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6 集资盖楼

混世小术士 1226 集资盖楼

“算我没说,你比她大半年,姐姐让着点妹妹总行了吧!”王宝玉道。

“这还算一句人话,其实从第一眼看见小月,故意画着夸张的浓妆,我就知道她是个问题女孩,所以,一切才不跟她计较。”夏一达说了实话。

王宝玉心里却有些触动,夏一达看问题很准,反而放下身段讨小月欢心,而有些人却只看到表面,认定小月不是好孩子。

“嗯!那就拜托你了。”王宝玉道,车子停在政府门口,夏一达下了车,跟王宝玉挥手告别。

关于处理费腾和许林峰,县纪检委反应很快,许林峰因为挪用公款,被移交检察院,而费腾除了挪用公款,还外加上教唆图谋杀人,等待他们的都是漫长的牢狱生活。

至于那三百万,已经被全额追回,为了补上炒股赔掉的钱,许林峰和费腾的财产被变卖,从此一贫如洗,不能不说,王宝玉这一次算是将他们彻底整惨了,他们已然再无翻身的机会。

王宝玉并没有因此自责,说到底,今天的结果,是许林峰和费腾咎由自取,这就像是偷油的老鼠,早晚就掉进油瓶子里淹死。

吊儿郎当的孟耀辉,兼任了党组书记,但依旧是整天东游西逛,无所事事,将局里的一摊子事儿都扔给了王宝玉,还美其名曰,跟王宝玉是铁哥们儿,相信王宝玉。听说局里的钱松快了不少,立刻拿来了厚厚一摞汽油发票,死缠烂打的非要王宝玉给报销。

觉得孟耀辉在自己落魄遭难的时候,力挺了自己,王宝玉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他现在琢磨的是,教育局里突然多了三百万,究竟该干点儿什么。一旦哪天自己不在这里当局长了,留给后来人,如果再出几个像许林峰费腾那样的,指不定就又被挥霍lang费了。

说起来,有一件事儿王宝玉始终记得,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也没有办法解决,那就是刚来教育局上班的时候,因为考试题的问题,去拜访过已经年逾七旬的老专家宋育才。

宋育才德高望重,为了教育事业付出了一生的心血与智慧,工资待遇再高也是死的,居住条件也明显简陋,对于老一代知识分子的现状,王宝玉觉得很不公平。

一个大胆的想法从王宝玉的脑海里萌生出来,集资盖楼!

这个想法将王宝玉自己都吓了一跳,要知道,盖楼需要的资金可不是小数,三百万,杯水车薪而已。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王宝玉想干的事情,一向都会义无反顾。

就在当天下午,王宝玉便组织召开了领导办公会,研究集资盖楼的事情。

大家听到了这件事儿,个个喜上眉梢,乐得合不拢嘴,要知道,这才是干部们真正的福利。

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个下午,王宝玉终于理出了些头绪,教育局原来有一块地皮,就是老专家宋育才他们的那几栋楼,是计划经济的下的产物,地段还算可以,就是楼房质量一般,加上年久失修,现在就快要成了危楼。

大家认为,可以在那块地方重新翻盖,楼层可以更高一些,这样的话,地皮的钱就能剩下。王宝玉赞同这个观点,毕竟三百万,连买一块像样的地皮都不够。

既然有了地皮,剩下的事情就好办的多,首先是去设计部门,进行楼房的规划设计,拿出图纸来,去找规划局审批。规划局审批完毕,再找建设局申请开工建设,楼房盖起来,最后是房产局发放房屋所有权的相关证件。

当然,盖楼也是需要钱的,那就需要银行,可以将土地抵押给银行贷款,再用卖房子的钱去还银行的贷款。

既然是集资盖房,那就是说,大家想住进去,还是要花钱买房的,不过,自己盖楼可以大量节省费用,房屋每平米的均价会变得很低,算下来也就是市场价格的一半而已,能够买到这种廉价房,实际上还赚了大便宜。

商量的结果是大伙一致同意此事,还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当天就交钱动工。一向懒惰的孟耀辉主动提出,他去跑相关手续,马晓丽则表示,房屋的预定工作,她马上着手办理。

一时间,教育局全局上下群情激动,通过口口相传,很快就人人皆知。马晓丽刚回到办公室,前来报名的人就挤得水泄不通。

王宝玉定下死规则,首先要照顾老一辈的教育专家和离退休干部职工,楼层先可着他们挑,以示对教育工作者的前辈们的感激之情。其次才是在职职工,但每人只许购买一套,不能多占。

这件事儿,让王宝玉的声望一下子提高了一大截,大家开始觉得,王宝玉是个办实事的好局长,连那些本对他有情绪的干部,也开始改变了以前的印象。

由于小月还没走,王宝玉跟李可人打了声招呼,下班后,又来了夏一达的住处。夏一达一听说王宝玉搞了集资建房,气得直跺脚,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走了,怎么也要先混套房子再说。

“王宝玉,你是不是故意的,我刚离开教育局,你就要盖房子。”

“这也是突发奇想,我怎么可能是针对你呢?”王宝玉笑嘻嘻的劝说着。

“不行,我好歹也算在教育局呆过,你就按离退休职工待遇分我一套,哪怕最后挑也行。”夏一达真有些着急了,要知道现在房价蹭蹭的长,赚的不够花的,这机会可遇不可求。

“你买啥房子,将来结婚都是男方操办。”王宝玉嘿嘿笑道。

“新时代的女青年才不指望男人呢。再说我一直想买套自己的房子把我妈妈接过来住。”夏一达叹了口气说道。

“她要和你一起住,咱们就不方便见面了。”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

“啪!”又是一巴掌打在王宝玉身上,夏一达等着眼睛吼道:“我妈重要,还是你重要?!我妈受了一辈子罪,还不能跟着我过几年好日子啊?”

“开个玩笑,又急眼。小夏,你将来是要到省里去的,至少也去市里,县里要房子有什么用!”王宝玉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