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9 打了就给钱

1229 打了就给钱

说啥也不能让小月再挨揍,一是跟尉书记是没法交代的,再一个如果诱发她的癫痫病发作,那是会出人命的。

早就跟她说不要来舞厅这种地方,偏不听!来就来吧,身体不好,连太妹都当不了,还总惹事!一个女孩子总和人家打架,还老挨揍!

王宝玉心里一通乱埋怨,一急之下,还是不顾一切的飞起一脚,年轻男人没防备,被踢中了前胸,摔了个四仰八叉。

“打架了!”人群一阵**,舞厅这种地方,打架往往比美女更吸引人注意,众人里面停住了舞步,笑嘻嘻的围了上来。舞厅的音乐也随之停止,台上的舞女们不耐烦的扭着腰肢回后台歇着了,看起来,打架在这里是家常便饭。

“王宝玉,你敢打老子,今天老子豁出去了,今天就弄死你。”年轻男人起身骂道,回手招呼傻愣愣的舞厅保安们。

舞厅保安们看起来没少接到年轻男人的小费,立刻摩拳擦掌的上前,虎视眈眈的要对王宝玉发动攻击。

他娘的,到底还是惹出事儿来了,王宝玉后悔也晚了。夏一达见此情形,急中生智,挡在王宝玉的前面,冲着保安们喊道:“这是教育局的王局长,你们不许胡来。”

保安们犹豫的看着地上爬起来的年轻男人,还真被夏一达这一嗓子给震住了,年轻男人一边揉着摔疼的屁股,一边说道:“这是我媳妇,别伤到她,那个小子给我往死里打,打一下,给你们一百,什么狗屁局长,吓唬人的。”

被年轻男人这么一说,又一听有给钱这种好事儿,保安们动了贪念,他们立刻拉开了架势,随时都要发起攻击。

“住手!殴打国家干部罪名可不小,你们自己心里掂量掂量!”夏一达厉声呵斥道,眉眼之间颇有几分英气。

保安们又愣住了,钱很吸引人,但是自由更让人向往,要是砸到监狱里,可是既没钱,又没自由了。

年轻男人气得照着两个保安的屁股就是两脚,骂咧咧的说道:“都给我上去,老子平日的钱都喂狗了啊!赶紧上,揍一拳老子给二百!”

尽管抬价了,保安们仍旧没有动,谁没个尊严,再缺钱也不能让人指着鼻子骂狗啊,这太侮辱人了。

保安们虽然没有动,人群中却传来几个不安分小混混的话,“我们要是出手给不给钱啊?”

“一个价!”年轻男人得意的大手一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几个黄毛小子咯蹦蹦的掰着指关节向王宝玉走了过来。

“操!你们谁敢动老子一根毫毛,老子一定让你们跪着扶起来!”王宝玉把夏一达拉倒身后,无所畏惧的说道。

“不许闹事!”随着一个中年女人的严厉声音传来,舞厅的老板娘过来了。

“刘姐,是我啊!”年轻男人打着招呼。

“大帅哥又捧场来了啊!”老板娘笑得像是一朵花,瞥眼看见了夏一达,也是一愣,很惊讶夏一达的漂亮。

切!这也叫帅。小月鄙夷的伸出了小指头。

随后,老板娘就看到了王宝玉,皱了皱眉,还是想起来了。

“王局长怎么也想到来我们这种地方玩啊!”老板娘热情的打着招呼,扫了下现场,还是装迷糊的打圆场道:“哦,原来是和大帅哥一起过来的啊。”

“刘姐,我才没有他那种朋友。王宝玉他刚才踢了我一脚,事儿就发生在你们舞厅,你说咋办吧。”年轻男人道。

“凡事以和为贵,咱们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给我个面子,误会算是解了。大家继续玩,今天二位的费用全都免单。”老板娘也知道王宝玉不是善茬,笑容满面的调解道。

“不行,老子今天必须要揍他一顿。”年轻男人不依不饶,推推搡搡的就要上前。

老板娘给保安们使了个眼色,保安们立刻拉住了年轻男人,老板娘来到王宝玉的身边,低声道:“王局长,您也许不不认识,这是马书记的公子马奔驰。”

什么?居然是马丰凯的儿子,王宝玉也吃了一惊,怪不得这么嚣张。

“道个歉就算了吧!算是帮我一个忙,小本买卖经不起折腾。”老板娘几乎哀求的商量道。

王宝玉想了想,虽然自己跟马丰凯一向不和,甚至说有仇。但是,还是不想如此再得罪马丰凯,他咬了咬牙,冲着马奔驰抱拳道:“马公子,对不起了。”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老子早晚整死你!”马奔驰不甘的叫嚷道。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此地不宜久留,王宝玉拉着小月和夏一达就往外走,小月没玩够,恼怒的嚷嚷道:“屁!书记的儿子也是狗屁,臭狗屎。小心你爹载到你手里!”

“小婊-子,咱们没完,老子非撕了你的臭嘴不可!”马奔驰吃了个大亏,气得不行,挣扎着就要过来,却被保安们给死死的拦住了。

三个人出门上了车,开出去一段,王宝玉才放下心来。今天还好,马奔驰是一个人来的,要是像许健那样,带着一伙小痞子,非要吃亏不可。

“王哥,你怕那小子干什么?”小月不满的嘟囔道。

“我不是怕他,我是怕你夏姐。”王宝玉嘿嘿笑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夏一达翻了王宝玉一眼道。

“他是你的未婚夫嘛!人家都称呼你媳妇了。”王宝玉哈哈大笑。

“瞧他那样,也配!”夏一达摇下车窗,使劲向外吐了口唾沫,表达着内心极度的鄙夷。

事实很清楚,马丰凯一直不厌其烦的想让夏一达回党委那边上班,原来是另有所图,想让夏一达嫁给他的儿子。

马奔驰以为自己的爹是党委书记,夏一达又是秘书,嫁给自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所以,今天见到夏一达才格外的兴奋。

就在这时,王宝玉的手机滴了一声响,好像是短信或者未接来电的提示音,刚才舞厅太吵,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谁这么晚打电话啊!”王宝玉嘟囔了一句,拿起手机一看,好几个未接来电,上面的手机号码却让他立刻懵了。