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4 输了脱衣服

混世小术士 1224 输了脱衣服 全本 吧

王宝玉急的直牙疼,在这种时候,也不能点破啊!他只好说道“夏,你先去洗吧!好长时间没看到月了,我先跟她聊会天。”

夏一达明白王宝玉的意思,不屑的哼了一声,松开月去浴室了。

“王哥,这里你常来?”月坐在王宝玉身边,疑惑的问道。

“不常来,今天借了你的光。”王宝玉撒谎道。

“我看不像,夏姐姐跟你可是很随意。”女孩子都敏感,月显然并不相信王宝玉的话。

“始终是同事,经常在一起胡闹,所以,彼此之间也没那么多顾忌。”王宝玉继续扯谎道。

“办公室恋情?”月笑嘻嘻的问道。

“没那么夸张。”

“好吧!我也不问了,反正也管不着你。”月叹气道。

” 章节更新最快” “月,最近在忙些什么啊?”王宝玉问道。

“没事儿,就在家里呆着,很闷。”月道,又补充说“自从上次挨打后,基本上我就不去舞厅那种地方了。”

“对!不去也好,那里坏人太多。”王宝玉道,多少有些歉意,月两次挨打都是因为自己!

“我爸说了,只要我听话好好的呆在家里,他会找时间陪我出去旅游。”月道。

“也好,出去散散心,对身心都非常有利。”王宝玉点头道。

“那你陪我一起去吧?”月挽住王宝玉的胳膊问道。

“那岂不是要辜负你爸爸了?对了,你来我这里,你爸知道吗?”王宝玉问道。

“嘻嘻!我说来找你玩,他一口就答应了。”月嘻嘻的笑道。

王宝玉心里挺美,看样子尉记还是相信自己的人品,难得可 ””贵。月接着说道“我爸还说,改天你去市里,到家里去吃饭。”

“那太麻烦尉记了!不敢当。”王宝玉连忙客气道。

“切!我的朋,他要是敢不好好招待,我就闹死他。”月不屑的哼道。

“现在你还发脾气啊?尉记工作繁重,也挺不容易。”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真是家家一本难念的经。

“嘻嘻,这你就不懂了。孩子像弹簧,你弱爹就强。我算看明白了,只要在家稍微表现好,他就得寸进尺,不是让我学钢琴,就是让我读名著,还不是落了俗套,想把女儿打造成人家人夸的大家闺秀?我就是农村长大的野丫头,天生不是那块料!不过,我要是装疯卖傻,他就不管了,恨不得我只要活着就能满足。切!人就这样,永远不知足!”月对于自己能看懂爸爸的心思,可谓是洋洋得意。

而王宝玉却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尉兴邦在平川市是个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没想到却把女儿死死的牵”混世术士 224 输了脱衣服”制住了。

没过一会儿,夏一达就洗了澡出来,她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招呼道“月,轮到你了,火车上脏,快去洗洗放松放松。”

月很听话的起身去了卫生间,王宝玉冷着脸道“夏,你给我听清楚了,绝对不能动月的心思。”

“哈哈!哈哈!你怕了?”夏一达无所顾忌的哈哈大笑道。

“笑个屁,要是惹恼了这个丫头,你和我都吃不了兜着走。”王宝玉使劲瞪了夏一达一眼。

“要是我能让她也乐呵呢?”

“门都没有!”

“我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夏一达故意说道。

“你追求别的骚狐狸我不管,月你不许碰一下。”王宝玉恼怒道。

“不碰她行!那就让我碰你。”夏一达欺身过来,在王宝”混世术士”玉脸上肆无忌惮的摸了一下。

“谁也不许碰,一会儿她出来,我就把她领走。”王宝玉还真怕了夏一达,怪不得对月这么客气,原来是看上人家了。

“行了!你以为拉拉是个女人都喜欢啊!月不是我的菜,伪公主我看了就恶心,马晓丽半老徐娘,还一脸妊娠斑,其他人不值一提,至今本姑娘还没有目标。”夏一达不悦道。

王宝玉还是有点不放心,月洗完出来后,笑呵呵商量道“月,这里还习惯吗?要不咱就去大酒店住一晚。”

两个女人脸上都不高兴,月道“我觉得这里很好啊!我也好累,不想动了。”

“就是,我一个人住也挺没劲,难道有月妹妹来,你要走就走好了。”夏一达道,还拉住了月的胳膊。

“那我就不管了,怎么我倒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了。”王宝玉摊手道,但还是偷偷给了夏一达一个暗示,不许下手!夏一达只装看””不见。

三个人一时闲着无聊,夏一达便提议打扑克斗地主,月积极响应,王宝玉被迫接受,于是,屋内摔扑克的声音啪啪作响,三个人战成一团,难分胜负。

“这么玩太无聊了!”几圈下来,月嘟囔道。

“那就玩赢钱的。”王宝玉道。

“我们没钱。”夏一达道。

“我给你们钱。输了算我的,赢了都归你们!”王宝玉又说。

两个女人一起摆手,表示不同意,胜之不武嘛!思来想去,夏一达眼前一亮,咯咯笑道“王局长,咱们就玩地主输了脱衣服的,你敢不敢啊?”

“不玩,我穿这么多,分明是占你们便宜。”王宝玉摆手道,觉得这个提议很疯狂。

“嘻嘻!我倒是觉得挺好玩的,王哥,来嘛!”月嘻嘻的笑道,倒也是满不在乎。

虽然说夏一达和月的身体,王宝玉都见过,可是同时面对两个不穿衣服的女孩子,他还是怕自己不适应。再说下面又好了,万一把持不住那可多磕碜,娘的,做男人真不容易,软了被人嘲讽,硬了还得学会控制!

但是架不住两位美女热情劝说,王宝玉扭捏了一会儿,答应了,不过事先约定好,自己不能暴露下面那一点,而夏一达和月,不能暴露三点。自己牌技还算可以,两位女孩子可以输两次脱一件。

于是,摔扑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王宝玉显然估计错了,他脱得只剩下裤衩,而夏一达和月一人只输了一次,当然一件衣服也没脱,两个人女人默契的结盟了。

“不玩了,你们两个耍赖。”王宝玉扔下扑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