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12 炒股机

1212 炒股机

王宝玉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赵磊,当时他被判入狱六个月,想必早就出來了,这小子,可是跟自己记着死仇呢,

“范大哥,快把那个画像再给我看看。”王宝玉兴奋的说道,

范金强赶紧把画像再次递给王宝玉,王宝玉细细一看,脸上的欣喜消失了,疑惑的说道:“看眼睛和额头,都像原來柳河镇派出所的所长赵磊,但其余的地方好像还是不一样。”

“除了外貌,你看骨格还有群众反应的身高体重都像不像他。”范金强问道,

“像。”王宝玉脱口而出,就是很像嘛,

范金强又拿过画像看了一眼,兴奋的用手指敲打着画像,终于确定道:“这个人肯定整过容,否则五官不会这么完美,刚整过容的人表情大都很怪。”

“就是他无疑了,他被我砸进了监狱里,可是跟我有仇的,具有作案的动机。”王宝玉终于确定的说道,

“好,既然曾经是派出所的所长,局里一定有他的档案,我马上回去再比对一下,不行就对他展开通缉。”范金强道,

“我差点被打死的事情调查的有进展吗。”王宝玉问道,

“你提到了赵磊,我怀疑这件事儿也跟他有关系,作案的手法很像是熟悉公安系统办案的方式,当然具备很强的反侦察能力。”范金强道,

“大哥,一定要抓到他,看來这家伙要比无相还危险呢,再來一次,我就报销了。”王宝玉紧张的说道,

“放心吧,雪场的案子这么大,他一时也不敢出來,这功夫不一定在哪里猫着呢。”范金强安慰王宝玉道,

“兔子急了都咬人,赵磊会不会破罐子破摔,找我报复。”王宝玉还是不放心,

“什么都有可能,抽空给自己算一卦,避避吉凶。”范金强有了新线索,心情大好,临走时还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王宝玉背后气得鼻孔冒烟,

第二天,范金强打來电话,说经过专家比对,确认此人就是赵磊无疑,不过是整过容的,柳河镇派出所已经去查过他曾经的住处,但并沒有发现人,经过路局的同意,已经开始在系统内部,通缉犯罪嫌疑人赵磊,

一个无相就够自己难受的,现在又多出一个赵磊來,王宝玉别提多郁闷了,不过,一个更大的疑问又从他的心里升起,赵磊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去滑雪的,而且还还知道自己要爬山,爬山之后还要去尿尿,他娘的,太吓人了,搞不好教育局内部,还是有内鬼,或者赵磊就在暗处,每天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那赵磊去找王静干什么,肯定也是恨透了王静,想要伺机报复,至于滑雪场因此受到了牵连,那也只是碰巧了而已,赵磊并沒有真的想报复侯四,毕竟当初是他陷害的人家,那么王静现在有沒有危险,不过也沒听说有公安局的报案,多半应该是安全的,

又过了十天左右,还是沒有抓到赵磊,范金强刚刚缓解的压力再次大了起來,通过了解情况,赵磊出狱后,曾经找过李传宗,希望能够安排一个工作,

但是,一个进过监狱的人,有犯罪记录,找工作谈何容易,李传宗虽然是个镇长,但也沒有太大的本事,因此对赵磊的事也是一再敷衍,

直到最后,赵磊始终是无业游民,甚至吃喝都维系不了,当然,也是因为这样,他就越发的记恨王宝玉,只是一直混在官场的王宝玉,屡屡高升,仕途相对顺利,并沒有意识到这个潜在的敌人,

却说高福尔拿了王宝玉五千块钱,秘密调查费腾和许林峰,在富宁县的小旅馆里住了好一段日子,每天起早贪黑秘密跟踪,累的够呛,却至今沒有获得有用的线索,

王宝玉对此当然很不满意,但又觉得猴子是自己的同学,猴子跟高福尔又是所谓朋友,不方便过于计较,就自认倒霉,只当这五千块钱打了水漂,当是给了高福尔一些辛苦费吧,

考虑到高福尔呆在富宁县太久,容易暴露目标,王宝玉便打电话给猴子,让他通知高福尔回去,说这件事儿就算了,

“宝玉,真是对不起,要不我跟高所长凑点钱,把钱退给你吧。”猴子带着歉意道,话音更多的是沮丧,多半这些钱都用來应急了,要还钱肯定有压力,

“算了,你生活的也挺难,这点钱就当是资助你们了,有机会的话,咱们以后再合作。”王宝玉只能这么说,本來找这行就具有很大的风险性,浪费金钱是不可避免的,

“对了,高所长昨天还打电话來,说费腾的媳妇,去市里买了一个股票机,这个线索有沒有用啊。”猴子道,

“股票机是什么东西。”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其实就是手机,不过是炒股专用的,上面有实时的股票信息,据说现在买一个要上万块钱呢。”猴子道,

他娘的,难道说费腾发了,准备开始炒股,不过是人家自己掏钱买手机,一万块也不算巨额,扯不上贪污受贿,而且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王宝玉随口说了一句:“沒用,你快让高福尔回去吧。” 猴子诺诺称是,放了电话,

炒股票这件事儿,在富宁县这种小县城,倒也稀罕,王宝玉也只是听说熊了好几年,大概要进入牛市了,费腾这老小子倒是有超前意识,都说股票可以一夜暴富,是他有了钱,还是穷疯了,

不过,倒是发现最近费腾精神不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肯定沒赚上钱,嘿嘿,赔死你才好呢,

忽然,幸灾乐祸的王宝玉想到了一件事儿,不禁心里一惊,在县里周围炒股的工薪阶层,也不过几百几千的玩而已,费腾一个炒股机就买上万的,那他投入股市的钱一定数额不少,平日也沒见他紧衣缩食的,他娘的,费腾该不会拿着教育局的钱去炒股吧,

要知道,财务科的赵洁,可是跟费腾的关系说不清楚,搞不好就背着自己给费腾钱,想到这里,王宝玉拿起电话打给财务科,让赵洁马上过來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