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18 照样办你

混世小术士 1218 照样办你

“王局长,暂时没有别的问题了。”商博全道,又补充说:“至于有些款项报销的过多,确实存在问题,但需要细细调查才行,只是琐碎些而已,并没有太大难处。”

“嗯!你可以回去了,十分感谢,以后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王宝玉道,只要揪住这笔钱,其余的问题先不用管,反正那些调查起来也颇费功夫。

“小夏,我走了,希望有机会再见面。”商博全告别王宝玉后,又恋恋不舍对夏一达道。

“嗯!等我调到市里再说。”夏一达随口答应了一句。

商博全走后,王宝玉嘿嘿笑道:“我看又一个人快得相思病了。”

夏一达叹息道:“人长得不赖,也挺有才气,就是有点残疾。”

“小夏,怎么了,春心又动了?”王宝玉嘿嘿坏笑道。

“说什么呢!我对男人没兴趣,尤其是你这种臭男人。”夏一达白了王宝玉一眼。

“咦!你上次还说对我有兴趣呢!”王宝玉故作不解的问道。

“我,我那是一时糊涂。”夏一达脸色微红,转移话题道:“王宝玉,这回你又要折腾大发了吧?”

“谁知道呢!这也是他们逼的,没办法,不是他们死,就是我活。”王宝玉道。

“行了,你也算是个丧门星,到了哪里,哪里就出问题。”夏一达道。

“话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凭着良心做事儿,从来不想着占公家的便宜。”王宝玉一本正经道。

“那我以后要是犯糊涂做错事,你会不会揪住不放?”夏一达眨巴着眼睛问道。

“依我对你的了解,你只在乎名,不在乎利,所以假设不成立。”王宝玉打着马虎眼。

“我就是打个比方问问嘛,你快说,到底会不会对我下手。”

“会。”

“什么?王宝玉你也太没良心了,你就不能编个谎言哄哄我啊?”

“你要我说的啊。”

“你,哼,装迷糊!”

“嘿嘿,说真格的,只要我发现了,肯定要办你,只当是为社会清除蛀虫。但是如果到了那一步,我一定会对你负责,养一辈子都成。”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

“切!油嘴滑舌。不过我不会给你机会的,你确实是个好干部,我要是当上了省长,就让你去纪检委当书记。”夏一达难得认可了王宝玉,在她的眼里,王宝玉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夏一达走后,王宝玉觉得确实该联系县纪检委了。他先找到了田彩荷,说有重要情况要跟纪检部门举报,为了探一探深浅,他还是邀请田彩荷来自己的办公室。

没过多长时间,田彩荷就笑吟吟的来了,一进屋,田彩荷就抱怨道:“王局长,就是咱们这种关系,换成别人,我肯定不会上门的。”

“田副书记,您辛苦了,我会一直铭记在心,永世不忘。”王宝玉贫嘴道。

“说吧!又发现了什么情况?是不是以前的案子又出了岔子?”田彩荷问道。

“这可绝对是一件大事儿,纪检部门立功的时刻来了。”王宝玉嘘乎道。

“立什么功,这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田彩荷纠正了王宝玉的说法。

王宝玉将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田彩荷笑容顿消,她微皱着眉头道:“王局长,你说得都是真的?”

“当然,东西都在这里,证据确凿无疑。”王宝玉自信道。

“这件事儿涉及到副县长许林峰,必须要慎重。”田彩荷再次强调道,面有难色。

“我知道,董开江书记跟许副县长是同乡,但我相信,在证据面前,董书记会大义灭亲,绝不会徇私枉法的。”王宝玉点明了田彩荷的难处。

“也不能这么说,这么大的事儿,任凭是谁也捂不住,好吧!你马上整理一份材料,我这就带走。”田彩荷道。

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外面已经黑了,考虑到事情紧急,王宝玉就耐着性子加班整理了材料,还署上自己的大名,交给了田彩荷。

田彩荷拿着材料叹气道:“王局长,你又一次捅破天了。”

“不破不立,捅破了大不了再补上。”王宝玉无所谓道。

“明天我就交给董书记,你等着听信吧!”田彩荷道。

“田副书记,这么晚了,赏脸一起吃个饭?”王宝玉发出了邀请,田彩荷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两个人找到一个不大不小的饭店坐下,随意点了几个菜,又要了几瓶啤酒。酒是个好东西,能够拉近关系,田彩荷几杯酒下肚后,脸色就变得红扑扑的,说话也随意起来。

“王老弟,你那药酒还有没有了?”田彩荷带着羞涩问道。

“戴老师表现的又差劲了?”王宝玉疑惑的问,按理说,喝了自己的春哥丸酒,还不到软下来的时候。

“是差了不少,如果老弟还有,就再给姐姐弄点儿,作为一个女人,享受不到男女之间的乐趣,也是让人遗憾的。”田彩荷道。

“这样吧!田姐,如果你能帮本人将许林峰等人查倒,别说一瓶药酒,就是将戴老师彻底治好,弟弟我也有把握。”王宝玉拍着胸脯,非常自信的说道。

“王宝玉,你在跟我谈条件吗?”田彩荷蛾眉一锁,有些不悦的说道。

“我当然不敢,田姐心里有是非曲直,结果可想而知。当弟弟的只是想办法报答姐姐而已。”王宝玉连忙打着圆场,惹恼她可就没有下文了。

“哈哈,那就先谢谢弟弟了。放心,包在我身上,相信董书记知道了这件事儿,也会全力调查的。”田彩荷满脸兴奋,一时没在意,话就说漏嘴了。

“董书记也知道戴老师那方面不行的事儿?”王宝玉皱眉道。

“都是多年的同事,啥事儿能瞒得住啊!”田彩荷慌乱的说道。

“不对吧,哪个男人对外说自己**不行?”王宝玉有些不信。

“喝多的时候,也胡说。”田彩荷更有些慌了。

“既然是酒后胡话,董书记为啥会相信?”王宝玉继续逼问,田彩荷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竟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