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5 关键靠自己

1225 关键靠自己

“嘻嘻,那咱们就换了玩法,只要是输了,就脱衣服。”夏一达眼珠一转,又提议道,

“好像不行,王哥依旧沒啥能脱得了。”小月指了指王宝玉的腿间道,

“那就玩谁输了,打三下屁股。”夏一达道,

“再战,非把你们俩个打得哇哇乱叫。”王宝玉提了提裤衩,打起精神,不甘心的拿起了扑克,

可是他又错了,继续玩了半天,还是一直自己输,今天真是奇了怪了,牌不好自然是输,牌好了竟然也赢不了,结果两个女孩子,打自己屁股的时候啪啪作响,格外的用力,而打彼此的时候,总是轻轻的拍,更像是摸,

“夏一达,你比划什么,作弊。”又玩了几圈,王宝玉突然发现一个秘密,夏一达总是给小月伸手势,分明就是耍赖通牌,

“切,输了不认账。”夏一达才不会承认呢,

玩到最后,王宝玉眼睛都花了,不过还是看见小月飞快的把手中的牌给了夏一达两张,“好哇,难怪我总是输,这把不能算,重新开始,咱们打明牌。”

“不玩了,困了。”眼见不能作弊,夏一达和小月哗啦把手里的牌全扔了出去,不给王宝玉重新开始的机会,

王宝玉终于放弃了报复的想法,因为屁股实在太他娘的疼了,就跟坐在火盆上似的,郁闷的散了牌局后,王宝玉就起身告辞,刚才玩的嗨皮,沒看表,已经半夜了,

“王局长,别走了,你睡沙发,我跟小月卧室的床,不许进來哦。”夏一达扮了个鬼脸道,

“就是,这么晚别走了。”小月道,

客气了半天,王宝玉还是留下了,睡沙发,夏一达和小月笑嘻嘻的上床了,王宝玉竖起耳朵,生怕听到不该听到的声音,万一夏一达跟小月真是恋上了,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要让尉书记知道了,还不找个借口,把自己这个小官,一撸到底啊,

沒有什么异常,很快就传來了两个女孩子均匀的鼾声,王宝玉轻手轻脚的溜进屋里,只见大圆**,夏一达和小月各睡一边,背对着背,王宝玉终于放心的回沙发上睡觉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王宝玉做了一个梦,梦见冯春玲回來了,她一脸怒气却用无比哀怨的口气说道:“宝玉,你怎么可以让我们的家里,住上了别的女人。”

“春玲,你听我解释。”王宝玉慌忙道,

“你总是有许多借口,女人在你眼里,是不是都是玩物,都是不值钱的。”梦中的冯春玲,明显瘦了一大圈,让人看着一阵心疼,

“春玲,你回來了,咱们马上就结婚,我保证,不再跟任何女人來往了。”王宝玉动情的说道,

“我不信。”冯春玲道,推开门就要往外走,

“春玲,别走啊。”王宝玉起身去拉冯春玲,觉得脚下不稳,摔倒了,

扑腾一声,王宝玉已经从沙发摔到了地上,哎,只是一场梦,外面已经朦朦亮,他爬起來,心中一阵沮丧,暗叹道:春玲,难道是我真的错了吗,

闷闷的抽了一支烟,王宝玉再次探头探脑的來到卧室门口,眼前的情形却让他大吃一惊,只见两个女人已经睡在了一起,高大的夏一达,竟然躺在了小月的怀里,而且好像还是满脸的幸福,

王宝玉呆呆愣愣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叫醒两个人斥责一顿,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毕竟两个人都穿着衣服,枕着胳膊并不表示两个人做出了过分的行为,不叫醒她们吧,看着咋就这么别扭呢,

就在这时,小月好像胳膊被枕的麻了,猛然一抽胳膊,夏一达脑袋晃了晃,接着,两个女孩子都睁开了眼睛,

“臭男人,你看什么啊。”夏一达嗔道,

“王哥,你站在那里,是不是沙发冷啊,要不要过來**睡啊。”小月迷糊的问道,

他娘的,怎么好像自己有问題啊,不管了,爱咋咋地吧,王宝玉转头又回到沙发上,蒙住了头,

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会儿,醒來时,两个女孩子已经穿戴整齐,小月重新化了妆,粘上了超长假睫毛,夏一达难得换上了一套职业西装,大概是要去党委那边,才穿得如此正式,

三个人随便喝了点奶,吃了口面包,小月沒处去,就只能呆在家里,王宝玉则开上车,跟夏一达各自去上班,

“小夏,我再次警告你,千万不能打小月的主意。”车上,王宝玉正色道,

“想什么呢,不是所有的女孩都是拉拉,我有兴趣,那也要小月同意才行啊。”夏一达不快道,

“你老是这么诱导她,好女孩也被你勾引坏了。”王宝玉还是有些不放心,

“那我就是坏人了,王宝玉你脑子有问題,现在全世界都认可同性恋了,你这么说还是带有歧视心理。”夏一达愤愤的说道,

“好吧,我先道歉,不过你也不能太过分。”

“我怎么过分了。”

“那个,昨晚你们为什么搂在一起啊。”王宝玉支支吾吾的问道,

“搂在一起怎么了,说明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夏一达咯咯直笑,

“这不还是不正常啊。”王宝玉一恼,使劲踩了刹车,猛地停了下來,

“瞧你那德行,赶紧走,快迟到了,实话告诉你,小月好像是晚上睡觉不老实,我看她浑身抖动,才靠过去,其实开始是我搂着她的,后來睡得太死,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她搂着我,我今天脖子都有些落枕。”夏一达晃着脑袋说道,

说起小月浑身抖动,王宝玉不禁就想起了小月的癫痫病情,也就理解了夏一达,便带着歉意道:“小夏,是我误会你了,小月从小沒有母亲,可能是心理有障碍,你多让着点她吧。”

“又來了,别总拿沒妈來忽悠我,开始是程雪曼,现在又是小月,你能操那么多心啊。”夏一达不悦道,

“小月跟程雪曼还不太一样,她比较敏感。”王宝玉说道,

“你从小沒爹妈,我也从小沒爸爸,谁心理沒问題啊,爹妈健全的也沒几个十分正常的,关键是调整自己的心态,靠别人是不行的。”夏一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