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8 找我媳妇

1228 找我媳妇

空气中弥漫浓浓的烟味,各种设施也相对简陋,音箱几乎都算得上古董了,站得稍微远点,听起來效果就很差,县城的舞厅照比平川市,差了不是一个等级,王宝玉领着二女找了个地方坐下,很快,瓜子干果饮料啤酒就端了上來,

正如夏一达所言,一个年轻男子领着两个女子來这种公共场所,那是格外的引人注意,尤其是夏一达的高挑美艳,几乎立刻吸引了几乎所有男人的眼球,跳舞的人出现了不少踩脚的现象,而坐在卡座上的男人,因为眼睛直勾勾的,被女友狠狠的掐了大腿,

“嘻嘻,夏姐姐,大家都在看你呢。”小月嘻嘻的笑道,

“说不准是在看小月妹妹。”夏一达道,

“我才不在乎呢,爱看不看。”小月满不在乎的说道,

虽然女孩子都有虚荣心,可是被这么多眼睛看,夏一达还是觉得不自在,她端起一杯饮料,放在面前,算是遮住了脸,

小月喝了杯饮料后,兴奋的步入舞厅,开始摇头晃腰的跳起舞來,小丫头可能是在家里憋坏了,跳得格外的疯狂,王宝玉不时偷眼看着她,密切关注着,以防有人上前找事儿,

“宝玉,咱们也去跳舞吧。”夏一达也被气氛调动起了情绪,起身邀请道,

“我就不去了,跳的太难看,影响大家的情绪。”王宝玉摆手道,

夏一达知道王宝玉的大象舞上不了台面,也沒勉强,一个人进入舞池,來到小月的对面,跟小月一起跳起舞來,

夏一达身量苗条,气质不凡,舞姿更是漂亮,再加上长相又吸引眼球,不知不觉,舞池中的人开始向旁边挪去,让出了一块空地,留给了两个青春勃发的女孩子,

夏一达和小月似乎被这种气氛感染了,跳着跳着,两个人就拉起手來,不时的彼此碰撞一下,偶尔还跳几步贴面舞,精彩之处,四周喝彩口哨响个不停,

王宝玉最怕见到这种情形,越是惹人注意,就越容易出事儿,果然不出所料,就在这时,几个舞厅保安点头哈腰的陪同着一名个子不高、长相普通的年轻男人,一路走了进來,

一看这架势,王宝玉就知道,指定是哪个当官的公子哥來了,而且还是这里的常客,这个年轻男人一眼就看到了舞池中间的夏一达,顿时像是发现了宝贝一般,两眼放光,他立刻抛开那些保安,满脸**笑的舞动着身子,打着响指,向着夏一达她们靠了过去,

根据王宝玉以往的经验,知道要出事儿了,他连忙起身,奔向舞池中央,

年轻男人來到夏一达身边,一脸谄媚的笑容,晃荡着身子就往前靠,小月的可不是好脾气,跳得正高兴,突然插进來一个男人,立刻不满的骂道:“滚一边跳去。”

“小爷我就在这里跳,臭丫头,找死吗。”年轻男人冷哼道,

“逼样,再不滚,老娘就揍你。”小月挥着拳头道,

“呦,嘴巴还挺厉害,让小爷尝尝是辣的还是甜的。”年轻男人坏笑着撅着嘴巴往小月身旁凑近了些,

“你看你这嘴撅的跟腚眼子似的,臭死了。”小月厌恶的捂着鼻子瞪了年轻男人一眼,

“小娼妇,脾气不小嘛。”年轻男人说着,不老实的去揪小月的头发,

哎呦,随着一声惨叫传來,年轻男人捂着裆部蹲了下去,原來小月冷不防给他來了个黑虎掏裆,差点把他那驴三件给拽下來,

年轻男人捂着裤裆,好半天才站起來,臭骂道:“小婊-子,出手还真狠啊,老子今天就破例打一次女人。”

夏一达停住了舞步,站直腰身,冷艳的脸上带着一抹不容置疑的威严,皱着眉头道:“这位朋友,请您自重一些。”

“嘿嘿,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我认识你,夏秘书。”年轻男人嘿嘿笑道,暂时不理小月了,

“可是我不认识你。”夏一达冷冷道,

“不认识我沒什么,咱们很快就会熟悉。”年轻男人厚脸皮道,还猥亵的揉了揉依旧疼着的裤裆,

小月瞪了他一眼,鄙夷的哼了一声,年轻男人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呸声道:“小娼妇,别自作多情,我要找的人不是你,是她,我们还得好好培养感情呢。”

年轻男人指着夏一达流气的颠着腿,夏一达都快恶心死了,低声喝道:“再说一遍,我根本不认识你。”

王宝玉上前说道:“哥们儿,人家都说不认识你了,请你离远点。”

年轻男子上下打量着王宝玉,刚想立着眼睛骂你算是哪根葱,忽然似乎想起來什么,冷哼道:“王宝玉,沒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你。”

认识王宝玉的人固然不少,但这般直呼其名的,倒是少见,说不准就是自己的仇人,王宝玉提高了警惕,不客气的说道:“你认识我又能怎么样,知趣一点,跳舞也要讲风度,不要骚扰这两位女性。”

“她是我未來的媳妇,怎么能说骚扰呢。”年轻男人指着夏一达道,

“别不要脸,谁是你媳妇。”夏一达羞恼的说道,

“这位朋友,都在一个地方混,互相谦让些。”王宝玉冷声劝说,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

“去你妈的,别给脸不要脸,你整天老是围着我媳妇转干屁啊,想给老子戴绿帽子,门都沒有。”年轻人张狂的说道,

“喂,说话注意点,你再这么乱叫,我可就要报警了,告你骚扰。”夏一达大声斥责道,

王宝玉也是阴着脸,这个年轻人知道自己的底细,那就有必要压压火,自己现在正是动荡的时刻,不宜再多生事端,

“就是,臭不要脸,也不看看自己长得那德行,去妓院找个三等残废当老婆你也不够格。”小月一边跳舞,一边不屑道,

“你他娘的再敢骂一句,今天就别想走出舞厅,老子忍你很久了。”年轻男人指着小月的鼻子骂道,

“吹牛逼吧,别以为老娘好惹,你这号装逼的,老娘见得多了。”小月又挥了挥小拳头,不在乎的骂道,

“操,老子削死你。”年轻男人总是挨骂,火也是蹭蹭往上冒,说道,不顾一切挥拳冲上前,要去打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