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2 什么毛病

1222 什么毛病

王宝玉苦笑,熬到今天这个局长,自己经历的事情可谓是惊心动魄,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再说了,自己根本不懂企业经营,开公司谈何容易。

“雪曼,我也不会经商啊!”

“嘻嘻!我是跟你闹着玩的,就是很想跟你在一起。”程雪曼嘻嘻笑道。

“我也想,一切看天意吧!”王宝玉道。

又随便聊了几句,见夏一达敲门进来了,王宝玉便放下了电话。

“看你那一脸笑,就知道是伪公主给你打电话了。”夏一达不屑道。

“闲事少管,找我啥事儿啊?”王宝玉收起笑容,不悦道。

“本姑娘要回县委那边去了。”夏一达道。

“怎么回事儿?马丰凯又给你压力了?”王宝玉问道,还真是有点儿不舍得。

“是我自己想回去了,基金会的事情已经步入正轨,随便找个人都能管。”夏一达道。

王宝玉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回事儿,如今的教育扶贫基金会,通过跟银行的合作,名声很响亮,主动捐款的人每天都有。再说了,夏一达这种人具有很强政治野心的女孩子,留在小小的基金会里,肯定不会有太大发展。

“好吧!在马丰凯那边工作,要多留点神,那老小子心术不正。”王宝玉善意的叮嘱道。

“嘻嘻,最心术不正的就是你。”夏一达笑道。

王宝玉无语,一脸讪笑,忽然又问道:“小夏,我再不怎么样,不是也没把你怎么样吗?”

“那是你对我没感觉。”夏一达撇嘴说道。

“瞧你们女人真矛盾,一边不让碰,一边还埋怨。”王宝玉皱眉道。

“嘿嘿,还真生气了,晚上去我那里吧!”夏一达坏笑着,又发出了邀请。

想想夏一达就要回到党委那边上班了,王宝玉还是答应了,反正自己又不怕她,正好趁此机会展示一下男人的雄风,即便是不发生什么,也省的夏一达总是笑话他。

下班后,王宝玉不顾夏一达的热情邀请回家吃饭,简单在外面小饭店扒拉了俩菜。夏一达很是不满,说自己又从网上学会了一道菜,想做给王宝玉吃呢。

王宝玉只是嘿嘿笑,心想,你还不如直接白水煮土豆蛋子给我吃舒服呢,当然嘴上说的自然是些肉麻的感激之话,然后一身轻松的回到住处。

夏一达进屋后,立刻换上了睡衣,采用的是地暖,屋子里暖洋洋的,光着脚丫踩在上面很是舒服。

“实话告诉你吧!回党委那边,是孟书记的主意。”夏一达说道。

“孟书记又跟你联系了?”王宝玉惊讶的问道,他搞不明白夏一达这样的小秘书,怎么能引起堂堂市委组织部长如此的关心。

“是啊!孟书记还让我问候你呢!”夏一达道。

上次孟耀辉也是这么说,孟海潮什么毛病,从来不给自己侄子打电话,却让一个外姓秘书代问候自己,真是猜不透。

“谢谢了!小夏,该不会过段时间,孟书记就把你调到市里去了吧!”王宝玉有点嫉妒的问道。

“万事皆有可能,呵呵!”夏一达颇为自信的笑了。

“今晚有没有节目啊?”王宝玉坏笑着问道,每次来夏一达这里,她都会鼓捣出些新鲜玩意,但王宝玉相信,这次不会是捆绑虐待了。

“当然有节目了,今天,我想把你捆起来折磨。哼!”夏一达记仇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有事儿要走了。”王宝玉慌忙说道。

“瞧你那样,哪像一个男子汉,放心吧!逗你玩的。”夏一达鄙夷道。

“那就是没节目,太好了。”王宝玉放心道。

“是还没想好,说不准一会儿我就想起来了呢!”夏一达翻着眼皮,轻笑道,又咬着手指说:“节目很多,比如,往身上滴蜡,头上套塑料袋,用绳子牵着学狗叫……”

王宝玉连忙捂上耳朵,这些听起来都更加恐怖,还不是捆上鞭打呢!

看王宝玉一幅胆战心惊的样子,夏一达笑得花枝乱颤,好半天才停住笑,道:“别害怕了,今晚没节目,只是这几天总做噩梦,心情莫名的烦躁,想让你搂着我好好睡一觉。”

王宝玉装模作样的擦了擦额头,甩了甩手道:“小夏,你终于恢复正常了。”

“我去洗澡,咱们一会儿就上床哦!”夏一达抛了个媚眼道。

“好,你洗完后我再洗!”王宝玉也高兴的抛了个飞吻,马上就要像富宁第一大美女展现男人雄风了,这小心肝还真有点激动呢。

夏一达刚进浴室,王宝玉的手机就响了,夏一达立刻打开门,探出湿漉漉的脑袋,不悦道:“如果是伪公主打来的,不许接。”

“什么啊!本地的号码,说不准是谁找我有急事呢!喂,哪位?”王宝玉说着,接起来了电话。

“王哥,我是小月。”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小月,你来富宁了?”王宝玉吃惊的问道。

“我在火车站这里呢!你来接我啊!”小月道。

“好,我马上就去。”王宝玉连忙答应道。

“小月又是谁啊?在哪里惹下的风流债?王宝玉,你真是个花心大萝卜!”夏一达一脸的不高兴。

“你知道什么?这个女孩可是谁也惹不起。”王宝玉皱眉道,自从知道了小月的真实身份,王宝玉对这个女孩子,就充满了敬畏,关键是惹不起她爹。

“切,别忽悠我了,你领来我看看,是长了三头六臂,还是青面獠牙?”夏一达不屑道。

“嘿嘿,比那还可怕。”王宝玉一边说着,一边急匆匆的穿上外套,坐在地上套袜子。

“瞧你那猴急的德行,别是走了个伪公主,来了个真公主。”夏一达很是不屑的说道,头发上的水顺着脸颊噼里啪啦往下淌,很是性感。要不是慌着去接人,老子今天晚上就把你法办!

只是现在顾不上了,王宝玉整理好衣服,诚实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她爸就是市纪检委的尉书记。她的命令我敢不听吗?”

夏一达也是愣在了当场,迷惑的问道:“王宝玉,你不是信口胡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