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16 限时五分钟

1216 限时五分钟

人不能犯同样的错误这句话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赵磊的疏忽,结果两次栽在了同一个女人的身上,早就出卖过你一次,离下一次出卖还远吗,

范金强立刻带领几名公安干警,來到王静的住处,将正在睡觉中的赵磊一举抓获,带回富宁县公安局,

这绝对是一个大好消息,王宝玉沒想到,追查饮料居然抓到了赵磊,不过,对赵磊的审讯还需要几天,毕竟这小子的贱骨头还是蛮硬的,上次为了保李传宗就紧咬牙关,这次利益熏心,难说有什么突破,

果不其然,范金强那边传來消息,赵磊三缄其口,死猪不怕开水烫,什么也不肯说,

“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范金强气恼的说道,

“嘿嘿,你们就不能用点法子,赵磊那时候对待丁厨子就是撑着眼皮死活不让睡觉,最多两天就全招。”王宝玉坏笑着出点子,

“那怎么能行,现在国家三令五申,一再强调不许刑讯逼供,我起码也是富宁县半个公众人物了,传出去影响很恶劣。”范金强表示否定,

呵呵,即使那样,想必费腾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啦,王宝玉得意的笑了,公安局里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操不了闲心,那教育局总归是自己的底盘,何不趁此机会來个火上浇油,让他彻底崩溃,自己招了岂不更好,

为了稳妥起见,王宝玉打电话给平川市的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说有一笔账需要一名资深的会计师來查,待遇丰厚,

会计师事务所一听有这种好事儿,还是政府机关的,立刻满口答应,马上就派了一名中年男子來到了富宁县教育局,这个腿有点踮脚残疾的会计师名叫商博全,带着一幅金边眼镜,衣服整洁干净,做派严谨,一丝不苟,

“王局长,这是我的证件。”商博全很正式的递上了注册会计师证,

“嗯,不错。”王宝玉大概看了一眼,就还给了他,然后继续说道:“这是我们教育局内部的事情,无论查账的结果如何,都希望你对外保密。”

商博全点头答应,还是沒忘了强调自己的本事儿,“王局长,作为一名注册会计师,我签字是具有法律效应的。”

“不用你签字,你就帮我查清账目就行。”王宝玉对此表示不屑,

随后,王宝玉便打电话给赵洁,命令她马上把三年内局里的账本都拿來,赵洁用商量的语气问能不能缓一缓,毕竟账目很多,一时间整理不清楚,

“财务科是干什么的,好几人管账,居然说搞不清楚,还沒跟你要十年的老账呢,你先都给我拿來,你整不清楚,自然有人能整清楚。”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好,马上我就拿过去。”赵洁慌乱的答应道,

说是马上,可是等了半个小时,赵洁也沒來,王宝玉又打电话过去催,赵洁慌慌张张的说自己正在整理,马上就过去,

随后传來敲门声,不过进來的不是赵洁,而是她的好领导费腾同志,费腾冷着脸进來,果然坐不住了,

“王局长,您屋里有客人啊。”费腾打量着了一眼文质彬彬的商博全,疑惑的问道,

“沒关系,有什么话费书记说就是,有句老话说得好,好事不背人。”王宝玉嘿嘿冷笑不停,

“我听说你要查前两年的账目,是不是管得太宽了啊。”费腾道,

“难道我这个局长沒有这个权利吗。”王宝玉不客气的反问,

“当然有,只是不知道王局长要查哪一块,这两年账目有些混乱,我先给你挑出來。”费腾试探性的说道,

“全部都要查,费书记不会是不让查吧。”王宝玉冷声问道,

“怎么会呢,我來也是给你提个醒,省的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候还得埋怨我工作不到位。”费腾干笑着说道,

“哦,有话直说。”王宝玉说道,

“你知道,前年许副县长还在这里当局长,今天如果要查,那就是查的许副县长的帐,这样不太好吧。”费腾打出了一张大牌來,

“狗屁,他是副县长咋了,难道说就不能过问他以前的事情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沒有特权。”王宝玉冷哼道,

“你……太嚣张了,简直是自不量力。”费腾恼怒道,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子就这个德行,大家心里都清楚,不让我查账,是不是你们心里有鬼啊。”王宝玉当然不客气的反击,

“好,你就得瑟吧,早晚有人收拾你。”费腾咬牙切齿,转头就走,

“操,我劝你这几天能享受就享受,怕是过几天就沒得吃了。”王宝玉学着费腾曾经的口吻说道,

“精神病。”费腾回头骂了一句,摔门而走,

王宝玉马上摸起电话,打给赵洁,开口就骂道:“赵洁,五分钟之内不把账本拿來,你就不用干了,工作移交给副科长,然后马上给老子滚蛋。”

“我,我,马上就去。”赵洁磕磕巴巴的说道,

“王局长,您看我用不有回避一下。”商博全眼珠转悠着问道,

“怎么了,你怕了吗。”王宝玉不屑的问道,

“我也是老会计师了,经历的场合多去了,不怕。”商博全拍着胸脯道,

“那就好,你大概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就是要查他们曾经的账,一查到底,将他们不可见人的秘密,都晾出來,大白于天下。”王宝玉道,

商博全习惯性的点了点头,并沒有多说话,也不能多说话,不过他还搞不清眼前的这名年轻局长要干什么,是廉洁为公,还是借机报复,

赵洁终于來了,还带着手下的两个人,各抱着一大摞账本,都是气喘吁吁,账本很快就堆满了桌子,王宝玉冲着赵洁等人摆了摆手,让她们都出去,

“我留在这里吧,有不清楚的可以帮着解释一下。”赵洁道,

“不用了,我是注册会计师,能看明白。”商博全道,

赵洁原本难看的脸色,更是呈现出死灰的颜色,只好带着人离开王宝玉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