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17 不值得可怜

混世小术士 1217 不值得可怜

“商会计师,这么多账目,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叫两个人过来帮忙?”王宝玉有些后悔不该把人全轰走,好歹留一个,尽快把账目理顺啊。

然而商博全却是信心满满,从容的说道:“应该不需要,账目虽然多,但并不算太乱,应该很快就有眉目。”

“商会计师,先给你三千作为酬谢,如果不够,可以再提出要求。”王宝玉高兴的说道,先垫付了三千,商博全表示足够,因为不需要他盖章,他随身带着会计师事务所的票据,立刻开了一张正规发票。

“好好查,我还是再找个人帮帮你吧,咱们尽快缩短时间。”王宝玉想了想说道。

“好吧。”

“那就找个美女。”

“呵呵,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商博全收了钱,心情也颇为高兴,说话也放松了许多。

王宝玉叫来了夏一达,让她帮衬着商博全查账,商博全一看到夏一达如此美艳,立刻两眼发直,顿时身上充满了干劲。趁人不备,商博全悄悄的把西装领带摘了放兜里,还解开了两个衬衣扣子,据说这样更休闲,美女都觉得这样更有味道。

有人在场,夏一达也没问王宝玉这是搞得什么把戏,她只是帮着商博全翻账本,商博全果然是财务方面的内行,长就一双火眼金睛,很快,没有疑问的账本就放到了一边,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二。

“这些都没有问题?”效率也太高了,王宝玉怕商博全糊弄,疑惑的问道。

“至少资金的往来及用途没有问题,至于报销的钱多了少了,哪一笔支出不应该,是局里的内部事情,不表示账目上有问题。”商博全解释道。

“好吧!那就先查大问题。”王宝玉道,之前,他没有提示商博全那笔青少年活动中心款项的事情,就是想看看这位所谓的注册会计师,到底有没有本事儿发现问题。

“王局长,你又要开始捣乱了?”夏一达明白了王宝玉的用意,笑着小声问道。

“怎么能说捣乱呢!这叫还原真相。”王宝玉皱眉道。

“唉!又有人要倒霉了。是一个还是一批啊?”夏一达叹气道。

夏一达的话音刚落,王宝玉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又有一个人坐不住了。正是副县长许林峰。

“王局长,我听说您正在查我的账,是真的吗?”许林峰冷声问道。

“对,您还真是消息灵通,长了一对顺风耳吧!”王宝玉满不在乎的嘲笑道,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千万不能让步。

“我命令你马上召集教育局全体干部到会议室开会,有个紧急下发的文件需要学习。”许林峰气哼哼的说道。

“没工夫,正查账呢!以后再说。”王宝玉断然拒绝了上级主管领导。

“如此觉悟怎能胜任教育局局长,你还想不想干了?”许林峰恼怒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你这个副县长还想不想干了?”王宝玉底气十足,毫无半点怯懦之情。

“王宝玉,你真是无法无天,不服天朝管了。”许林峰大怒道。

“你也配说是天朝?等着下阴曹吧!”王宝玉说着,满不在乎的放下了电话,心中却越发的确信,许林峰和费腾等人越是慌乱,越证明他们有问题。所以自己现在就是要和时间赛跑,既把消息透漏出去,当然也不会给他们反击的机会。

正如王宝玉所料,许林峰和费腾此刻如坐针毡,但是,王宝玉出手如此快,使他们始料未及的,想在短时间内搞倒王宝玉,谈何容易?

“王局长,这笔钱有问题。”商博全认真核对好几遍后,确定的指着账本上的一个条目说道。

“什么问题?”王宝玉问道。

“这笔转给青少年活动中心的三百万,并没有活动中心的回执。”商博全道。

王宝玉还真是佩服这名注册会计师,能证明他的证件不是花钱买来的,而是有真本事儿。商博全发现的问题,正好跟录音上的问题相符合,足以说明,当年许林峰侯长斌费腾等人,确确实实拿着这笔钱去炒股了。

这伙人没有料到,看似红红火火早就无数新富的股市风云瞬变,等他们进入的时候已经持续低靡。加上他们选择的股票也是始终走低,刚开始还略微赚了些,但很快就被套在里面,始终都没有抽出来。

股市里的钱就是个数字,赚了不赎回,那就不算是赚。同样道理,赔了钱在里面不提现的话,也不算是赔,这个道理自然是许多股市亏损者自我安慰的心声。像许林峰他们贪欲膨胀,竟然投入了三百万,等亏损的时候已经赔不起了,只能继续套在里面,等待哪天大盘疯长。

王宝玉也终于明白费腾当初辞职的原因,就是不想官员财产公示,揪出这个问题来。要知道,这个问题远比其他问题要严重的多。

为了进一步确定这件事儿,王宝玉马上找来青少年活动中心的负责人,负责人明确表态,根本就没有见过这笔钱,甚至连消息都没听到过。

哈哈!老子总算是揪住了他们的问题,王宝玉一时心花怒放,他马上又叫来了赵洁。赵洁支支吾吾,在王宝玉的威胁和证据事实面前,赵洁终于承认,这笔钱是当初许林峰签字,转入了费腾媳妇的名下,用于炒股票了。

“赵科长,你年纪也不小了,我给你个面子,还是自己主动辞职吧!”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是领导签字的事儿,我只是按照领导的吩咐办事儿。王局长,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吧!”赵洁带着哭腔哀求道。

“你还不舍得走啊?”

“干了这么多年,早就有了感情,一下子放心,心里还真是难受。”赵洁说着就滴下了眼泪。

“早干嘛去了?作为一名财务人员,放任公款被挪用,你难道没有责任?简直是笑话。”王宝玉冷哼道,这种女人不值得可怜。

赵洁终于哭了出来,但也无法再为自己解释,只能表示回去就辞职,可是,等待她的并不只是辞职那么简单,还有法律无情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