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01 小把戏

1201 小把戏

程雪曼听出来王宝玉不想让她在这里久留,犹豫了下,但还是在超级宽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脸上掠过了一丝忧郁,好半天才开口道:“宝玉,我想这次旅游回去,就不在基金会干了。(/ )”

“为啥啊?”王宝玉很是意外,不解的问道,“雪曼,你的工作成绩还好,早晚会有机会转正的。是不是最近我太忙了,冷落了你,你就觉得我对你的事儿不上心。”

“不是那样的,我想过了,即便是转正,也无非那点固定工资,赚不了多少钱不说,没有后台也没有什么升职的空间。我还是想去平川市,看看有没有更适合发展的机会。”程雪曼言不由衷的说道。

王宝玉已经猜到了她的心里所想,一是因为觉得转正无望,有夏一达在,各方面都显不出她来。更为主要的一点,她是不想跟马晓丽在一起,看着自己的小弟弟或小妹妹就要来到这个世上,跟她争夺所有的东西,她就心里不平衡,难以接受。

可是一个无亲无靠的女孩子能在平川市找到什么工作啊?难道也要像那些毕业生一样,拿着厚厚的简历四处求职吗?

想到这里,王宝玉一阵心疼,叹了口气,过去坐在程雪曼的身边,安慰道:“雪曼,你刚刚毕业不久,什么事儿都不能着急。虽然工资不算高,但在富宁县也算是稳定,一个女孩子家不适合在外面打拼。至于你的家事,我本不应该多说,你应该明白,每个人都要老的那一天,到时候,有个兄弟姐妹陪着,那就是一笔无形的财富。”

“已经查出来了,是个男孩。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不想有弟弟,我爸现在一下班,就知道关心马晓丽,眼里好像根本没有我这个女儿。”程雪曼忿忿道。

从程雪曼直呼马晓丽名字来看,两个人的关系又走到了冰点,王宝玉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是善意的提醒道:“雪曼,有些事儿你要想好了,教育局这种地方,一旦离开了,再想回来并不容易。”

“宝玉,你也知道,我从小没有妈妈,是爸爸把我养大的。我一直以为自己就是他的全部,他也是我最大的依靠。可是现在我才知道这都是自作多情,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马晓丽还有她的儿子,再也不会疼我了。”程雪曼说着,难过的掉下了眼泪。

“雪曼,你这么想肯定是有点极端的。程书记为了你也付出了许多,他跟马主任的感情经历了多年的考验,如今患难见真情,互相珍惜彼此非常正常。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王宝玉柔声道。

“难道还要我留下来替他们看孩子吗?这件事儿我想了很久,如果还有让我不想离开的原因,那就是你在这里。”程雪曼仰起脸道。

王宝玉听着蛮感动的,但眼下确实解决不了程雪曼转正的问题,再者说,即便是转正了,也管不了马晓丽肚子里的孩子,更阻止不了程国栋去爱他。

看见王宝玉的眼神温柔,程雪曼带着些撒娇的说道:“宝玉,我感觉好冷,你能不能抱抱我啊!”

看着楚楚可怜,又曾经是自己梦中情人的程雪曼,王宝玉的心又软了,他伸手过去搂住了程雪曼,说道:“雪曼,都说人生何处不相逢,如果我们有缘,早晚还会再见面的。”

“我总觉得,自从冯春玲走了后,我就彻底失去你了。”程雪曼有些哀怨的说道,大眼睛里竟然含着些泪光。

“我们一直都会是好朋友的。”王宝玉叹息道。

“可是距离却越来越远了。”程雪曼紧紧贴在王宝玉怀里,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工作家庭感情都不得意的心爱之人就在怀里,王宝玉真想将程雪曼紧紧搂住,好好的安慰一番,可是,他也知道程雪曼这是想跟自己处对象,想要修复曾经的关系,王宝玉实在没有这个心情,因为他不知道下一个结局是怎样的。

正在王宝玉纠结着要不要使劲搂紧程雪曼的时候,又传来了敲门声。

王宝玉连忙放开程雪曼,保持平静的去打开了门,却是一名服务生,前来送红酒和果盘,看红酒上面的洋文,就知道价值不菲。果盘里的水果,大都没见过,精心切成各种形状,显然也是稀罕之物。

怎么这个时候送东西呢?王宝玉心里一惊,知道程雪曼来找自己的事情,还是被侯四发现了。侯四让人送东西过来,无非是想给自己锦上添花,搞得更有情趣一些。

“这些我不需要,拿回去吧!”王宝玉吩咐道。

侍者犹豫了一下,大概没见过这种拒绝好东西的客人,就在侍者转头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孩声音道:“拿回去干什么啊!本姑娘要尝尝,坚决不能浪费了好东西。”

说话的正是夏一达,她竟然也来找王宝玉了。夏一达笑嘻嘻的拿起红酒和果盘,就要往屋里走,王宝玉慌张的拦住了她,屋里还有程雪曼呢!

“王宝玉,你搞什么鬼,怎么不让我进去?是不是里面有人啊?”夏一达不解的问道。

“是夏秘书来了啊!”没等王宝玉的说话,程雪曼就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满脸笑意的喊道。

“伪公主怎么在你的房间里?”夏一达瞪着眼睛,小声的问道。

“她过来谈工作,管那么多干什么。”王宝玉不悦道,服务生当然不想听到这些,连忙推着车转头快步走了。

“让我进去,看看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坏事儿。”夏一达不顾王宝玉的反对,冲进了屋内。

“胡说八道!”王宝玉有些恼火,有的时候上级不能和下属走的太近,太惯着他们,都不听话!但一回头,王宝玉心里的火就更大了,程雪曼不知道何时,竟然脱下了羽绒服,还特意扯了扯衣领,显得挺凌乱的。这不是明摆着说自己刚才在跟她亲热吗?

“切,小把戏。根据你刚才上来的时间,坏事儿肯定还没干成呢!”夏一达也看出了程雪曼的诡计,冷笑了几声,不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