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3 哭爹

1223 哭爹

“胡说我都是这个。”王宝玉呲牙做了王八的手势,发誓道,

“怪不得都说你跟尉书记有关系,原來是泡上了人家的女儿。”夏一达若有所悟道,

“别瞎说,我跟小月关系非常清白,再说她还是……”王宝玉想说小月还有癫痫病,但考虑到是女孩子的隐私,便又咽了回去,

“是什么,石女还是处啊。”夏一达一脸不屑,

“别胡咧咧了,朋友关系而已。”王宝玉苦笑道,

“朋友关系,这么晚了來找你。”夏一达依旧不信的问道,

“那咱俩整天搂一块睡觉啥关系。”王宝玉坏笑着问道,

“去死,那不一样。”

“小夏,你不了解小月,我跟她真的只是朋友关系,比咱们这种关系还纯呢。”王宝玉道,

“既然这样,我陪你去见她。”夏一达道,

王宝玉琢磨了一下,觉得这样也好,一是证明了自己跟小月的清白,再者说,多了一个朋友,兴许小月也不会那么闷,

“那就一起去吧,对了,不行就让小月晚上跟你一起住吧。”王宝玉商量道,小月这个女孩不好安排,回自己的住处,李可人肯定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女孩子,住旅馆吧,他又怕小月半夜里犯病,要知道,小月有了一差二错,自己可是万万担待不起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女孩子一起陪你。”夏一达一边换衣服,一边眨着眼睛道,

“哪像一个未來的省长,净说混话。”王宝玉鄙夷道,

夏一达换了衣服跟王宝玉下了楼,两个人驱车直奔火车站而去,在一个电话亭的旁边,果然看见身穿白色羽绒服,头发扎着高高挽起的小月,远远看去,衣着打扮倒是正常了许多,

王宝玉停住车,大声喊道:“小月,快上车吧。”

小月一脸欢喜的奔了过來,可以看见,小月脸上依旧是浓妆艳抹,粘着长长的假睫毛,鲜红的唇彩,漆黑的手指甲,耳边晃荡着两个拳头大小的耳环,

这么不搭的装束还真是让夏一达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小月随即看到了美艳照人、带着异域风情的夏一达,立刻收住笑容,不悦的问道:“王哥,这是谁啊。”

“我朋友,夏一达。”王宝玉道,

“女朋友吧。”小月哼了一句,

“别误会,是工作上好伙伴。”王宝玉解释道,夏一达却偷偷掐了王宝玉一下,疼的王宝玉一阵想要恼,

“听王局长说,你叫小月,认识你很高兴。”夏一达从车窗伸出手來,很有礼貌的说道,

小月沒跟夏一达握手,将夏一达晾在当场,她拉开车门坐到了后面座位上,说道:“王哥,我还沒吃饭呢。”

“那就去吃饭,想吃什么。”王宝玉殷勤的问道,

“随便了。”

夏一达挨了冷脸,着实郁闷了好一阵,想到王宝玉的警告,再看小月这幅样子,也只能作罢,

三个人找了一家快餐店,陪着小月吃饭,夏一达难得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主动跟小月搭话,刚开始小月有一句沒一句的,连眼皮都不抬,不过说话多了,自然就熟络很多,

夏一达乘胜追击,甚至不惜自曝小时候的糗事儿,

“我小时候,特别淘气,有一次我偷偷爬到树上,蹲在树上撒尿,尿了小朋友一头,回去告诉了我妈,我妈差点把我屁股打开花。”夏一达道,

“你还真厉害,我这么皮,最多也就是把尿偷着尿到小朋友身上,还美其名曰为了让小朋友凉快。”王宝玉笑道,

小月终于被扑哧逗笑了,放松的跟夏一达聊起來,说道:“我小时候也很淘气,偷瓜摸鱼砸玻璃放轮胎气都干过,爷爷奶奶根本管不了,记得有一次在农村和小朋友们过家家玩哭爹,我先当死爹,衣服蒙住脸躺在地上,等小朋友哭得投入了,猛地大叫一声坐起來,结果把那个小孩吓得脸色煞白,直着脸半天不说话,最后嗷嗷哭着回家了。”

哈哈,夏一达和王宝玉差点沒笑岔气,夏一达问道:“她肯定回家告状去了。”

“是啊,哭得都快掉魂了,她妈妈堵着我奶奶家骂了好几天,现在她见了我还不说话呢。”说完小月也大笑了起來,饭桌气氛十分融洽,

夏一达又讲了西域沙漠雪山的美妙景致,一时间让小月心神向往,吃顿饭的功夫,两个人就彼此称呼起了姐妹,

在这一点上,王宝玉很佩服夏一达,人家这就有觉悟,做事儿也有心胸,能屈能伸,可造之材,程雪曼这方面就差点儿,一上來就跟小月闹得不亦乐乎,势如水火,

“小月,晚上你就跟夏姐姐一起住,好不好。”王宝玉商量道,

“对啊,我那里地方大,咱们住得开。”夏一达邀请道,

小月略微琢磨了一下,小声的附耳问王宝玉:“王哥,去你那里住不行吗。”

“女房东回來了,她性格很怪癖,有时又很狂躁。”王宝玉也小声道,

“好吧,夏姐姐,咱们就去你那里。”小月终于答应了,

两个女人出饭店的时候,居然手挽着手,夏一达很有大姐姐的派头,嘘寒问暖,非常贴心,而小月似乎也安稳了许多,爆粗口的情况明显减少,王宝玉乐见这样,如果真是对头,那倒是不好办了,

回到夏一达的住处,夏一达竟然毫不顾忌的在王宝玉面前脱成三点,换上睡衣,这让王宝玉很不高兴,当着小月的面也太随便了吧,

王宝玉只好将头转向别处,装作不看,夏一达道:“小月,到家了就随便点,不用管那个臭男人。”

“嘻嘻,对,臭男人统统死光光。”小月坏笑着响应道,居然也开始脱衣服,后來就脱成了三点,

夏一达给她找了一套其他的睡衣,小月的身材照比夏一达还是差了不只是一点,个头也矮了一截,穿上睡衣显得松松垮垮,

“小月,咱们去洗澡吧。”夏一达提议道,

“夏姐姐,你先洗吧。”小月客气道,

“怕什么,都是女人,咱们一起洗。”夏一达拉着小月的手亲昵的说道,

不对啊,王宝玉打了个激灵,他娘的,不会是夏一达这个变态拉拉看上小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