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00 南方的牵挂

1200 南方的牵挂

唉!事情已经过去了,多想无益。有谁能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

王宝玉陪同侯四,到其他包房给下属们敬酒,大家喝的那叫一个开心,兴奋就像是出笼子的小鸟,王宝玉终于意识到自己算不上一个好领导,跟着自己混,工作量增加了,但也没有提高收入,也确实让他们这些人感到工作的郁闷和压力。

午餐毕,教育局的全体人员,个个红头涨脸的来到雪场,十几条具有国际标准的雪道从山顶延伸下来,很有气派。

众人在更衣室里换上了沉重的雪鞋,拿着滑雪板和滑雪杖来到雪场,大多数人都滑得不好,只能在初级雪道玩,就是那种坡度较缓的地方,王宝玉虽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却也不是滑雪的行家,他只会打爬犁,因此也只能在初级雪道混。

滑雪场的人很多,磕磕碰碰的事情难免,好在四处都是积雪,即便是摔倒了,也不会伤筋动骨,王宝玉练习了几次,终于由平地步入道坡上,快速的滑行起来。

费腾穿着滑雪服,却并没有滑雪,只是在下面的平地溜达着,偶尔有人在身旁疾驰而过的时候提醒他一起玩,费腾也都摆手自嘲自己已经是个老头子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早知道这样,干脆在家阳台上赏雪得了,真不知道他来到底是干什么。?”“

程雪曼毕竟是年轻女孩子,对眼前的一切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摔了几次后,也学会滑雪,也许还有些舞蹈功底,滑起雪来优雅自如,偶尔还呼喊着来个惊险的跳跃,玩的满脸开心之色。

那么夏一达呢?一直都没有看到她活跃的身影,难道是不具备滑雪的天赋,一旁取暖去了?非也!值得一提的是,夏一达在步入雪场的过程中,被一伙人给半路截住了,原来是拍电影取外景的。

导演一看到夏一达就惊为天人,说什么也要让夏一达客串一下,另外还有一定的报酬和剧组准备的礼物。女孩子的虚荣心自然不用提,夏一达果断的踢掉滑雪板,喜滋滋、笑眯眯的进入到剧组当中,这让程雪曼倍感郁闷,也倍受打击。

表现最佳的当属孟耀辉,人家可是玩高级雪道的,从陡峭无比的山顶上,雀跃着左摇右摆,一路风驰电掣一般的滑下来,那叫一个过瘾,让王宝玉羡慕不已,看样子,这小子去年冬天,利用职务之便,可是没少在这里玩。

孟耀辉终于在王宝玉在场的时候抢了风头,更是越战越勇,玩得不亦乐乎。

“喂,王宝玉!要不要一起来啊?”孟耀辉高声喊道。

“不了!我怕吃个嘴啃泥!”王宝玉嘲讽道,说的自然是上次和吴丽婉三人滑草的糗事儿。孟耀辉倒也不在意,欢呼着又一次从上而下降滑下来。

在一阵阵的欢声笑语之中,王宝玉等人度过了一个快乐的下午,晚上还是好酒好菜的招待,清源镇的党委书记韩平北听说王宝玉等人来了,特意驱车来此作陪,以尽地主之谊。

众人分别被安排在风车山庄的几栋别墅内,王宝玉谢绝了侯四找美女陪自己过夜的提议,现在下面的东西还不行,更没有那份心情。

“兄弟,我安排人去春玲的老家打听了,最新的消息是,她可能去了南方,说几年内都不可能回来了。但是具体在哪也没有人知道,家里人也是从她寄钱来的邮戳上分析的。”侯四明白王宝玉所思所想,拍着他的后背道。

“那有没有春玲的联系方式?”王宝玉急切的问道。

“偶尔两次电话,都是从公用电话打来的,村子里又没有来电显示,肯定是找不到的。虽然冯春玲无情无义,我还是以兄弟的名义给她家送了一万块钱。”侯四道。

“还是四哥心细。唉!她怎么就突然走了呢?”王宝玉颓唐的说道。

“兄弟,四哥说一句你别生气,有道是好汉占九妻,既然走了,就不要再想了,男子汉就要学会放下。就凭兄弟的资历,平川市不敢说,富宁县还不得扒拉着挑啊?”侯四好言安慰道。

“嘿嘿,谢谢四哥!”王宝玉说了一句真心话,不过怎么说,知道冯春玲在南方这个消息,多少也能缓解他的担忧。

侯四没让王宝玉住风车山庄的别墅,而是在雪峰酒店给王宝玉开了一个最好的房间,据说只有县委书记级别的领导来了,才能住这种房间。

近二百米的房间内,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装修的材料据说都是空运过来的,简约时尚,侯四在迎接贵宾方面,可谓是真下了功夫。

王宝玉在房间里,意外的发现水龙头是金黄色的,亮闪闪的很是惹眼。仔细一看,还真是黄金的,使劲用手指甲抠了抠,也没见掉色,至少也得是k金的。卧室里的用的餐具也是雪白的银器,做工精细,造型考究,很上档次。

王宝玉起初还担心这么做会不会出现水龙头、餐具等丢失的事情,但转念一想,能住这种房间的人,非富即贵,肯定不会干这种事儿的,还是自己没见过世面。

咚咚咚!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王宝玉过去打开门,却是程雪曼背着手笑嘻嘻的站在门口,王宝玉略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她进来了。

说起来,这次出来旅游,王宝玉并不想做任何出格的事情,毕竟局里的大小领导都在,万一传出去风声,闹出个绯闻,肯定对自己不利。

程雪曼进屋后,还是对屋里的摆设和环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兴奋的四处看,边看边说道:“宝玉,这里是我见过最豪华的地方。连床都是镶玉石的呢!”

“只要有了钱,肯定还能住上比这更豪华的地方,不是听说阿拉伯有个迪拜酒店,七星级的嘛!我听说那里的手纸都是镶金边的,这里和人家比,就是小小巫。”王宝玉伸着小指头笑道。

“等我有钱了,一定去那里住上两晚。”程雪曼一脸向往的说道。

“雪曼,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王宝玉咳嗽了一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