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13 成绩和女人

1213 成绩和女人

“王局长,您找我有什么吩咐。”赵洁不敢拖延的立刻來了,

“赵科长,最近沒人擅动局里的公款吧。”王宝玉直截了当的问道,

“王局长现在将财务管理的这么严格,沒有您签字,谁也不敢动啊。”赵洁连忙说道,

“以前教育局富得流油,我一來就穷了,我能签字的才几个钱。”王宝玉冷声问道,

“王局长,现在开支已经在节俭了,甚至连节假日的福利和加班费都不能保障,大家私底下多少有点意见。”赵洁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就是钱不够花的了,我怎么听说咱们局里有人炒股呢,他们的钱哪里來的。”王宝玉又问道,眼睛直盯着赵洁,

“这我怎么知道,可能是个人爱好吧。”赵洁连忙表示不知情,但脸上掠过一丝慌乱之色,被王宝玉捕捉到了,

王宝玉立时觉得这其中有鬼,脸色猛的一沉,冷笑着问道:“赵科长,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啊。”

“领导,要不我把账本拿來,再跟您汇报一下。”赵洁说道,努力让表情恢复平静,但却眼神游离,不敢与王宝玉对视,

王宝玉却越看越不对劲,这其中一定有猫腻,但是,硬问肯定是问不出來的,自己对财务又不是太熟悉,只好摆手道:“不必了,你先回去吧。”

赵洁连忙离开,王宝玉觉得,有必要调查这个女人,说不准这其中就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想到这里,王宝玉连忙再次打电话给猴子,让猴子告诉高福尔先不要回去,马上跟踪调查赵洁,

王宝玉心里有种直觉,这次一定能查到点什么,许林峰费腾一行,都是老狐狸,鬼心眼多得很,所以要想拿到他们的短处,很难,赵洁就不同了,一个管财务的娘们,刚才一吓唬就乱了分寸,接下來势必会泄露些蛛丝马迹,

只要高福尔盯紧赵洁,看看这个娘们这几天会跟哪些人接触,只要真的有鬼,一定会露出马脚來的,

高福尔刚刚满怀歉意的买了回平川市的火车票,一听说又派任务了,连忙退了票,按照王宝玉的安排,蹲守在教育局的门口,准备跟踪财务科长赵洁,

就在第二天,猴子就打來了电话,说高福尔已经拿到了赵洁的证据,问如何交给王宝玉,

自己出面恐怕有些不方便,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王宝玉想了想,要说局里可以相信的人,也就只有夏一达了,于是,王宝玉便叫來夏一达,让她去高福尔所住的旅馆一趟,将证据拿回來,

“王宝玉,你让我去拿什么东西啊,神神秘秘的。”夏一达不解的问道,

“别问那么多,拿回來就是了。”王宝玉道,

“要是伪公主给你留下的定情之物,我可不想管。”夏一达翻着眼皮道,

“瞎寻思,要是她的东西,不直接邮过來了。”王宝玉道,

“你们两个是不是又死灰复燃了。”

“小夏,雪曼也不容易,从小沒有妈妈……”

“我还沒爸爸呢,那都是女孩子家的小心思,扮可怜博取怜悯,太幼稚了,要真有心理阴影,也只能说明她本身就有问題,健康人在什么环境下生长都是快乐的。”

“好,好,都是你的理,赶紧拿东西去。”

“好吧,晚上必须去陪我。”

“陪就陪,当我怕你。”

“啊,嘻嘻,真男人。”夏一达说完,起身去找高福尔了,

陪你咋了,哼,当老子怕你不成,今晚就让你知道,老子到底是不是个真正的男人,自从小弟弟好了之后,王宝玉的自信心又起來了,不是怀疑自己沒有魅力吗,老子今天就垂涎三尺给你看看,切,

夏一达很快就回來了,将一个密封的档案袋交给了王宝玉,王宝玉摆手让她出去,独自一人打开了档案袋,里面是几张照片,还有一盘录音磁带,

照片是透过窗户拍的,上面显示,赵洁接触的人正是费腾,两个人坐在一个小饭店里,赵洁表情紧张,费腾脸上却是为难之色,其余的几张照片是两个人吃饭的,拍到最后饭菜也都沒下去多少,说明两人胃口欠佳,

赵洁找费腾干什么,看表情像是跟费腾说重要的事情,照片证明不了什么,只能证明两个人私下接触过,王宝玉拿着那盘录音磁带,翻了一通,也沒找到可以播放的录音机,早知道这样,就让高福尔将录音机也拿來好了,

不过,王宝玉还是相信能在教育局里找來个录音机的,便叫來了办公室主任马晓丽,让她去找个录音机來,

“现在都用电脑听歌了,谁还用录音机啊。”马晓丽有点疑惑,

“嗯,我想学英语,随身听。”王宝玉嘿嘿笑着找了个理由,

马晓丽抿嘴一乐,知道王宝玉沒说真话,但也沒有继续追究,立刻挺着大肚子去办,二十分钟后,还真从刘树才那里借來了录音机,

这小子准备录音机干什么,别是也学英语吧,鬼才信呢,说不准就是偷录夏一达的声音,改天找机会去他的屋里翻翻,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王宝玉锁上门,将录音带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按了播放键,即便是放到最大声,还是很小,王宝玉只好将耳朵贴在录音机上,反复听了几遍,终于大概听清了里面的内容,

关了录音机,王宝玉脸色无比凝重,因为赵洁跟费腾的对话内容,实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实在沒想到,就在自己管理的教育局里,居然隐藏着一个如此大的秘密,究竟是自己的耻辱,还是教育局的悲哀呢,

“费书记,青少年活动中心的那笔钱,什么时候能还回來啊。”

“小赵,忙什么,最近股市低迷,等钱解了套,立刻就还,利息都给你算上。”

“哎呦费书记,怎么是给我呢,那可是局里的钱,今天王宝玉找我了,一顿点拨,他好像知道了你炒股的事情,我都快吓死了。”

“那个小兔崽子,老子早晚弄死他。”

“唉,如果王宝玉查前几年的账目,这事儿就漏兜了。”

“沒事儿,他整天净想着工作成绩和女人,肯定想不了那么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