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82 一定要感谢

1182 一定要感谢

“宝玉,你真是被这魔女拖累的不轻,不许这么说师父,听话,他老人家做的都是救苦救难的事儿。”吴丽婉带着些责怪的说道,

“狗屁救苦救难,他是不是安排你來杀了我。”王宝玉已经全然不顾,大声的骂道,

“师父慈悲为怀,怎么可能呢要害你呢,他是派我來拯救你。”吴丽婉一脸阴森的柔情,

“怎么治我的病。”

“师父说只有将你的头盖骨掀开,才能治好你的病,本來是安排我和孙主任一起來做这件事儿的,可是,孙主任总说你是妖魔,我苦口婆心的劝了他好多次也不管用,一气之下,就让他超生了。”吴丽婉沒有隐瞒的说道,

无相这个狗日的还真是狠毒,把头盖骨掀开,人还能活了吗,王宝玉感觉到夏一达紧紧贴在自己的身上瑟瑟发抖,知道今日凶多吉少,便大义凛然的说道:“吴丽婉,你今天可以打死我,但你绝对不能伤害她。”

“宝玉,我可不是要让你死,我只是按照师父的安排,想要给你治病啊。”吴丽婉一脸迷惑的说道,

如果说以前吴丽婉只是间歇性的精神病,现在已经在无相的控制下,彻底的疯了,她打死了孙主任,还跟他**床下的睡着,居然一点都不害怕,现在又想用无相这种恶毒的方式,來治疗自己所谓的遗忘症,

“丽婉,你要冷静,头盖骨掀开,人是会死的。”王宝玉急中生智,为了稳定吴丽婉的情绪,换了个柔和的声音说道,

听王宝玉亲切的称呼自己“丽婉”,吴丽婉立刻收敛了凶光,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她带着疑惑的问道:“宝玉,你是不是好了,想起來对我的承诺了吗。”

“想起來了,我说过,我爱你,一生一世的都爱你,还会娶你的。”王宝玉忍着头疼,顺着吴丽婉的话说道,

“真的吗。”吴丽婉有些不信,

“真的,当初我们还有过一个可爱的孩子,只是失去他对我的打击太大了,所以我内心深处一直不肯原谅你,其实我早就好了,只是还有些怨你,现在看到你为我做的一切,我才知道,这个世上数你对我最好,丽婉,你真好。”王宝玉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是鸡皮疙瘩一把把的掉,但情况紧急,只能按照吴丽婉的幻想先稳住她再说,

果然吴丽婉喜极而泣,居然大哭了起來,身后的夏一达见王宝玉说得如此酸溜溜,不由掐了一把王宝玉,想要拉着他跑,可是,王宝玉头疼欲裂,根本挪不动步子,

“丽婉,你不应该相信无相的话,他是骗你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咱们回去吧。”王宝玉说道,

吴丽婉擦着眼泪,又举起那个血迹斑斑的木棍,坚定的说道:“咱们可以回去,一辈子生活在一起,但我必须先把这个魔女给杀了。”

“在你心里究竟是无相重要还是我重要,你是不是和他睡了。”王宝玉跺着脚装作吃醋的样子,

“宝玉,怎么可能,师父对我疼爱有加,非常照顾,也不许任何人碰我,他说,只要是能治好你的病,就让我和你一起走。”吴丽婉解释道,

“操,真黑,治死我了,你还有个屁用啊。”王宝玉小声骂道,只听吴丽婉接着说道:“这个女魔头,毫无根基,活在人世也是个累赘,不如早日投胎,重新做人。”

夏一达闻言,吓得腿肚子都转筋了,差点昏倒,虽然吴丽婉只是一介女流,但是她是疯子,要知道,疯子往往力大无穷,她是绝对不敢奢望跟吴丽婉对抗的,王宝玉骨架也不大,说不定也不是她的对手,

“丽婉,我刚才是骗你的,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同事,我心中只有你啊。”王宝玉的谎话说得很动情,

“真的啊。”

“真的。”

吴丽婉怔怔的站了片刻,做出了一个令王宝玉和夏一达都沒有想到的举动,她放下棍子,三两下脱光了衣服,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站在野地里,冲着一个方向大喊道:“无相师父,您老人家的法力显灵了,我的宝玉回來了。”

声音在空旷的田野里传出去很远很远,悠长而凄凉,如果王宝玉不是头疼欲裂,现在逃脱倒是一个好时候,他悄悄的对身后的夏一达道:“小夏,你快跑,我头疼动不了了。”

“不,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夏一达坚持道,让王宝玉心里油然升起一丝感动,

吴丽婉又大喊了几句,转过身來,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脸上却是充满了无比的幸福之情,在已经变黑的夜色中,吴丽婉的身子显得雪白耀眼,但却激不起王宝玉任何的欲望,

“丽婉,穿上衣服,咱们上车吧。”王宝玉柔声道,他可不敢再激怒吴丽婉,否则,后果依旧难以想象,

“你那么着急我跟你回去啊。”吴丽婉低头羞羞的问道,

“当然,一刻也不想等。”

“嗯,宝玉,谢谢你,可是希望你也能理解我,你是我的男人,师父为咱们做了这样的事情,一定消耗了许多功力,我要不要去感谢他啊。”吴丽婉高兴的问道,

“要要要,如果不去,人家一定会说咱们不懂礼数。”王宝玉连声说道,如果能骗走吴丽婉,那眼下的危机就化解了,

“那我走了,这个小姑娘,麻烦你把俺家宝玉送回去。”吴丽婉客气的说道,缓缓的穿上了衣服,哼着一首古老的童谣,在黑暗中渐行渐远,直到了无踪迹,

吴丽婉走了,夏一达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放声大哭了起來,她还是头一次经历这样惊心动魄、生死一刻的事件,还亲眼目睹了一具尸体,心中的恐惧之情自然不用多说,

王宝玉缓缓转过身搂住她,安慰道:“小夏,一切都过去了,咱们快点回去。”

“我动不了了,呜呜……”

“别哭了,你看你鼻涕快过河了。”

“你帮我擦擦。”

夏一达不停的哭着,扶着王宝玉,一步一步的向着车走去,只有百米的距离,王宝玉却挪了近半个小时,好在头疼的状况已经渐渐减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