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96 怎么报答

1196 怎么报答

“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夏一达哼道。

“嘿嘿,说得还蛮煽情的,你说说吧!怎么报答你?”王宝玉嘿嘿笑道。

“嘻嘻,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夏一达小脸一红。

“啥啊?”

“什么啥啥的,你装什么傻!”夏一达气呼呼的冲着王宝玉劈头一巴掌。

“哎呦,疼,我真想不起来了。”

“挺好!本姑娘还是想试试,被绑起来鞭打是什么滋味。”夏一达直言道。

王宝玉一阵皱眉,说道:“小夏,你不会也是心理出了问题吧!这么变态的事儿,我看还是算了!”

“我想试试嘛!又不是真打。现在的生活多郁闷啊!”夏一达哀求道。

“你小时候受过什么苦难吗?家长或者老师有没有打过你?”王宝玉盯着夏一达的眼睛问道。?”“

“去!你以为我是吴丽婉啊?我就是好奇嘛,想试试。好不好嘛!”夏一达晃着王宝玉的胳膊撒娇。

“我可事先声明,男人的手重,万一弄疼了,可不许急眼。”王宝玉终于答应了下来,还是发出了郑重的声明。

“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夏一达凑过来,再王宝玉的脸上亲了一下,高兴的跑到了阳台。

随后,夏一达就呼哧哧的抱着一捆绳子回来了,王宝玉惊问道:“小夏,你为此还特意买了绳子?”

“什么啊!做人首先就要有备无患,这么高的楼,着火了怎么办?电梯肯定是不好使,这绳子是用来逃生的。”夏一达道。

“要是火把绳子给烧断了咋办?”王宝玉追问道。

“看见那没?”夏一达指着其中一个窗户,继续说道:“那里的栏杆最结实,而且周围没有木质装修。如果失火,从这里逃生相对还比较安全。”

“嘿嘿,你活的还真谨慎。来吧,我先把你给绑起来。”王宝玉嘿嘿笑道。

等等,夏一达把绳子丢给王宝玉,回身去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翻出来一张图片,伸出双手,吩咐道:“就照着这张图的样子把我给绑起来。”

王宝玉凑上前一看,是一个东洋女人,全身绑的跟粽子一样,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由于绳子捆绑的原因,胸脯显得格外鼓涨,屁股也翘得老高,似乎正在等着男人扑上去尽情的凌辱,真他娘的贱。

夏一达几下就脱了衣服,身上只穿着一个白色的小内裤,对仔细端详的王宝玉道:“看明白了,就是这样,腿要绑得蜷缩起来,手背到后面。”

“你咋不脱了小裤衩呢?”王宝玉坏笑着说道。

“万一你手重给我打伤了咋办?别啰嗦了,快点!”夏一达督促道。

“小夏,这难度也太大了,人家捆的很有技术性,瞧见没有,都是顺着人体曲线来的。要不我先琢磨两天再陪你玩?”王宝玉苦恼道,觉得无从下手啊!

“嘻嘻!差不多就行,我就是想感受一些,一个人被绑成这个样子,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身体兴奋起来呢!”夏一达嘻嘻的笑道。

“你现在的样子,就让人很兴奋。”王宝玉打量着夏一达道。

“切,我才不信。你看你下面每次都是一点反应没有,我几乎对自己都不自信了。”夏一达不屑道。

老子要不是下面不行,早就把你给收拾了!王宝玉恼羞的暗骂道。也许是夏一达的嘲讽起了作用,王宝玉一时来了劲头,不顾一切上前,扯着夏一达的胳膊就扭到了后面,然后,将绳子就绑了上去。

夏一达嗤嗤的笑着,被王宝玉给弄痒了,可是,随着王宝玉的绳子在身上不停的绕来绕去,上半身完全不能动弹,夏一达却紧张了起来。

“臭小子,你不会借机欺负我吧!”夏一达问道。

“哼!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快给老子上床。”王宝玉吼道,使劲推了夏一达一个趔趄。

“那么大劲儿干什么。”夏一达嘟囔道,虽然害怕,但还是想继续玩下去,于是便听话的来到床边,很笨拙的倒在**,嘴里却嚷嚷道:“王宝玉,你不能欺负我啊!听到没有!”

王宝玉才不搭理他,蜷起夏一达的腿,继续用绳子胡乱缠着,终于,夏一达再也不能动了,整个人倒不像粽子,反而像身上缠着个蜘蛛网。

“你拿我包里的镜子来我看看。”夏一达好奇的问道。

王宝玉拿过镜子比划着,夏一达看不到全部,只觉入眼的全都是绳子,不禁埋怨道:“你瞧你绑的什么啊!这么难看!”

“烦死了,闭嘴!”王宝玉仔细打量着夏一达,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又跑去看了一眼照片,终于发现,原来是照片上的女人,嘴里还塞着东西,好像是一个小球状的东东。

一时间找不到类似的东西,王宝玉就拿起夏一达的ru罩,不顾她的强烈反对,使劲掰开她的嘴巴,硬是塞进了嘴里,哼!要玩就玩的尽兴,这个时候,反对无效。

不仅如此,通过对夏一达的捆绑,王宝玉感觉下面又有了动静,而且还挺频繁,他是不肯放过这种治疗的机会。

夏一达原本是闹,现在却真的害怕了,嘴里呜呜的说不出话来,王宝玉俯下身子,一脸的坏笑,用手很轻浮的摸着夏一达的脸道:“小乖乖,老老实实的伺候哥哥,否则,哥就把你扔到浴缸里,然后放满了水,里面再放上小泥鳅!”

夏一达拼命挣扎着,在**不停的蠕动着,床单都弄得皱了一片。王宝玉在她翘起的屁股上使劲拍了一巴掌,口中大喝一声:“不许乱动,欠揍!”

夏一达疼得浑身一阵颤抖,呜呜一阵乱叫,眼睛里已经开始有了泪花。

“别哭,鼻涕出来了,我可不替你擦!”王宝玉坏笑着又是响亮的一巴掌,坏坏的问道:“疼吗?”

夏一达使劲的点着头,嘴里依旧呜呜的叫着,可怜巴巴的看着王宝玉,看神情是想让他放了自己,王宝玉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了她,他在想该如何“折磨”夏一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