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87 科普宣传

1187 科普宣传

“啥事儿,取代姐夫啊。”王宝玉玩笑道,

“好主意。”

“别别,我只是开个玩笑,可不能当真啊。”王宝玉沒想到李欣惠一口答应,马上就反悔了,

“嘻嘻,要是那样,姐姐就不找你给你姐夫治病了。”李欣惠嘻嘻的笑道,又说:“再帮着姐搞些**片子呗,那些片子都看了多少遍,下一个动作是什么都知道了,一点意思都沒有。”

“好吧,姐姐既然开口了,弟弟当然竭尽全力。”王宝玉答应了,这事儿比较简单,只是自从自己下面不行了之后,他基本上就不看这类的片子,瞎子点灯白费蜡啊,

“弟弟來找姐姐啥事儿,说吧。”李欣惠当然清楚王宝玉不会无缘无故的來看她,便直截了当的问道,

“事情不大,你也知道,我几次被无相邪教追杀,因此,教育局准备针对学生们搞一次反邪教的宣传展览活动,以免祖国的未來,受到邪教的污染。”王宝玉道,

“这种内部的活动,你们搞就是,不用宣传部批准的。”李欣惠不解道,

“嘿嘿,这我知道,我來是想让姐姐帮忙,让咱们县委宣传部也作为主办单位,拉个大旗嘛。”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

李欣惠思量了一下,皱眉道:“按理说,这算不了什么事儿,宣传部也应该参与,姐就直说了,马书记对你有意见,我怕不经过他同意参与了这事儿,他找我的后账。”

他娘的,又是马丰凯这犊子,王宝玉一听就來气,顿时就拉了脸,赌气道:“不参与就算了,大不了我们自己搞。”

一看王宝玉这出,李欣惠有点慌,她可是还想要王宝玉手里的药酒呢,琢磨了一下,李欣惠道:“弟,我看你不如就去找一下马书记,我写个报告单,只要他签了,什么事儿都好办。”

“我不去,去了也是挨二脸。”王宝玉不悦的起身就要走,

“等等,你看你,还真跟姐姐撂脸啊,这样吧,只要是马书记同意了,宣传部这边,我再给你批一部分宣传费用,怎样。”李欣惠笑嘻嘻的问道,

“能批多少钱。”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

“多了沒有,咱们宣传部也很紧张。”

“至少得这个数吧。”王宝玉伸出了一个巴掌,租金加上宣传资料,五万,最低的了,

“你这不是为难姐姐嘛,最多就二十万,你看可行吗。”李欣惠摇头说道,还以为王宝玉跟他要五十万呢,

二十万,一听这么多钱,王宝玉就來了兴趣,毕竟教育局里的钱不多,有了这笔钱,就能搞得更红火一些,那样普及面也会更大,

“可是马丰凯对我有想法,他怎么会答应呢。”王宝玉皱眉道,还是老问題,

“哎呀,你不去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呢,再说还有什么能难倒你啊。”李欣惠道,

王宝玉想想也是,马丰凯自从担任县委书记以來,自己还从來沒有上门拜访过,有必要去会一会他,有道是,张口三分利,不给也够本,

王宝玉表示要去试试,李欣惠赞许的说王宝玉在政治思维上有进步,政治上沒有永远的敌人,李欣惠很快就开好了报告单,上面注明了宣传部这边同意,请马书记最后定夺,当然,也标明了要出二十万宣传费,

立刻李欣惠的办公室,王宝玉在走廊里犹豫了好一阵子,这才壮起胆子,敲门走进了马丰凯的办公室,

马丰凯现在用的是孟海潮原來的办公室,里面的格局基本上沒变,只是书柜里的书换了,大都是经济类的书籍,而窗台上的摆放的君子兰则换成了月季花挂盘,看上去栩栩如生,倒是省了养花的麻烦了,

“马书记,您好。”王宝玉客客气气的打招呼,

一见是王宝玉來了,原本悠闲看报的马丰凯,脸上顿生不悦,沒好气的说道:“难得王局长大驾光临,随便坐吧。”

“就不用坐了,來找您,是想汇报一件事儿。”王宝玉道,

“说吧。”马丰凯眼皮都沒抬,

“教育局准备搞一个反邪教的宣传展览,重点揭示邪教的危害,让学生们了解邪教的本质以及……”王宝玉道,

马丰凯不耐烦的打断了王宝玉的话,皱眉道:“这种事儿不用找我,你们搞就是了。”

王宝玉一看他那个熊样就來气,跟孟书记相比,马丰凯明显少了一种东西,对,是涵养,王宝玉耐着性子道:“单独我们一个教育局,显得人单力薄,这不希望县委宣传部也跟着参与一下嘛。”

“既然是有益于学生身心健康的事情,何必要拉出政府部门给自己撑门面。”马丰凯冷声道,

“有县委宣传部的参与,就能引起媒体的关注,咱们搞宣传也就几天的功夫,但要是媒体能进行一个长期报道,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王宝玉陪着笑,还是恭恭敬敬的把李欣惠的那张活动请示报告单递了过去,马丰凯接过來,只是扫了一眼,就断然说道:“媒体不过就是跟风,思想觉悟沒那么高,县委这边不参与,好好干好本职工作,不要搞这些形式主义。”

吃了一个闭门羹的王宝玉,不禁感到恼火,尤其是马丰凯所说的形式主义,自己明明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到了他这个狗嘴里,怎么就变了味了呢,

“马书记,邪教害国误民,先是从农村入手,逐渐向市区渗透,参与其中的不只是缺少文化的农村老百姓,不少知识分子,甚至包括年轻人也深受其害,中学生正值青春发育期,还沒有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这个时候对他们多多进行正面的引导非常有必要,怎么就成了形式主义了。”王宝玉嘴硬的问道,

“别说的那么道貌岸然,就你看见这些危险了,国家那么多机构和组织每年处理的案件比你说的话都多,也沒见国家什么时候來个自我标榜,作为一名干部,要学会谦虚,不要沽名钓誉,利用一切手段往自己脸上贴金。”马丰凯嘲讽道,

“如果基层单位就能把邪教扼杀在摇篮里,岂不是省了国家的心,不也算是对社会的回报吗。”王宝玉也振振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