不保,

一旦彻底失去了官位,那些恨自己的人必定会蜂拥而起,到那个时候,也只能离开富宁县,找个更安全的地方躲起來,恐怕几年内连家都回不去,忙乎乎这么几年,究竟得到了什么,钱还是朋友,

夏一达见王宝玉不高兴,也知道他的心理压力很大,过來环住王宝玉的腰,难得柔情的说道:“宝玉,來陪我躺一会吧。”

“嘿嘿,你不怕跟我一起吃亏啊。”

“谁能保证一辈子顺风顺水的,我认可的人从來都不看身份和地位。”夏一达柔声道,

“那你看重的是我的什么。”

“一肚子坏心眼儿呗。”夏一达淘气的用手指戳戳王宝玉的肚子,王宝玉沒有拒绝,跟着夏一达回到圆**,两个人就这样并排的躺着,彼此的手轻轻的这样拉着,

星期天的下午,几缕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将一切都罩上了一层暖意,王宝玉侧脸看去,夏一达的脸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愈发的显得漂亮动人,很像是欧洲建筑上的冷艳美女,

王宝玉看着心动,忍不住凑上前轻轻吻了一下,夏一达沒有动,但闭着的眼睛却微微抖了一下,

“嘿嘿,装睡。”王宝玉不由伸手挠了挠,

夏一达咯咯笑着睁开眼睛,盯着王宝玉看了半天,突然她转头主动吻上王宝玉,王宝玉心一动,自然将美人抱了个满怀,两个身体再一次相拥在一起,许久才气喘吁吁的分开,

“嘻嘻,沒想到跟男人亲嘴也挺舒服的。”夏一达嘻笑道,

“嘿嘿,我很想知道,你跟女人亲嘴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一时忘记烦恼的王宝玉,嘿嘿的坏笑道,

“女人的嘴唇比男人柔软,而且,女人更懂得女人,所以,更知道哪里才让彼此更舒服。”夏一达沒隐瞒的说道,

“我怎么从來沒见你和女人交往,甚至都沒有一个女性朋友。”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哪有时间啊,再说也沒心情。”

“你來这里时间也不短了,就沒有一个意中人吗。”王宝玉问道,当然,他口中的意中人,当然也是一个女人,

“怎么说呢,我更喜欢那种像男人一样的女人,不过到现在还沒发现。”夏一达诚实的说道,

“不男不女的有啥意思。”

“是说女孩身上带着点英气,不是假小子的意思,不懂别乱说话。”

“你们在一起,也那个吗。”王宝玉來了兴致,问到了拉拉最为隐私的内容,

“哎呀,你烦不烦。”夏一达翻身不理王宝玉了,王宝玉岂能罢休,趴在夏一达耳边轻轻吹着气,笑道:“说说看,我又不告诉别人。”

“其实呢,我跟原來的那位,也就是搂搂抱抱,亲亲摸摸而已,还是因为感情沒到更深的境界。”夏一达熬不住王宝玉折腾,俏脸绯红的说道,

“后來为什么不在一起了呢。”

“她去了更远的地方,而且,她还有了新欢,我还为此伤心了好一阵子呢。”

“呵呵,你说得倒是蛮有趣的,真想看看,两个女人在**是怎么玩的。”王宝玉最近闲的无聊,玩心也起來了,

“你电脑里不是也有这种录像吗,别装什么都不知道。”夏一达不屑道,

“那毕竟是演戏,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啊。”王宝玉不置可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