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86 女人贪心

1186 女人贪心

“费腾书记说支持我转正,还说我为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呢。”程雪曼骄傲道,

“雪曼,他表面上说支持你,背地里怎么想还不好说,这件事儿总之要找机会,咱们教育局里,干了好多年都沒能转正的也不乏其人。”王宝玉皱眉道,费腾越是这么说,自己就要越小心才是,谁知道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王宝玉的话,让程雪曼的脸上顿生失望之情,低着头不说话,

王宝玉轻声安慰道:“雪曼,其实不就是个编制嘛,工资的事儿,我尽量给你争取,实在不行以后我给你发,保证你比夏一达拿的都多。”

程雪曼摇摇头说道:“沒有编制就等于矮人一等,而且将來的学习还有晋升都沒有机会,这样一辈子都只是个打杂的,连大院里的电工看我的眼神都不对。”

王宝玉并沒有发觉有谁对程雪曼不尊重,但是编制不好办理是个普遍现象,也只得说道:“雪曼,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这不是着急的事儿,等我忙完手头的工作,一定给你想个好办法。”

程雪曼嗯了一声,随便跟王宝玉聊了几句,就蔫头巴脑的出去了,

有心安慰程雪曼几句,王宝玉还是忍住了,有些事儿不能参与过多,其实程雪曼即便不说,他也猜到了一些,马晓丽怀孕的事情,对程雪曼的冲击很大,后妈的孩子一向更受宠,要是个男孩更悲催,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程国栋的一切,起码都得有一半给了这个孩子,

因此如果转正的事情不能定下來,程雪曼多半还是会选择离开这里,到大城市里谋求更好的发展,也落得个眼不见心不烦,

程雪曼是被宠大的公主,猛不丁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即将给她生个不喜欢的弟弟或者妹妹,心理上肯定一时难以接受,想到这里,王宝玉一阵心痛,这段时间程雪曼工作不得意,家庭变得有些复杂,又沒有倾诉的对象,满腹的委屈只能自己去体会,

王宝玉不是沒想过找靳永泰活动一下,可是现在不是时机,有人虎视眈眈的等着找自己工作上的问題,如果这时候将程雪曼安排进來,无疑等于给人以口实和把柄,

对于王宝玉的起起落落,马晓丽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王宝玉这次被停职,她甚至都沒有安慰王宝玉,她总觉得,经历了那么多倒霉事儿的王宝玉,这一次一准也沒事儿,

“晓丽姐,这一次弟弟又差点死了。”王宝玉苦着脸对马晓丽说道,

“谁叫你处处留情,连女疯子都喜欢你,呵呵。”马晓丽笑道,

“别提这个,郁闷透顶。”王宝玉道,对于吴丽婉这个女人,王宝玉还是有很大的担心,只要吴丽婉一天不归案,自己就是危险的,

吴丽婉找到无相的结局,只有两种,一种是无相残忍的将吴丽婉灭口,因为她陷入情网,沒有完成教主安排的任务;还有一种结果就是,无相会选择适当的机会,再将这个女杀手放出來,对王宝玉实施开颅手术,

王宝玉有理由相信,无相会选择后一种,邪教的特点就是,不把人的一切利用价值榨干是不会收手的,

“宝玉,我來是想问你,那个反邪教的宣传活动还搞不搞了。”马晓丽道,

“搞,当然要搞,还要大张旗鼓的搞。”王宝玉斩钉截铁的说道,又经历吴丽婉的生死事件后,王宝玉更见坚定的认为,只有普及科学知识,揭秘邪教的骗人手段,才能从根本上打击邪教,

“场地我联系过了,县展览馆就有地方,一千多平米的展馆,如果是公益科普知识宣传活动,费用上还可以享受一些优惠政策。”马晓丽道,

“相关的联展单位打过招呼了吗。”王宝玉问道,

“防范办那边同意一起搞,其他的地方还沒问呢。”马晓丽道,

“这事就应该是防范办的工作,只是他们从來不积极。”王宝玉不满道,又问:“宣传部那边联系了沒有。”

“沒有,我这个位置的人,怕是请不动他们。”马晓丽皱眉道,说得也是实情,李欣惠那个女人,曾经连王宝玉的面子都不买,何况是马晓丽了,

“好吧,你去制作反邪教宣传展板,我马上去一趟县委宣传部,争取让他们來做主办单位之一。”王宝玉道,

王宝玉迫切想找县委宣传部來参与,自然有他的目的,这种活动,只要是县委宣传部参与了,媒体自然会无条件的跟进,有了媒体的宣传,展览才能真正起到切实的效果,

宣传部长李欣惠正在无聊的看电影,一见是王宝玉來了,表现的很热情,毕竟她最隐私的事情,王宝玉一清二楚,再说了,她也想再从王宝玉这里,捞到些实在的好处,就是让他男人雄风不倒,斗志昂扬,

“老弟,你不來我还想找你呢。”李欣惠笑嘻嘻的说道,

“姐姐想我了。”王宝玉呵呵笑道,

“是啊,很想。”李欣惠暧昧的笑着,直言不讳的说道:“我家里那位,最近的状况比以前要差了一些。”

“怎么回事儿,去沒去医院检查一下啊。”王宝玉装迷糊道,

“哎呀,弟弟就别逗姐了,不就是那方面嘛,原先四十分钟,现在也就半个小时。”李欣惠毫不避讳的说道,

“姐姐的胃口不小啊,半个小时还不满足。”王宝玉笑问道,

“那倒不是,我就是担心,已经出现不够持久的现象了,以后会不会反弹到当初。”李欣惠脸微红的辩解道,

“嘿嘿,这不很正常嘛,十几二十分钟的也大有人在。”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

“呵呵,还有不举的呢,哪能这么比,人不都这样,好了还想更好,嘻嘻,女人都是贪心的。”李欣惠跟王宝玉抛了一个媚眼,

“这酒还真是不好弄,毕竟咱家不是开酒厂的,但姐姐开口了,我就尽量想办法吧。”王宝玉勉强答应道,今天是來找人办事儿,不能拒绝这事儿,

“那个,还有一件事儿。”李欣惠吞吞吐吐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