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83 重获清白

1183 重获清白

一上车,王宝玉就靠在那里不动弹,夏一达这才发现了王宝玉脑门上的大包,爱怜的帮着王宝玉轻轻揉着,这让王宝玉的疼痛缓和了不少.

靠在车上躺了好大一阵子,王宝玉忍着头疼这才艰难的发动了车子,向着县城的方向,一路驶去。

到了有信号的地方,王宝玉停下车,打电话给范金强报了案。范金强一听,立刻组织警力风驰电掣一般的赶了过来,要知道,这可是人命大案,来不得半点拖延。

范金强很快就找到了王宝玉的车子,王宝玉上了范金强的车,又让范金强安排警车送夏一达回去,这才指引着范金强等人,重新赶往那个恐怖的小屋。

警员们很快就将孙主任的尸体从屋里搬了出来,孙主任后脑的颅骨已经被打碎,脑浆子混合着血液淌了一地,惨不忍睹。警员们又找到吴丽婉用来行凶的木棍,小心的提取了案发现场的证据,可以确认,吴丽婉就曾经生活在这个小屋里。

回来的路上,范金强瞥了一眼有气无力的王宝玉,小声说道:“兄弟,你这脑袋上的大包起的值啊。”?”“

“值个屁!还是没抓到无相这个狗贼!”王宝玉愤声骂道。

范金强舒心的笑道:“但是咱俩的危机算是解除了,孙主任一死,你我就可以重获清白。”

“为啥这么说?难道是死无对证?”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但是你想啊!如你所说,吴丽婉是个精神病,参与了无相邪教,这就说明,孙主任的精神也不正常,很多人都可以证明这点。那么,一个精神病人的证词,没有任何的可信度。”

“是啊!范大哥,我怎么没想到呢!”王宝玉一拍脑门,高兴的说道。随即又是呲牙咧嘴,痛苦不堪,这一下恰好打在那个大包上。

“话虽这么说,以后这种非法取证的事情,兄弟就不要难为我了。”范金强谨慎的说道。

“嘿嘿,我明白,不能毁了你英雄的形象。”王宝玉道,又问:“没想到跟小叶同志要个娃啊?”

“还是先放一放吧!小叶现在当上了老总,每天更忙了。”范金强道。

“嘿嘿,娶个女老总当老婆,有压力吗?”

“当然有,有几个像冯春玲那样对你的啊!”范金强说完就闭嘴了,不小心戳到了兄弟的痛处。

冯春玲走后,侯四一时找不到接替人选,就暂时启用叶连香当了旅行社的老总,别说,叶连香虽不是当官的料,但是自己的事业倒也不含糊,把旅行社搞的红红火火,上下一条心,非常团结。

尤其叶连香脸皮厚,敢说敢唠,旅行社的业绩,不比冯春玲的时期差,加上旅游旺季将至,预约旅游的人就跟不要钱似的,整个旅行社都忙得四脚朝天,这也让侯四对冯春玲的成见少了很多。只要能赚钱,用谁不是用啊!

“那个,小叶同志有没有说,曾经接到过外地的电话?”王宝玉吞吞吐吐的问道。

范金强笑问道:“你是说冯春玲吧!没有!这姑娘也是的,走了这么久,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王宝玉很失望,不禁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范金强道:“兄弟,我听小叶说过,冯春玲对你的感情可是真的,你算是错过了。但你也别指望她能回来,这种人多半都很固执,认准了,那就会认到底。要真走了,绝不可能回头。”

“我也后悔,可是找不到她!我并不指望她回头,就是她没钱没人的,就想知道她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当着范金强,王宝玉没有隐瞒的道出了真情。

“她是个非常坚强的人,肯定能找回自我。只是竟然还有人利用这事儿冒充冯春玲写举报信,我觉得这个人很可疑,搞不好是你身边的人。”范金强作为一名老警员,从不乱说话,他在点拨王宝玉,不能太相信那些看似很亲近的人。

“这个我也清楚,只是了解我跟冯春玲情况的人很多,实在猜不到是谁啊?”王宝玉道。

“但是和冯春玲有过节的人不多,很容易能排查出来。”

“我又不是干公安的。”

“算了,这件事儿我也是听说的,算不上什么案子,也不能插手。”范金强道。

王宝玉很想让范金强插手,查出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但自己牵连范金强的事儿已经不少了,再说了,这又超出了范金强的职业范围,便没有再勉强他。当然,从王宝玉内心深处,他也不想知道答案,怕又是一个打击。

又回到自己车前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脑袋感觉轻松了许多,便告别范金强,独自开车回家。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夏一达的电话,电话中,夏一达强烈要求王宝玉去她那里住,理由也是非常的简单,害怕。

王宝玉理解夏一达,胆小是女孩子的共性,夏一达今天不但见到了尸体,还被精神病人威胁,要是不害怕,反倒是不正常了。想到夏一达并没有抛弃自己独自逃跑,王宝玉心中一阵感动,便调转车头,直奔夏一达的住处而去。

一进屋,王宝玉就看见夏一达披头散发的手里握着个刀子坐在沙发上。看见王宝玉,扔下手中的东西,哭着上前来就把王宝玉抱了个结结实实,屋子内各处都亮着灯光,可见夏一达真的被吓坏了。

“小夏,别怕,哪里不死人啊!战争时期那会儿,死人都被吊在城门口。”王宝玉道。

“嗯。”夏一达只顾哭。

“我得批评你,做为将来的大领导,你得锻炼下自己的胆量了。”王宝玉装腔作势的说道。

“你还说,都是因为你,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去见那个女人。”夏一达不禁埋怨道。

“嘿嘿!你都没看见,孙主任从下面被拖出来,脑浆子混着血,红红白白的四处都是。”王宝玉嘿嘿坏笑着。

夏一达连忙捂着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还有那个孙主任的脸,真狰狞啊。不知道死了多久,都开始腐烂了。”王宝玉扯下夏一达堵住耳朵的手,开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