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7 像混血

1227 像混血

“你懂什么,房子是不动产,是硬性需求,从现在的形势看,每年都在增值,比存到银行里还赚钱呢!我一个挣工资的,靠什么给自己攒点家底啊?”夏一达不悦道。

“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到时候你还呆在县里,我就把我的指标让给你。”王宝玉道。

“你真的这么好?”夏一达不敢相信的问道。

“那有啥!”

“那我能挑套好的,还是大的?”夏一达高兴的蹦了起来。

“随便你。”

“钱不够,你能借给我吗?”

“能!”

“真的?”

“真的,我要房子有什么用,再说了,我也……”王宝玉想说我也有,看小月在场,没有多说。

“我家房子整天闲?”?章节更新最快”?着,空荡荡的没个人气。”小月道,她似乎对房子的事情,没有多少概念。

“小月,听说平川市的房子均价都四五千了,你家的房子地段好吗?多大面积啊?”夏一达到底是女孩子,对这些兴趣很大,忍不住的问道。

小月含含糊糊的说道:“不大,三百多平吧!就在市委的附近。”

“三百多平,别墅啊!”夏一达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脸上尽是羡慕之情,直到王宝玉瞪了她一眼,她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一阵尴尬。

随即夏一达也想明白了,像市委尉书记这种身份的大官,肯定是住在大院里,门前应该有警卫把门,房子也是政府分配的,根本不用自己花钱。

“也是这几年才搬进去的。”小月解释道。

“得什么职务才有这种待遇?”夏一达又动了心思,还得好好混,沾人家的光都不如自己混出来的住着踏实。

””但领导居住问题这种事儿最好不要深入了解,大领导们最忌讳别人关心他们的,王宝玉知道这个理,岔开话题道:“两位女士,今晚有什么安排啊?”

两个女孩一起摇头,表示没有计划。王宝玉提议道:“咱们一会儿先出去吃饭,然后呢!再一起去看场电影,怎么样啊?”

“不去,还不如在家打扑克呢!”小月不同意,好像习惯闷在家里一样。

“就是,电影院那种地方,人太杂,兴许还有传染病。再说,你一个带着两个女孩子,不怕别人找茬啊!”夏一达也附和着说道。

最后的结果是,在家里吃的饭,然后还是打扑克。真是无聊透顶。

照旧是输牌,两个女孩明目张胆的偷牌换牌,王宝玉也懒得搭理他们,不就是脱衣服嘛。男人在这方面具有天生的优势,丢人都是丢戴花的,向来不丢带把的,脱光了老子不在乎。

两个女孩总是赢,自己的兴趣都”混世小术士?1227?像混血”慢慢淡了,也看出来王宝玉觉得没意思,夏一达建议道:

“王局长,小月,要不咱们看电影吧?我刚下了好几个今年新出的大片呢!”

“不看,外国片子就会糊弄人,演到最后还再给个悬念,不好玩。”王宝玉摇头否决。

“就是,整天搞得他们跟救世主似的,没意思。”小月也附和道。

夏一达歪着头想了会,又说道:“要不咱们跳舞吧?就当是活动下筋骨。”

“好啊!我也很久没去舞厅了。”小月扔掉手里的牌,立刻响应道。

无论是哪里,舞厅都是比较乱的地方,尤其是富宁县这种小地方,舞厅几乎成了小混混们的娱乐场所,王宝玉生怕小月再惹事儿,便说道:“要跳就在家里跳,别去舞厅了。”

“咱们就在家里跳吧,我刚好买了跳舞毯,挺有感觉的。”夏一达显然也不想去舞厅,乱哄哄,消费还高,”混世小术士”她的本意就是在家里。

“家里没有舞厅的气氛,不好玩。王哥,你就带我去嘛!”小月不满意的嘟起了嘴。

别的地方不敢说,富宁县还是自己的地盘,王宝玉心想也是,如果在家跳,弄出太大动静,邻居肯定会有意见。于是答应道:“咱们就去舞厅玩,不过,你们可不要惹事儿啊!”

“好啊!”小月拍着巴掌道,还坏笑着眨着眼睛对夏一达说道:“夏姐姐,你要是不去就在家里跳舞好了。”

夏一达虽然也去过几次舞厅,可她明显不喜欢那个地方,好歹自己也是党委秘书,不适合到公共娱乐场所,见王宝玉和小月都想去,留家里多没意思,最后还是不情愿的答应了。

三个人下楼开上车,一路寻找着舞厅,最后,王宝玉在一家名叫夜艳的歌舞厅门前停下了车。

“这就是县城里最大的舞厅了。”王宝玉介绍道,这里他还是听说过,在富宁县颇有一些名气,””据说里面的老板娘跟上面的领导关系不浅。

小月探出脑袋,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一看这名字就知道里面不怎么样,只能凑合了。”

夏一达和小月下了车,里面灯光幽幽,几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女服务员,歪歪斜斜的靠在大厅的沙发上,直到王宝玉三个人推门进去,她们才站起身来,好像是又活了。

“几位是去公共舞厅,还是要包房?”一名香粉味扑鼻的女人,凑上来问道。

“当然是公共舞厅了。”小月抢先道。

“最低消费,每人二百。”女人笑呵呵的说道。

王宝玉满不在乎的拿出六百块钱递了过去,一个女人开了单子,另外一名女人指引下,向着公共舞厅走去,没走多远,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了女服务员的议论之声,说的自然是夏一达。

“瞧人家长得多漂亮,好像是混血哦。”

“我要是长成她那样,一晚上能要一千。”

“两千也有人会出。”

“就是不知道**的功夫怎么样,耐不耐干,嘻嘻!”

“应该也错不了,你看那小翘臀,带着股骚味。”

……

耳旁一直传来女孩子们不知羞耻的yin声Lang语,夏一达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连忙快走了几步,七拐八拐的来到了公共舞厅,里面的声音震耳欲聋,心都要跟着跳出来似的,射光灯不停闪烁,满地是五颜六色的光点。

男男女女伴随着音乐在中间的空地上闻声起舞,并不是太大的舞台上,几名舞女正扭腰摆胯的领舞,头发乱飞,大腿白的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