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97 鞋刷

1197 鞋刷

鞭打肯定不行,不光是因为沒有鞭子,而且万一打伤了夏一达,那可就不好玩了,凭她的个性,自己耳根子是别想清净了,

有了,王宝玉嘿嘿一阵坏笑,他看见不远处的桌子上,放着一个东西,是个鞋刷子,

王宝玉过去拿起來,绕到夏一达的背后,又在她的圆屁股上打了几下,这才俯身到夏一达的脖颈处,突然伸出舌头,在夏一达红润饱满的耳垂上,使劲的舔了一下,

夏一达痒的不行,身体又开始不老实的蜷缩蠕动着,王宝玉可不顾这些,他拿起鞋刷子,上面残留着鞋油,在夏一达的脖颈后背处,轻轻的蠕动起來,

太痒了,王宝玉自己都感觉痒,下面一阵阵狂跳,甚至都要抬起头來,夏一达更是痒的浑身乱颤,口中呜呜声不断,脸色也开始变红,

王宝玉接下來的动作,却让夏一达的脸彻底成了一块大红布,王宝玉将夏一达翻了个身,手里的东西就碰触到了那因为变形而显得异常凸起的胸脯上的蓓蕾,

夏一达开始还有些笑容,身体也配合的扭动着,可是突然她皱了下眉头,使劲**几下鼻子,低头一看在身上划來划去的东西,立刻杏眼圆瞪,几乎快疯了,要是能叫出來,她肯定能把王宝玉给骂死,这个臭小子竟然拿了把鞋刷子,

早上还刚刚用过的鞋刷子在身上传來阵阵鞋油气息,夏一达熏得直皱眉头,大力的蠕动着,差点从**掉下來,王宝玉将她推到床里面,又去刷夏一达的脚心,这下子,夏一达嘴里的呜呜声,变成了长长的哀叫,她头发凌乱,神态慌张,彻底失去了平日高傲的气质,

王宝玉玩得很开心,觉得真是他娘的刺激,刷完脚心又去刷臀沟,然后是腹股沟,时不时还在她鼻子尖和脸颊來两下,夏一达又生气又害怕,被折磨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浑身都是黑乎乎的汗水,

一个小时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鞋刷上的鞋油都挥发殆尽,干巴巴的划在身上就是一片血红,看起來挺瘆人,再说王宝玉也玩累了,下面可能也是累了,连抖动都沒有,更别说是抬头,因此终于停止了手下的动作,

夏一达翘着脑袋,望着王宝玉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想表达什么,王宝玉嘿嘿坏笑不停,他当然知道夏一达要说什么,还不就是放了她嘛,

王宝玉不管她,先是咕咚咚喝了两杯茶水,又坐在沙发上悠哉的抽了两支烟,这才过去拿出了夏一达嘴里塞着的奶罩,叮嘱道:“是你让我这么干的,给你松绑后不许打击报复啊。”

夏一达鼻子里发出一声嗯,依旧躺在**,好半天都沒动弹,好像是已经虚脱了,王宝玉观察了会儿,这才给她解开绳子,沒想到解绳子比绑更费劲,实在解不开的就干脆拿剪刀给剪断了,

“这回过瘾了吧,不用太感激我。”王宝玉笑问道,

夏一达还是沒说话,翻了个身趴在**,双眸紧闭,王宝玉无趣的又回到沙发坐下,十分钟以后,一声震耳的狮子吼突然响起,震得王宝玉的鼓膜差点裂了,

“王宝玉,你这个坏蛋。”夏一达可能是歇够了,她猛然从**跳起來,扑到王宝玉的身上,将王宝玉一下子就砸倒在沙发上,拳头如暴雨般砸了过來,

“小夏,你冷静点,刚才说好不打击报复的。”王宝玉惊慌的说道,

“闭嘴,去死。”夏一达愤愤的按住王宝玉一顿揍,

王宝玉不敢对美女对手,只能抱着脑袋忍着,

“坏蛋,缺德鬼,该千刀万剐,下油锅的。”夏一达嘴里骂着,小拳头不停捶着王宝玉的胳膊和后背,满眼都是怒火,

好汉不吃眼前亏,王宝玉拼命推开夏一达,在屋里了跑了起來,好在屋子够大,夏一达就这样穿着个小裤衩,直追到吁吁气喘,也不过只是擦边打了王宝玉几拳头而已,

“嘿嘿,打不着,干气猴。”王宝玉对夏一达不停做着鬼脸,气得夏一达使劲跺着脚,又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发泄着愤怒,

又过了一会儿,夏一达终于安静了下來,也根本就沒力气了,她冲着王宝玉无力的勾了勾手指头,说道:“臭小子,过來吧,本姑娘不会再打你了。”

王宝玉头摇的像拨浪鼓,不信道:“不过去,你说话不算数。”

“你要是不过來,我就抓什么都打你,反正这是你的家。”夏一达眼珠一转,狡黠的笑了,

对啊,这是自己的房子,要是被夏一达给砸了个稀巴烂,还真是沒处说理,王宝玉只好紧张的过去挨着夏一达坐下,夏一达还是心里憋屈,咬着牙又轻轻打了王宝玉几下,也就算了,她真是沒力气了,

“不是早说过了嘛,不许急眼的。”王宝玉故作委屈道,

“谁叫你改变玩法,鞭打变成了挠痒,这不是折磨人吗。”夏一达瞪着王宝玉说道,身体也懒懒的倒在王宝玉怀里,

“我错了。”王宝玉郑重道歉,然后又捏着鼻子说道:“你可不可以躺在沙发上,你身上的鞋油味快熏死我了。”

“不行,弄脏了沙发你收拾啊。”夏一达根本不动弹,

“小夏,你老实告诉你,刚才是不是痒得很过瘾,有沒有兴奋啊。”王宝玉无耻的问道,

“去你的,鞋刷子那么脏,快恶心死我了。”夏一达白了王宝玉一眼,鄙夷的说道,

“我开始的时候还想用马桶刷呢,已经很照顾你了。”王宝玉话音刚落,身上又挨了几拳,

“你要是敢用,我以后就用你的头发涮马桶。”夏一达狠狠点了王宝玉一下额头,果断起身脱下唯一的小内裤,一边向浴室走,一边命令道:“臭小子,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啥事儿啊。”

“给本姑娘洗澡。”

“那我岂不是又占了便宜,君子不能趁人之危。”王宝玉坏笑连连,

“我的便宜你还少占了,别废话,趁着本姑娘现在需要你,赶紧安抚。”夏一达语气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